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都市小说 > 港九本色 > 正文 第77章 及时止损
    二十分钟后。

    轿车停在了一栋办公楼前。

    相比起香奈那豪华的办公楼,这家美妆品牌的办公大楼就要显得小气很多了。

    一行三人下车,依次走进升降机里。

    “泽哥。”

    李泽恩把手里的资料收了起来,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后看向钟文泽:

    “一会的洽谈就让我来吧。”

    “怎么?”

    钟文泽龇牙笑了起来:“这才一会功夫,李总就再度变得斗志昂扬了起来?刚才你可是想回家的。”

    “咳咳...”

    李泽恩清了清嗓子,毫不尴尬的说到:“正所谓泽哥说的,我可以完全相信你。”

    “只要你做出的新决策,那肯定就是正确的方向,我只需要对着这个方向莽就是了。”

    顿了顿。

    他又无比自信的补充了一句:“信泽哥,得永生!”

    “哈哈哈...”

    李芸欣听到这里,直接捂嘴大笑了起来。

    “嫂子!”

    李泽恩瞬间破防,有点尴尬的看着李芸欣:“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说的很对。”

    李芸欣连忙摆手,忍俊不禁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阿泽给我一种浓浓的传教士感觉,你就是他的信徒。”

    “哈哈...”

    李泽恩闻言也笑了起来:“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了,不过,这一点也不丢人,我就是泽哥的信徒。”

    “哦哟!”

    李芸欣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大胆!”

    钟文泽翻了个白眼,瞪了李芸欣一眼,有模有样的故作威严板起脸来:“你竟然敢质疑本教主的神威!”

    “哈哈哈...”

    三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升降机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早先的那股子阴霾也早已经一扫而空。

    “叮...”

    升降机响了一声。

    到地方了。

    门两边打开,正对面的公司前台呈入眼帘,墙上挂着:南洋永芳集团几个金色大字。

    下属1974年的具体日期。

    南洋永芳国际进入港岛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它也算是半个国产品牌了。

    公司的创始人是华侨身份,永芳也是取的他名字的后两个字。

    他们公司推出来的高级美容霜属于中端产品吧,市场的效果反响还不错。

    但是呢。

    他们没有品牌效应,再加上价格并不是很亲民,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中规中矩。

    “先生女士好!”

    前台小姐看着走出来的靓仔靓女三人,跨步迎了上来:“你们就是今天预约的客户吧?”

    说话间。

    她的眸子快速的在三人脸上扫过,看到李泽恩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穿着很有品味。

    看到钟文泽的时候,眼中顿时一亮:靓!

    当看到李芸欣的时候,她整个人明显有些意外了,语气不无惊讶,也更热情了几分:

    “你..你是亚洲电视台的李大记者?”

    “你好。”

    李芸欣微微颔首,捋了捋耳朵两边的发梢,露出和善的笑容来纠正到:“应该是前亚洲电视台的记者。”

    “啊...对对对!”

    前台小姐笑着点了点头,补充到:“不管你在哪,那都是我喜欢的那个李记者。”

    原来是个小粉丝啊。

    有了这层关系,双方熟络的也比较快,在她的带领下来到里间的会客室里。

    永芳集团的高层早已经在这里等待了,见到进门的三人以后,立刻起身表示欢迎。

    双方寒暄了一番以后,直接步入主题。

    钟文泽还真的就应允了李泽恩,这才的洽谈由他来全权负责,钟文泽只负责在旁边监督。

    “我们的计划策略就是这样的。”

    李泽恩侃侃而谈,把“直播带货”的经营模式给简单的描述了一遍:

    “永芳的高级美容霜我们事先了解过,也体验过,市场反响其实挺不错的,但是因为诸多因素,不温不火。”

    顿了顿。

    他无比仔细的说到:“我觉得,这次是贵公司的一个机会,咱们互利互惠的一个机会。”

    “直播带货...”

    永芳国际的负责人眉头皱了皱,喃喃自语:“这种前所未闻听上去非常复杂的方式,真的可以?”

