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悦远远就看到了西云城外的惨烈,他和萧清霜的速度没有小金龙、小红鸟快,因此,便让两个小家伙先行过来。

    小金小红也没有让他失望,抬手间,小金就打爆了一个田家的元婴长老。

    小鸟化作一道红光,直接从那个元婴后期的大夏皇朝客卿长老的丹田穿过,她的护体灵光犹如纸糊,来不及作出更多的反应,就被小红啄死元婴,焚烧掉肉身。

    “这~”

    形势突变,双方的人马都被镇住,田家的修士是恐惧愕然,韩家一方则如看到了黎明之光。

    “大胆,哪里来的小毛孩。”

    红云推开两个少女豁然站起,他虽感觉小金龙和小红鸟都有些说不出的恐怖,但身为大夏皇朝的客卿、这次攻打西云城的坐镇之人,红云不可能看着小金龙和小红鸟肆虐己方而无动于衷。

    “老东西,你又是哪根葱?来来来,让小爷直接打爆了你。”

    小金龙嘿嘿一笑,冲红云勾了勾手指,他奶声奶气的,动作十分搞笑。

    说话间,小金冲向了红云真人,他看出来了,这老家伙才是田家一方修士的底气所在,只要将他给灭掉,那群家伙就不足为虑。

    “烈焰焚天!”

    红云真人瞳孔萎缩,小金的速度太快了,让他不得不全力应对。

    轰,大片的火焰从红云体内飞出,顷刻间化作火海笼罩向飞扑而来的小娃子,这是他的绝招之一,以自身真火引动天地中游历的火元素焚烧天宇,可防可攻,端的是厉害无比。

    红云真人严阵以待,他并不认为一招烈焰焚天就能对付那神秘的小娃子。

    谁知小金龙还未靠近火海,就直接停下动作,冲小红鸟挥了挥手:“小鸟,这个玩火的交给你了,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

    “没问题,”小红回应,展翅飞向了红云真人,小金龙则掉头杀向一个正在韩家修士中逞凶的元婴期。

    碰,那田家的元婴长老虽说拼尽全力,可依旧挡不住小金龙的肉拳,被直接打爆了肉身。

    小红冲向红云真人,如一只红色的光箭,那些炙热的真火看上去恐怖,但根本就对她造不成任何影响。

    “不好,”红云真人调动所有的火海之力,都无法阻止小红的来势,他就知道糟了。

    嗤,一柄火焰小剑被火云真人喷出,迎风便涨,向着小红怒斩而下,同时他快速抽身后退,双手掐诀操控天地灵气汇集在身前形成防护,犹如穿上了一层火焰铠甲。

    铛,小红展翅,金铁交鸣,轻易就崩飞了火红飞剑,她张嘴对准红云真人喷出了一团朱雀灵火。

    嗡,只有拳头大的朱雀灵火瞬间就将火云身前的火红灵力护甲点燃,随即他整个人都被波及,化成一个人形的火炬。

    “不~~”

    红云真人挣扎惨叫,他不过化神初期,对上炼虚期又传承有朱雀天赋的小红,无论如何努力都是徒劳。

    轰轰~

    关键时刻,红云真人也够果决,他直接自爆了肉身,卷起储物袋就打算瞬移逃走。

    啾啾,红云真人刚刚要遁入虚空,一道火红的身影直接冲来啄穿了他的元婴,他虽不甘,意识仍就在快速消散。

    “是你~”

    弥留之际,红云真人看到了远处踏空而来的丁悦和萧清霜,他猛然有所明悟,猜出了来人的身份。

    可惜,他的元婴直接炸开,随着自爆冲击灰飞烟灭,剩下的话语未能够说出。

    小金龙如虎入鸡群,那些在韩家一方修士面前逞凶的元婴期,都不够他一拳揍的,砰砰砰,顷刻间,又是两三个元婴大能被打爆了身体,直接灰飞烟灭。

    解决了最强的几个元婴客卿,小金龙盯上了高空中的战团。

    田有光目睹火云真人惨死,他田家的元婴长老一个个被锤爆,哪还有心恋战,若不是韩枫攻势猛烈,他早就逃了。

    小金龙杀来,抽冷子打闷棍,田有光若还不死那便是真正的奇迹了。

    可惜,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奇迹,田有光被突兀冲来的小金龙直接锤爆后脑,他的丹田则被韩枫的法宝洞穿。

    “逃啊!”

    田家家主,以及从大夏皇朝过来的红云大人都死了,那些跟随田家征讨西云城的西丰郡修士心胆具寒。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全都做鸟兽散,就连田有光本家的金丹修士,也纷纷掉头就跑。

    他们都不是傻子,明知大势已去,谁肯留下找死。

    “杀!”

    韩家一方先前处在绝对的劣势,伤亡了不少人,他们岂会眼睁睁看着刽子手就这么离开,纷纷怒吼着追杀。

    丁悦和萧清霜也出手了,他们才到,正好可以截住田家一方败军的去路。

    嗖嗖嗖,道道金色剑气从丁悦指尖飞出,角度刁钻,直指那些逃亡者的要害。

    萧清霜的寒霜剑化作十几丈长的冰霜巨剑,横扫一片,虚空有冰晶蔓延,几个修为不足金丹期的联军修士先是被冻成冰雕,紧接着被剑气撕裂成冰屑坠落。

    而那些处在剑气笼罩中的金丹期也在疲于应付,前行的道路被阻,遭遇到韩家一方修士的疯狂攻击。

    鲜血飙风,丁悦的剑气术法在群攻中效果比寒霜剑还要显著。

    一个金丹初期的田家修士虽用本命法宝挡住了一道金色剑气,却未料到另一道剑气击杀他后方的筑基期子侄后,又突兀调转了方向。

    无坚不摧的金剑直接撕裂他的护体灵光,将其心脏洞穿,这才威能彻底耗尽。

    到了这会儿,小金龙和小红鸟已近懒得再出手了,因为田家一方仅剩的两个元婴修士在被韩枫等人追杀。

    以韩枫元婴后期的实力,加上人数上的优势,那两个元婴老者想走都是不可能的。

    一方高阶战力如烂西瓜般被锤爆,另一方士气大胜,那这场战斗的胜负还有什么悬念?

    因此,当秦家的人马到来时,战斗早已落幕,除却一小部分修士逃走仍在被追杀外,田家与其盟友基本上全灭。

    丁悦、萧清霜,以及回到他肩头上的小金龙、小红鸟,被韩枫带人众星捧月般迎接进西云城内。

    “韩家主,通往天玄城的传送阵没有出问题吧?”

    萧清霜记挂着爷爷萧阔海的生死,她想要第一时间回到太玄宗,谢绝了韩枫要设宴款待的请求,直接问出了传送阵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