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其他小说 > 日常系血族 > 正文 第十二章 生死局
    陈云天感觉今晚如此荒诞,这灯闪的光怪陆离,这人笑的放荡不羁,就好像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手握酒瓶,在江畔且歌且行。

    什么纪律什么乱七八糟的暂且不管,且先喝他个天昏地暗!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陈云天面不改色的收起了手机。

    “卧槽,陈队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了,这他妈是生死局啊!”小王眼睛有点发直。

    抱着酒进屋的苏影闻言哈哈大笑。

    “什么酒?”张善水叼着烟,好奇凑过来。

    “R-o-m-a-n-e…”苏影蹙起眉:“特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啤酒么?”

    “应该是红酒吧…”苏影对着瓶底一拍,嘭的一声开了一瓶。

    “好手劲!”张善水竖起大拇指。

    倒了一杯尝尝味,苏影咂咂嘴:“是红酒,味一般,我还是感觉那种大桶的好喝。”

    “酸甜味那种?”张善水问道。

    “啊对对对!”苏影一脸认同。

    陈云天拿过一个瓶子瞅了两眼,迟疑了一瞬,然后重新递给苏影:“一瓶就够了,咱们也喝不惯红酒,白的啤的都行。”

    “行吧。”苏影去换酒了,不一会抱着一箱蜡封的啤酒回来,上面还放着一个透明盒子,里面是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圆形瓶子。

    “看!”苏影嚷嚷着:“威士忌!”

    张善水盯着瓶身上的‘XIII’不懂装懂:“啊这个我认得,好像是XO吧?一瓶好几千呢。”

    神他妈威士忌,神他妈XO…

    陈云天受不了这俩人了,也不管酒合不合适贵不贵了,拿起来就开了:“行了!喝!”

    一旁的洛九千笑了:“酒买来本身就是喝的。”

    “那酒不是他爸的么?”陈云天问。

    “苏影的。”洛九千低声笑道:“他有点收集癖,听说什么东西好就想买点,这些都是长云叔出差时候给他买的,他不知道价,虽然大概率知道了也不在乎…”

    陈云天摇头:“太贵了,喝不惯。”

    “朋友的酒,怎么就喝不惯?”洛九千反问。

    陈云天一滞,觉得洛九千和苏影真是一样一样的,反倒感觉自己太矫情了点。

    “那我就…自罚一杯。”陈云天洒然一笑,端起酒杯灌了一口,然后闭上嘴,深吸口气:“味是不错,不过还是尝不出来贵在哪。”

    洛九千惊讶:“喝这种酒不都是为了装逼么?”

    陈云天叹气:“小姑娘太直白了会被排挤的。”

    很快的,外卖到了,一大袋一大袋的外卖堆满了桌子,众人纷纷抢夺属于自己的那份,然后调好了音响,开唱!

    “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

    “爱~情~让人拥有快~乐~也会带来——”

    折磨!!!!

    仿佛来自九幽一般的旋律在众人脑海中横冲直撞。

    苏影抱着话筒在前面唱,一边唱一边扭,身后的空气支离破碎,张善水捂着脑袋大吼自己人别开腔,洛九千哈哈大笑。

    一曲终了,下一首歌前奏响起,众人感觉自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旷世大劫。

    “我终于明白,门口的封条是干嘛用的了…”小王满头冷汗,目光有些空洞。

    “掌声在哪里?”苏影回身潇洒一笑。

    过分了!你他妈还想要掌声?

    枪声可以么?

    “他是音痴么?”张善水小声问道,寻思着自己要不要给点关爱的掌声。

    洛九千摇头:“苏影萨克斯吹得很好,他就是…嗯…没有自觉?”

    “这也太没自觉了吧!就这样的还他妈想去KTV呢?”很少说话的武星汉一拍大腿,引来一阵附和。

    不一会,陈云天唱了一首精忠报国,饱经沧桑却仍中气十足的歌声引来满堂喝彩。

    “小九爷来一首啊?”张善水撺掇道。

    洛九千也不矫情,直接点了一首,舒缓的前奏紧跟着响起。

    “阳光放弃这最后一秒,让世界被黑暗笼罩,惩罚着人们的骄傲…”

    “我忍受寒冷的煎熬,和北风狂妄的咆哮,对命运做抵抗——”

    空灵梦幻的歌声在房间里响起,彩色灯光照在洛九千身上,衬的她恍若精灵般美丽。

    “好听!”张善水重重点头,然后看向苏影:“比你唱的好听多了。”

    “啧,什么叫比我唱的好听多了,我感觉我的歌喉怎么说也跟你有一拼吧?”苏影给了个自觉中肯的评价。

    “你特么搁这侮辱谁呢?”张善水感觉自己连人格都被苏影践踏了一遍。

    蓦然间,音乐声音由低沉变得高昂,洛九千突然转过身,看向苏影的眉眼中孕着清澈的笑意。

    “地球毁灭了以后…我仍爱你爱的不知天高地厚!

    为你再造一个新宇宙,不死之身不死…的温柔——”

    苏影身边,张善水猛地打了个嗝,手里的铁板鱿鱼它突然就不香了。

    “好听!”

    众人纷纷鼓掌。

    “再来一首!”小王起哄。

    “好听!九爷再来一首!”苏影一脚踩着桌子,手上抱着酒瓶子,一副豪放派诗人的架势,放荡不羁。

    架不住观众们的强烈要求,洛九千又点了一首。

    “看来我已无药可救,早就没有救,想要抱紧你,是不愈的绝症…

    病毒入侵进了血脉,腐烂的面具里的魔鬼说的想要爱,想要说出爱,想要再和你,牵手踏过那春秋哦…

    就非要和你一起…才能够再重生……”

    凄婉的歌声中带着坚定与决绝,一曲终了,洛九千转身回望苏影,苏影激动上前,一把夺过了话筒。

    “到我了到我了!”

    洛九千转身坐在了沙发上,动作十分自然,十指略显僵硬。

    “还唱么?”张善水笑问。

    洛九千潇洒一笑:“以后再唱。”

    陈云天点头:“挺好的,你们还年轻,以后路还长,不用急这一会的功夫,他早晚能听到的。”

    洛九千两腿往桌子上一搭,靠在了沙发上,嘴角带着笑意,听苏影唱歌。

    “一杯酒,两角银,三不五时嘛来凑阵!

    若要讲,博感情,我是世界第一等!”

    好歌永远都是这样朗朗上口,苏影跑都没地方跑,张善水实在挑不出啥毛病,只能遥遥一指:“你们瞅瞅,他好像要把话筒吃了!”

    众人一直唱到了后半夜,除了苏影、张善水以及陈云天,其他人全部躺平,一眼望去跟被灭了门似的。

    “我俩就带他们先回去了。”陈云天摆摆手,表示自己也要不行了。

    “在这住呗。”苏影招呼道。

    “不了不了。”陈云天摇头:“休息也得随时待命,回家收拾收拾眯一会。”

    “行吧。”

    张善水扶着小王和方夏:“微信啥的都留了,改天再出来玩啊。”

    “嗯呐!”苏影送走了几人,单手拎起了洛九千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