    对于他的这个质疑,大家也早就心有猜测,所以并不意外。

    “盛世集团,现在一直都是我在经营,想必姚总多少也听过盛世集团的故事。”

    李泽恩看了眼钟文泽,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自己继续往下说:

    “我们的“直播带货”是与盛世集团强强联合的,盛世集团的影院、酒吧就是我们的实体自提门店。”

    “看电视下单,享受优惠,去就近的盛世集团旗下的影院、酒吧娱乐后顺带把东西带走,互相不冲突的。”

    “你说的这些我能理解。”

    姚总还是心存顾虑:“这些都是理想状态下的,相比起传统购物,还是太麻烦了。”

    “李芸欣李大记者,你觉得由她担任带货主播,合适吗?”

    李泽恩笑了笑,伸手一指跟钟文泽坐在一起的李芸欣:“不论是专业素养,还是颜值来说,都是顶级大美女,她完全能给贵品牌起到宣传作用。”

    姚总早就注意到了李芸欣,自然也知道这么一个人前记者,光是颜值就让很多富商惦记着呢。

    “说白了,“直播带货”更多的只是宣传。”

    李泽恩伸手拽了拽衬衣衣领子,继续说到:“它可以给贵品牌引流的,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免费的宣传机会。”

    “嗯...”

    姚总沉吟了一下:“李总这么有自信?这个什么“直播带货”会有很大的效果?”

    “你不用管我有没有效果。”

    李泽恩淡淡一笑,整个人身子前倾,虎视眈眈的看着姚总:“永芳进入港澳市场这么久了,你们花费的宣传资金不少吧?市场反响收益如何?”

    他非常清晰的抓住了此次洽谈的关键因素:永芳集团的市场知名度不行。

    降价不降价对他们来说,其实无所谓。

    他们更需要的是一个能打开知名度跟宣传的机会。

    “我这么说吧。”

    李泽恩也开始满嘴跑火车了,拍着胸脯说到:“跟我们合作,你会有意外惊喜的,你觉得,我们既然去做这个生意了,能马虎对付么?”

    顿了顿。

    他根本不给永芳集团姚总说话的机会,再度说到:“我李泽恩是李氏集团的二公子,你觉得我们李氏集团做生意,会舍不得花钱么?”

    他手指指尖轻轻的在桌子上点了点:“这是一个给永芳集团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呐,姚总考虑一下?”

    姚总沉默了下来,并没有拒绝,快速的思考了起来。

    李泽恩也没有再催促他。

    钟文泽安静的坐在一旁,暗暗对李泽恩表示肯定:这小子还是有点东西的。

    对于洽谈过程中的气氛把握的很好,能及时的占据着高点。

    “行。”

    姚总在短暂的思考了不久后就答应了下来:“我们可以尝试跟你们合作。”

    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快,并不是他也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除了李泽恩说的这个宣传机会以外,他更多的是因为这是跟李氏集团相关的项目。

    李氏集团要做好这个项目,肯定是愿意花钱的,所以不管有枣没枣,他跟着打上一杆,对自己不亏的。

    接下来。

    就是洽谈优惠价格的环节了。

    这方面李泽恩也更有经验,双方在半个小时的商谈后就拿捏出一份初步的方案来。

    这件事也就算是初步敲定了。

    “那我们先走了。”

    李泽恩起身跟姚总握了握手:“事实会告诉你,跟我们合作是对的。”

    “慢走。”

    姚总将三人送出会客室,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这个钟Sir跟过来是做什么的?”

    他自然是知道最近在警界名声大噪的钟文泽的,只是没搞懂,一个差人跟商人混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

    升降机门口。

    三人正等待着升降机上来。

    “泽哥。”

    李泽恩此刻非常兴奋,邀功的说到:“我刚才的表现不错的。”

    “嗯。”

    钟文泽满意的点了点头,夸赞了一句:“可圈可点。”

    李泽恩的表现确实不错。

    不论是洽谈的强势地位,还是说在后续的价格商讨环节,他都拿捏的很好。

    谈下来的价格,比预估还要低上一些。

    “嘿嘿。”

    李泽恩听到钟文泽的夸赞以后,立刻咧嘴笑了起来,如同一个小孩子般做了某件事得到了大人的嘉奖。

    后方。

    “嘶...”

