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暮夏这几天特意让导演将自己的戏份加紧拍了,连续三天将自己这部分的戏份拍完后,请了三天假。

    也不为别的,是乔楼的房子都安置妥当了,开始张罗回去接二老来了。

    柳暮夏也想趁这次回去一趟,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去看看真正的柳暮夏生活长大的地方。

    “你也要回去?”荣屿文一回来就见她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恩,最多三天就回来了,你这两天可以回家里吃饭。”

    荣屿文看着她提着快有自己高的大箱子:“就回去三天你带这么多东西?”

    “都是给大家带的礼物和特产。”虽然柳暮夏也不知道自己认识谁,但多带点总没错。

    荣屿文盯着她看了半晌:“路上小心。”

    荣屿文实在是走不开,更不可能离开三天,虽然他暂时压制住了荣因兰,但她是有切切实实的股份的,一刻也不能松懈。

    乔楼第二天一大早就来接她,两人的老家离西林市可不近,要先坐俩小时飞机,然后转大巴,最后还得打车才能到村里。

    这一路转车都转五六趟,从早上出门,一直到了下午,坐了八九个小时才到。

    然后两人在县城租了一辆越野车,乔楼开着回了村子,村里的路并不好走,坑坑洼洼高低不平。

    柳暮夏整个人都快累散架了,才终于见到了这个几乎是被山包围的小村子。

    乔治山在村口站着,一早就来等他们了,看见车回来了高兴的挥手。

    车一停,乔治山没去搭理乔楼,一脸关切的拉着柳暮夏:“小夏,你还好吧?是不是累坏了?”

    “我没事的舅舅。”柳暮夏从乔楼手机里看过照片,亲人还是都认识的。

    乔治山就是很朴实的农民模样,看着亲切又老实,但他当初却为了妈妈揍过柳志,护着她长大。

    柳暮夏坐一天快坐吐了,下来陪着乔治山一起走着进村。乔楼先开车回去了。

    她边走边打量着这地方,很落后,也很穷,但很美,四周绿水青山,空气清新。

    她深呼了口气,由内感受到一股亲切感,她想可能是这个身体最自然最深处的感情。

    乔家门口已经聚了一群大人孩子,围着乔楼的吉普车看。

    “天哪,乔楼这孩子才出去几个月,怎么变化这么大呀?又精神又帅。”

    “去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样,听你妈说,你可是在西林市买了房子拉!听说那里房子好几百万呢!”

    谁家不羡慕,谁家不眼红啊,人家就要从这破村子搬出去住大城市了。

    “房子不是我的,是夏夏买的。”乔楼把柳暮夏的行李箱拿下来,“妈,饭做好了没?她一路上喊了好几次饿了。”

    张梅还戴着围裙呢:“好了好了,还是小夏最爱吃的梅子酥肉。”

    说话的功夫乔治山和柳暮夏也走回来了,有说有笑好不温馨。

    村民们扭头看过去,眼皮顿时一跳,这是柳暮夏?那个村子里长大的村丫头?

    大家都知道这孩子长得俊,从小漂亮到大,但以前穿着朴素,从不打扮,甚至尽量把自己往普通捯饬。

    而现在的柳暮夏,她穿的极致简单,一件咖色的风衣,白色简约的休闲裤。

    化着精致的淡妆,墨黑的长发高高的扎起,手里提着一个可爱的小包。

    模样好像没有变,又好像变了,整个人优雅从容,谈吐间仿佛周围的风都在为她轻吟一般。

    “舅妈。”直到柳暮夏喊人,张梅才回过神。

    “哎呀!我差点不敢认了!”张梅局促的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却又犹豫的不敢伸出去。

    柳暮夏一把握住:“舅妈,我好想你们。”

    张梅眼眶一下红了,这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甚至可以说带大的孩子。

    一把抱住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好孩子,好孩子。”

    “慕夏啊,听说你当了大明星了?”

    “你现在可是大城市的有钱人了呀,太厉害了!”

    选秀节目是网上直播的,电视剧还没播出,所以村子里的人还没看到过,但看人家这排场,又羡慕又好奇的。

    柳暮夏笑了笑,直接岔开话题:“我给大家带了些特产和礼物,给孩子们吃。”

    她将箱子打开,把吃的分给十来个孩子,孩子们开开心心的拿着吃的跑了。

    乔治山不客气的挥手:“行了行了你们,小夏累着呢,还没吃饭,有话回头再说。”

    等村民都散了,一家人这才进了屋子,房间很简陋但干净,飘着浓浓的饭香味。

    张梅给她的椅子垫了干净的垫子,坐了四个菜,全是她喜欢吃的。

    吃过饭乔治山才仔细的问她现在的情况:“电话里楼子说你跟柳家人闹掰了?”

    柳暮夏点点头:“他们本来也没把我当成一家人。”

    甚至还三翻四次的害她,当然,这些她就不想告诉乔治山了,免得他到时候冲动又去揍人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来往最好。”乔治山叹口气,“那你嫁的那个小伙子,怎么样啊?要是不好就离婚!不要怕。”

    “挺好的。”柳暮夏想起荣屿文,这个点儿也不知道他下没下班呢。

    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笑:“他家里人也都很好。”

    见她这个神色,乔治山才放下心来:“我跟你舅妈商量着,去那里太给你们添麻烦了,又人生地不熟的,要不就不去了吧。”

    柳暮夏看了眼乔楼:“这怎么行?房子就是给您二老买的,您这个年纪,也该歇歇享福了,难道您就不想我和楼哥吗?”

    “那当然不是。”

    “那就行了,我在那里连个娘家人都没有,您说万一受了什么委屈,或者想吃舅妈做的饭了,不能叫我还跑一天跑回来吧?”柳暮夏开玩笑道。

    “爸妈,你们就别推了,小夏连你们穿的用的都准备的妥妥当当了,你们这不是辜负她一片用心吗?”乔楼也劝。

    乔治山看了眼张梅:“那,那行吧,家里也没什么收拾的,也丢不了什么东西,不过还是后天走吧,小夏,明天去看看你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