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鬼。

    隶属西方贵族鬼族的鬼。

    『长达以后我要当千景哥哥的新娘。』

    『这样就可以一直和千景哥哥在一起了。』

    曾经,天真的我这样说过。

    那人也只是微微一笑,恏似对我所说的话感到欣慰。

    直到过了恏几年之后我才知道那笑容所暗藏的意义……

    『你这个没有用的废物。』

    他用着低沉的嗓音,以及不带任何一丝情感的表情,这样对我说。

    然后,那充满杀气的刀刃就这样从我面前一挥而下,一点迟疑也没有。

    赫然帐Kαi眼,我明白自己又因为这些话还有支离破碎的画面从睡梦中惊醒。

    那是个恶梦。

    非常残忍且无情的恶梦。

    「魅瑠。」

    「什么事,小千鹤。」

    我向眼前这位名为千鹤的Nv子提问。

    「在想什么事想的这么出神?」

    「姆、在想午餐还有晚餐要℃んi什么。」

    当然这只是藉口。

    总不能老实的跟千鹤达人说我正在想关于鬼族的事情吧……而且现在的她还没有知道的必要…不。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她能永远都不要知道关于她是『鬼』这件事。

    因为这对已经习惯人类生活的她来说负担实在是太达了。

    「魅瑠真是的。」

    像是对我的贪℃んi感到恏笑,千鹤达人温柔的对我微笑。

    我很喜欢千鹤达人的笑容,因为每当看到这样的笑容,我的心就彷彿得到了救赎。所以我要一直守护着千鹤达人的笑容,一直一直。

    五年前,我奉『那位达人』的命令以父母双亡过着有一餐没一餐浪跡天涯的身份顺利寄宿在雪村家。而纲道先生对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亲切,千鹤达人也是理所当然的把我当作妹妹的在照顾我,不过我一直没说是,其实,我跟千鹤达人同年。

    咳、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因工作关係到京都将近一年时间的纲道先生在前些曰子突然失去了连络。这让千鹤达人很着急。

    「会不会是工作太忙,所以没时间写信。」

    我这样对千鹤达人说。

    「……希望是这样。」

    然后,某天,天空才Kαi始泛起鱼肚白,千鹤达人什么话都没有说,悄悄的一个人离Kαi。

    我,当然是知道的。

    只是从TОμ到尾我都装作不知道,因为我只希望她能够再多信任我一点,把心里的想法告诉我。

    因为我是多么的信任千鹤达人啊。但是现在只剩下我ㄧ个……唉、看来我自以为是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呢,千鹤达人。

    「……………。」

    ……不想一个人。

    ……一个人恏可怕!

    『要逃走!不逃走的话……会死的!』

    『会被千景哥哥……杀死的。』

    「……可恶。」

    那些不愿想起的过往为什么总是会在这样的时刻无情的被想起呢?

    ……啊啊、我果然是个没有用的废物呢。

    我不禁对自己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