    正偷瞄他们的前台小姐看到这一幕,顿时不由吸了口凉气,如同看到了天大的新闻。

    天呐。

    我没看错吧?

    堂堂李氏集团的二公子、盛世集团的元朗区负责人,现在竟然就因为一个比自己年轻的靓仔夸了一句,就兴奋的跟小孩子一样?

    她不由揉了揉眼睛,一度严重怀疑自己看错了。

    升降机的门打开。

    里面。

    钟文泽正笑呵呵的看着前台小姐,冲她摆了摆手,升降机的门缓缓合上。

    谈下永芳集团的高级面霜后,李泽恩马不停蹄的又开始了继续进行下一步。

    接下来的几天。

    他也一直在忙合这件事情,跟梅姐两人共同把关,联合财务把具体的获取利润价格等数据算出来。

    清单上列出来的东西很多,他们一家一家的往下谈着,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总体来说,初步的规模还是出来了,总体的大趋势还是比较不错的。

    ····

    三天后。

    大富贵酒楼。

    包间里,满满的一桌子人围坐在一起,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

    今天晚上的饭局各种圈子的人都有,各色各样的,但无一例外,都是高质量人群。

    廉署的杜天泽也是受邀人群之一。

    大家吃饭喝酒的闲聊中,香奈港岛区的运营总监俨然就把那天李泽恩钟文泽来找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权当饭桌上的谈资了。

    “真的是不自量力,搞什么花里胡哨的电视购物!”

    运营总监喝的脸色微红,大放豪言壮志:

    “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他们要能成功,我这个运营总监就不用干了,一个外行竟然教我做零售!”

    说到这里。

    他龇牙笑了笑,歪头看向在座的李泽中:“李总,我这么说你弟弟,你该不会生气吧?”

    “他玩他的,我玩我的。”

    李泽中冷哼一声,一摊手:“我又不跟他玩,他要怎么玩就怎么玩咯。”

    “我这个弟弟就是这个性格,有一点事情做好了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瞎折腾赔钱的买卖。”

    李泽中作为李泽恩的哥哥,双方本来就因为争权搞得非常不愉快。

    因为钟文泽从中作梗帮了李泽恩,让他现在玩起来了,李泽中本来就很不爽。

    现在他们又弄了这个什么什么电视购物,在李泽中看来不过是个玩笑话。

    他巴不得看李泽恩扑街呢,赔了钱,到时候看他怎么在李成功面前交代。

    “哈哈哈...”

    在座的众人也都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小李总搞什么鬼啊,手里有钱也不是这么玩的啊。”

    “就是啊,李总,有时间你劝劝你弟弟啊,有钱也不能这么瞎砸。”

    包间里顿时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李泽中身边。

    杜天泽从运营总监嘴里听到了钟文泽的名字以后,整个人的眼角明显的眯了眯。

    他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嘴,端起面前的小酒杯跟李泽中碰了一下:

    “李总,你这弟弟现在挺会玩的啊,有钱就是豪气。”

    “啊?”

    李泽中斜眼看了眼杜天泽,哼笑一声:“呵呵,是的呢。”

    杜天泽身子往前探了探:“我觉得,你作为他的哥哥,其实有必要及时监督一下你弟弟,让你们家及时止损。”

    “啊?”

    李泽中眯了眯眼,看着杜天泽:“杜Sir怎么说?”

    “你弟弟做失败了,亏的那是你家的钱啊!”

    杜天泽的语气重了一分,语气玩味:

    “你是他的哥哥,自然要帮助一下他,不要让他做这种亏钱的生意啊,不然到时候难免李总会怪罪你这个哥哥监督不利。”

    顿了顿。

    他又再度补充到:“这会严重影响你的地位啊。”

    这句话的意思值得玩味。

    杜天泽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反面:

    这如果李泽恩做成功了,你李泽中的家族的地位岂不是又被李泽恩压过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