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道天下 > 正文 第109章 第一苟
    谢广走进了帐篷,双膝跪倒。

    “先生,救命。”

    贾诩抬起眼皮,瞅了谢广一眼,有些意外。

    谢广求见时,并没有报本名,只说自己是郭汜派来的使者,他也没想到来的会是谢广。

    “谢广,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贾诩轻声笑道:“郭汜的副将,最信得过的心腹,我若是命人拿下你,郭汜可就废了一半。”

    谢广叩首道:“岂止是一半,车骑将军及其麾下近万将士的性命,全在先生一言。”

    贾诩“噗嗤”一声轻笑。“真如你所言,我岂会在此?”

    谢广不解地看着贾诩,不知道贾诩所言有几分虚实。

    他在郭汜麾下算是聪明人,可是在贾诩面前,他和孩童无二。

    贾诩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说道:“车骑将军的命不在任何人手中,在他自己手中。李傕派李应、李维攻杨奉营,亲率主力居后,他在防谁,你们应该很清楚。亏得天子指挥若定,出奇制胜,一战而斩李维,你们还有机会考虑……”

    “甚?”谢广吃了一惊,眼珠子差点掉地上。“李维阵亡了?”

    贾诩一脸诧异地看着谢广。“你们不知道?”

    谢广目瞪口呆。

    他知道李维不是什么名将,杨奉也很勇猛,但阵前斩将绝非易事。兵力相当,李维身边还有由羌胡组成的亲卫骑,以杨奉的实力,阵斩李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他们收到了李维大败的消息,却不知道李维被阵斩了。

    估计是负责侦察的游骑、斥候也觉得这个消息不靠谱,直接忽略了。

    “我们……只知道李维被击败,李应猛攻半日,亦未能破阵,却不知道……”谢广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沙哑。“如此说来,这大汉真是……”

    他嗫嚅了半晌,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维被阵斩的消息过于惊人,他有点懵。

    贾诩看在眼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他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不敢相信的。但仔细询问了阵前战况后,他知道,这个消息虽然难以置信,却是真的,天子抓住了李维的破绽,一击得手。

    让人惊讶的不是李维被阵斩,而是天子捕捉战机的能力和自信,以及对郭武等人的运用。

    初登战阵,就有这样的成绩,足以证明天子的聪颖并不局限于朝堂,在战场上一样出色。

    “天子已经下诏罢免李傕的大司马,诏诸将讨贼。”贾诩从书案上取来一封诏书,推到谢广面前。“我求了一份诏书抄本来,你带给郭汜。接下来该怎么办,全看你们自己。”

    在贾诩面前,谢广也不客气,打开诏书看了一眼。

    “这是谁写的诏书?太狠毒了,李傕怕是要被气疯了。”

    贾诩淡淡地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可能是李桢。”他顿了顿,又道:“你看,天子并未抛弃西凉人。能否自立于朝廷,还要看西凉人自己的选择。”

    谢广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小心翼翼地将诏书收到,再拜,躬身退出。

    贾诩等了片刻,打开案上的砚盒,提起笔,写了一封奏疏,命人送往御前。

    ——

    刘协收到贾诩的奏疏时,已经是子时。

    在战场上吹了一天风,吃了一天土,晚上又和诸将一起吃饭、讨论军情、统计伤亡,准备明天的作战方案,全部安排妥当,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床休息。

    眼睛刚眯上一会儿,贾诩的奏疏就到了。

    强打精神坐了起来,刘协将贾诩的奏疏反复看了几遍,还是不太放心,命人传杨修、丁冲来见。

    这两人就住在一旁的小帐里,随叫随到。

    杨修一副刚被人叫醒的样子,困得睁不开眼睛,不停地打着哈欠。

    丁冲虽然也是两眼通红,脸色苍白,却精神得多。

    “幼阳当值?”刘协问道。

    丁冲点点头。“臣上半夜,杨侍郎下半夜。”

    刘协没有再说,将贾诩的奏疏递给他们传阅。

    贾诩的奏疏其实很简单,就是将谢广深夜请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一一记录,最后表达了一些意见,提了一些建议。

    郭汜已经动摇,右翼的安全基本可以保证。

    但郭汜还在观望,面对李傕的优势兵力,他还没有奋力一击的勇气。

    要想诸将对李傕群起而攻之,还需要更多的胜利证明李傕并非不可战胜。

    同样,李傕为了证明自己依然有把握全局的能力,绝不会轻易动用主力,而是命李应全力进攻,甚至不惜代价,以命换命,以期将杨奉部消耗殆尽。

    换句话说,杨奉要做好恶战的准备。

    刘协赞同贾诩的分析,但他不敢肯定贾诩上这封奏疏的用意。

    杨修看完诏书,将诏书转给丁冲,随即带着几分怒意说道:“陛下,臣以为贾诩这是养寇自重,有意保全郭汜,保全凉州人的实力。”

    刘协没吭声,静静地等丁冲看完奏疏。

    丁冲看完,思索了片刻。“陛下,臣赞同杨侍郎的意见。”

    “那朕当如何?”刘协问道。

    “留中不发,以观后效。”杨修挥挥手,恨恨地说道:“西凉人羌胡习气难除,不可不防。”

    丁冲点头附和,又补充了一句。“群狼环伺,不得不戒急用忍,以免生变。”

    刘协苦笑。

    杨修、丁冲基本代表了公卿大臣对西凉人的态度,既鄙视,又畏惧,尤其是眼下这个形势。

    李傕、郭汜在西,张济在东,杨定、段煨摇摆不定,朝廷真正能够依靠的只有南北军和杨奉的部队,势如累卵,一旦激怒贾诩,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让他们相信贾诩,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是长久以来的歧视,绝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消除。

    贾诩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主动远离决策中心,并及时报告自己的动向,又不显得过分积极。

    比如主动劝降郭汜。

    即使杨修怀疑他有意保全郭汜,增加自己说话的份量,也找不到证据。

    这老狐狸,分寸感掌握得恰到好处,不愧是三国第一苟。

    “留中不发,并非上策。”刘协转身找笔,丁冲立刻上前,将一旁的笔递了过去,同时打开砚盒,又添了一些水,研起墨来。

    杨修看在眼里,不自觉的撇了撇嘴,将头扭向一旁。

    待丁冲研好墨,刘协提起笔,蘸了墨,在贾诩的奏疏后面批了四个字。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