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其他小说 > 东京剑道往事 > 正文 第十八章 修行,修心
    玉泉神社后山石阶。

    神代羽和浅草出泉快速蹿下,以极快手速解开自行车锁,然后,两人猛蹬脚踏板,绝尘而去。

    “好险!”神代羽见和尚没追来,总算松了口气,并询问好友是怎么发现这块宝地而活到现在的……从那个和尚的反应来看,显然草泉不止一次去捅人家的后院石狮子球。

    浅草出泉眼珠子一转,告诉好友玉泉神社是他踏春时意外发现,而且这是家正规的神社,有官方牌照,不会随意杀人,然后,他顺势转移话题,咬牙切齿的怒吼:“那群混蛋和尚,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两臂臃肿,头破血流,气势却很凶,发誓要报今日之血海深仇!

    但很快,他的表情又变了,满是惊恐,忧心忡忡的说道:“羽哥,我好像中风了。”

    他左右脸颊肿得跟馒头似的,说话不仅漏风,还漏口水,关键舌头有些麻痹,说话不利索,他怀疑自己被打成中风。

    “草泉,你这么年轻不可能中风,最多脑震荡!”神代羽安慰好友,告诉他脑震荡比中风好,中风会半身不遂,但脑震荡不会,最多失忆。

    “草泉,还记得上次打牌你输我一万円赖账的事吗?”神代羽挖好坑后开始埋人。

    浅草出泉懵了:“羽哥,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真的是脑震荡,你失忆了。”神代羽深切的表达了对好友遭遇的遗憾,但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欠的钱还是要还的,不能赖账。

    浅草出泉感觉好友在坑他,但是没有证据,他想了想,道:“羽哥,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说,上次打牌……”

    “羽哥,我听不到,你大点声。”浅草出泉开演了。

    “你还失聪了?”神代羽斜视他。

    浅草出泉点头不迭:“是啊是啊,我不仅失忆,还被打得失聪了。”

    “你不是听不到吗?”神代羽鄙视他。

    “我这是选择性失聪。”浅草出泉扬眉吐气的看着好友。

    两人说笑打闹着,落荒而逃的气氛很快变得欢快起来。

    “草泉,你这次干的漂亮!”言归正传,神代羽夸奖好友总算干了人事,那玉泉神社的和尚虽然不讲武德,但确实是磨砺修行的好地方。

    而且,他还怀疑好友能这么快突破到5级武装色霸气,也是得益于那个神社。

    “羽哥,那我们明天继续?”浅草出泉大喜,他刚还想怂恿好友跟他统一战线,一致对外,没想到啊,小羽竟然这么上道,嗯,本大爷很满意。

    神代羽点头,但他也有顾虑,像这次的行动,其实跟上门挑衅没有区别,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玉泉神社绝对会下重手!

    所以,得以挑战的名义!

    神代羽分享自己想法,浅草出泉无所谓,反正只要能让他打和尚就行。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讨厌和尚?”神代羽很好奇,和尚也没吃你家大米啊。

    一说这个,浅草出泉来劲了,他气急败坏的指责和尚不事生产,不用干活,但能拿很高工资,还能结婚生小孩,又有身份又有地位,简直,简直……罄竹难书!

    神代羽被他说的一愣一愣,问道:“草泉,你这讨厌的理由……你确定你不是羡慕嫉妒恨?”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他,浅草出泉虎着脸,沉默半饷后告诉好友,其实他国中毕业那会,曾去过神社,想当个全职和尚,但是,被‘婉拒’了。

    “那些和尚说,让我毛长齐了再去,岂可修,我绝对跟和尚势不两立!!”浅草出泉越说越气,脸都涨成猪肝色。

    旁边,神代羽已经笑到不行。

    在华国,当和尚要出家,得六更清净,别说长齐毛,剃干净了才好!

    但在日本,和尚只是一份平平无奇的职业,可以娶妻生子,还有很多人兼职,比如白天和尚,晚上酒吧DJ。

    因此,草泉被拒的理由,只能说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草泉,拒绝你的神社,其实就是玉泉神社吧?”神代羽联系前后,很快又发现重点。

    浅草出泉板着脸不说话,默认。

    赶回剑道场,神代羽请好友进去坐回,浅草出泉摇头,他摇晃着手机,说道:“我妈喊我回家吃饭,羽哥,再见。”

    他一蹬脚踏板,快速离去。

    神代羽伸手,欲言又止。

    草泉啊,我都邀请你了,你怎么不邀请我去你家吃饭呢?

    他遗憾摇头,锁好自行车后开门。

    这个时间剑道场的学生都已结束修行离去,家里很安静。

    他沿着环状长廊转了一圈,阿和正在训练道场擦地板,见少主过来,忙起身行礼,并说厨房有饭团,虽然味道一般,但顶饿。

    神代羽谢谢他。

    转到后院,他看到霸下剑豪正在小酌,小酌的地方正对着柯基狗窝。

    霸下剑豪搬了张小方桌在狗窝对面,喝一口小酒、吃一口小菜,再看一眼柯基,目光蠢蠢欲动。

    柯基缩在狗窝,瑟瑟发抖,呜鸣不绝,为了防止自己被吃掉,它都想在窝里拉屎了。

    “叔,你这样不好。”神代羽走过去,义正言辞的告诉霸下剑豪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不要伤害,不要悲痛。

    霸下剑豪醉眼迷离的长叹一声,道:“羽啊,我正跟人类最好的朋友喝酒,你不要打扰我。”

    说着,他连推带打,最后还一脚揣神代羽屁股,将他赶走,然后,他继续坐在狗窝对面,冲柯基举杯:“喝!嗯?不喝?不给我面子?找死!”

