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维牧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因为时代变迁,与怪物交好的御兽师们,自然是不可能像狩猎者那样,将讨伐的怪物做成装备穿戴在身上。所以御兽师们使用的,便是契约兽依靠魔力所构筑的灵装。”

    这个黯灭倒是有见到过。

    每当两名御兽师展开决斗的时候,他们身上就会突然浮现出一整套的装备来,看上去那是相当的酷炫。

    在打完架之后,这些装备又会褪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契约兽为御主量身定做的灵装,不仅能将兽的特性赋予自己的御主,还能为御主提供最为直接的安全保护。另外在灵装破损之前,人体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也因此,在御兽师的决斗比赛中,通常都会以打破对方的灵装为常规的胜利条件之一。”

    维牧继续说道。

    契约兽为御主制作出的整套灵装,是二者之间羁绊的体现。

    “可这东西不是短短几天就能够弄出来的吧?”

    随意翻弄了几下维牧给它准备的书籍,黯灭对灵装构筑的难度心里大概有了个底——没个一年半载的时间,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仅仅是构筑本身的难度,灵装还必须得与自家御主的特性相契合才行,这就非常考验契约兽和御主之间的羁绊情谊。

    因此比较厉害的御兽师都会拥有最少一套灵装。

    “是啊,所以你才得加紧时间学习这方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维牧双眼开始放出光芒来,似乎是相当期待黯灭为自己打造的灵装究竟会有多么帅气。

    而这便给幼龙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毕竟它还是希望能够去回应维牧的这份期待来着。

    到底是自家御主,一定得给他弄身既有派头,还特别凶猛的灵装出来。

    “既然是以击碎灵装为胜利条件之一,那学院的排位战该怎么办?第一次……最近一次战斗就在这几天了吧。我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作出灵装来,就连散件都不太可能。”

    黯灭本想说第一次战斗来着,却又意识到它和维牧的第一次战斗,早就已经在它与狩猎犬的私自决斗中输掉了,所以便连忙改了口,声音还有些沮丧。

    以前它想着的是自己堂堂原初之黑,身价和血脉那么那么的高,动起真格来,只需要天天吃饭睡觉就能够变得无比强大。

    而摆在它面前的事实却是,每一个获取力量的方法都不简单,事情也不会轻易朝着如它所愿的方向发展。

    俗话说:把人逼急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来,数学题除外。

    这种事情对于黯灭来说就不亚于做数学题,尽管它也很想好好努力。

    其他八荒学院的生徒和自己的契约兽,少说也搭档了起码四年的时间,灵装构筑的进度自然是非常高,比较厉害的甚至都弄出了完整的一套来。

    但对于维牧和黯灭这两个御兽师界的菜鸟而言,想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点属实难为。

    “这个到不用担心,到决斗的时候你只需要给我身体表面强化一层防护能量就行了,只要御兽师本体受契约兽力量的保护都能算数。不过那样做到效果差了很多,我会尽量主意避免受到伤害的。”

    “是……是吗?”

    黯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总觉得自己在疯狂拖后腿。

    不过就在二人正商谈着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如同流星般的金色光弧,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生态园里面是不准随便开火的,这点你们难道都……维牧同学?”

    那道光弧不是别人,正是学院生态园的管理者,大妖精希尔芙。

    刚才黯灭使用龙息的那一幕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所以才连忙赶过来查看情况。

    希尔芙刚想对不守规矩的人进行一番严肃批评,却发现对方竟然是不就被她坑入医院的呆龙及其御主,一时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呃……抱歉,我和黯灭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进行特训而已,没想着要搞破坏,因为学院训练室的位置实在是太紧张了。”维牧连忙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希尔芙听完后点了点头,表示能够对此予以理解,毕竟学院训练室不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所以有我能够帮忙的地方吗?”

    她还记着自己不久前向维牧给出的承诺,答应帮忙为其处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既然碰巧又遇见了,便再一次询问起来。

    “这个嘛……”维牧先是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接受对方的好意,说道,“希尔芙你能教教黯灭怎么构筑灵装吗?”

    “构筑灵装啊,当然可以,包在我身上就好了。”听完维牧的要求,希尔芙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种事情对于拥有上百岁年龄的大妖精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见状,黯灭歪着头疑惑道。

    “这是她怂恿你和人打架,最后被送进医院的补偿而已。”维牧解释道。

    倒不是维牧认为希尔芙理所当然的应该帮助自己,而是对于那件事情,大妖精明显心怀愧疚。

    因此维牧决定,索性接受对方的补偿,不仅自己能得到好处,也能消除对方的愧疚之情,这样对大家都好。

    并且,这位成天只想着出乱子好捉弄别人的大妖精,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她找点事做。

    “怂恿?那场决斗是本大爷自己的要求,和她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黯灭不乐意了,维牧那番话搞得好像它是被人操纵了一样,于是连忙说道。

    “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对吧?竟然还好意思提。有人带你偷着乐就好了,喜欢多话。”没好气的说着,维牧还揉了揉自家呆龙的脑袋,“总之这家伙就拜托你了。”

    “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让它为你打造出一套既强力,又帅气的灵装来的。”

    希尔芙刷起衣袖,自信满满的说道。

    “呃……我只是让你教他而已,不是帮他替我打造灵装。”

    维牧提醒道,这两件事的工程量显然完全不同。

    “这不都一样吗。”希尔芙则是笑着说道。

    她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把带尺,都已经开始兴冲冲的替维牧测量各种身体数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