    “汪汪汪!”

    ……

    神代羽来到厨房,将阿和做的巨无霸饭团放进冰箱,然后做了碗鸡蛋面,放十个鸡蛋。

    这一天天的严酷训练,不吃上十几个鸡蛋都补不回来!

    吃完面,他来到后院,霸下剑豪和柯基都不见了。

    “上哪去了?”神代羽找了一圈,顺带消消食,然后,他重又回到后院,开始训练。

    他将负重沙袋绑在腿上,开始训练踩踏。

    这个世界没有月步,所以,他很期待月步问世时,其他人惊骇欲绝以及垂涎三尺的目光。

    想到后者,他又想给自己弄个面具,保护身份。

    假面飞天骑士?

    神代羽边训练,边神游物外,没多久,两腿就快速酸痛,然后疲软,最后痉挛抽筋。

    他咬牙忍着,慢走放松腿部肌肉,接着继续训练。

    如此训练半小时,神代羽感觉双腿都不属于自己了!

    可月步是超越人体极限的体术,不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训练,如何飞上天?

    神代羽咬牙坚持,以阿Q精神暗示自己是个没有感觉的机器人,在极限训练中痛苦滑翔!

    又过去半小时,神代羽发现小腿皮肤青筋狰狞暴起,似乎还有血丝溢出,他这才停下,解开负重沙袋的刹那,他感觉双腿似乎轻了好几倍,有种能踏风而行的错觉。

    这确实是错觉,神代羽走了两步,就像在荆棘沼泽中穿行,又痛又重,忙去仓库取了药膏擦上,然后,他又将负重沙袋绑在手上,转而训练剑道斩击,竹剑与木柱一次次碰撞,发出清脆而沉重的啪啪声。

    不知何时,柯基回来了,它耷拉着耳朵,有些懒洋洋的趴在仓库外的狗窝中,似乎不舒服,于是一个转身,用圆滚滚的白色爱心屁股堵住狗窝口,短尾巴无精打采的翘着,露出一个又挺又翘又圆润的柯基臀。

    神代羽没有世俗欲望,目不斜视,双手抓着竹剑,朝木柱劈砍,专心致志的训练着。

    啪!

    竹剑撞击在木柱外的麻绳上,淡淡的反震沿着竹剑传到他的手上。

    这种程度的反震,完全可以忽略……神代羽高举竹剑,一次次挥剑斩下。

    啪!

    啪!

    柯基小短腿倒出狗窝,回眸,嫌他吵,道:“汪!”

    神代羽专心致志,一剑斩下:啪!

    柯基不满:“汪!”

    啪!

    汪!

    啪!

    汪!

    神代羽额头爆出青筋。

    不行!

    我不能生气!

    他脑海中想起霸下剑豪的话:剑道修行最忌心浮气躁,这只狗虽然吵,却能磨砺你的心境!

    对,磨砺心境!

    神代羽低头看了眼疲软无力的双腿,深呼吸,压下心头躁意,继续斩击的训练。

    柯基见这个愚蠢的人类竟无视它,生气的迈着小短腿冲到木柱旁,进行狗声攻击:汪!

    神代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柯基气焰逐渐嚣张,围着神代羽左汪汪,右汪汪,俨然一家之主。

    “你有点放肆了。”神代羽低头俯视柯基,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宛如神灵俯瞰蝼蚁。

    柯基避其锋芒,跑到他的身后继续汪汪。

    修行,修心……我忍!

    神代羽咽下一口气,继续训练,手中力度越来越大,劈得木柱啪啪直响。

    一人一狗较上了劲,一个疯狂劈砍,一个不停汪汪,互不相让,谁都不肯率先停下。

    阿和听到柯基叫声,还以为又被霸下剑豪追杀,忙跑出来,然后,他看到柯基和少主和谐相处的画面,笑道:“少主也跟我一样有爱啊,真好。”

    他愉快的转身,继续擦拭训练道场的地板。

    夜幕降临,明月高悬,有淡淡的蛙叫声从野外传来,神代羽如梦初醒,缓缓停下手中动作。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蛙叫声连绵不绝,组成夜曲,温柔的月光给后院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他转头看向狗窝,柯基正趴在那耷拉着耳朵睡觉。

    它什么时候停下的?

    神代羽回忆,但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自己跟柯基较劲,疯狂对着木柱输出,等他再次‘醒’来,就是现在了。

    他放下竹剑,双臂仿佛才恢复知觉,酸麻逐渐爬满他的手臂,似要扯断他的双手。

    神代羽咬牙忍受着,待看到柯基沐浴着月光睡得很美,恶从心来,一脚将竹剑踢出。

    “汪!汪汪汪!汪汪!”柯基被吓出魂来,跑出狗窝叫个不停,打破了寂静的夜。

    神代羽心满意足,去仓库擦完药膏后耷拉着双臂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