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是个狠人啊!”

    吴大德都不禁开口,道:

    “不过此人……的确有黑白之帝的风采。”

    林九正和江离,也是点头。

    昔年阴间,黑白之帝曾在圣降未至的年代,以一身仙道修为,踏遍禁地,抗击阳祸。

    如今这狠人,以身为炉,炼化怨饥,铸无罪城,叫板亡土……

    的确,都具备大无畏之风采。

    “一年前……正好是我们,从阴间来阳间的时间。”

    江离缓缓开口,这一刻,他看着前方的源鬼星界,眼中露出一抹坚定。

    无论如何……必须一探。

    “这狠人无论是不是黑白,毫无疑问,他应该看出了这‘星斗散怨符’的关键,所以,才以无罪城镇压通道。”

    林九正也是肯定地道:“此人有大气魄。”

    而冥至却是一愣一愣的,难道……眼前这几位,认识那个猛人??

    他转念一想,真的……很有可能啊。

    因为眼前这几位的作风,也都猛得很!

    “走,入源鬼星界!”

    他们出发。

    很快,降落于源鬼星界上。

    黑色的大地,升腾的鬼雾,这里的腾腾鬼气,远比外界更浓郁。

    邪怨之气也更可怕。

    就连天暗、冥至头上的字,都是发出光芒,在保护他们。

    前进没多远。

    “啊……”

    “吞噬……吾要吞噬一切……”

    “杀杀杀杀……”

    前方一座城池中,喊杀声,哀嚎声,惊恐声此起彼伏。

    有鬼君级强者在发疯!

    那座城中,无数的鬼物在奔逃。

    同时,受鬼君级怨饥影响,很多鬼物的怨饥也发作了,宛如地狱一般,鬼物在互相吞噬,互相残杀。

    “不……为什么是这样!”

    “我不想死……地府在哪里?轮回桥在哪里?我想转生!”

    “我等何辜,为怨饥之奴!我恨!”

    一些神志清醒的鬼物,在痛呼,他们中有人在呼唤古老传说中的轮回。

    恐怖滔天的鬼气,甚至朝着林九正等人扑来!

    “安敢作乱!”

    天暗鬼君一声大喝,他一步迈出,强大的气机,震慑全城,他朝着那发疯的鬼君出手了。

    他要拦住那鬼君,否则不止这一座鬼城,还会牵连更多。

    大战爆发!

    “哪位鬼君出手?”

    “疯了吗?这是搏命!”

    “怨饥发作的鬼君,如洪水猛兽不可制服……谁敢逆势而行?”

    鬼城之中,无数的鬼物都震惊。

    鬼君级强者本就可怕,加上怨饥发作时彻底疯魔,除非是鬼王,否则无人能制。

    但,很快,天暗紫极鬼体爆发,全面压制了那鬼君!

    那鬼君凄厉嘶吼,不是天暗的对手,只能活生生扛着怨饥,无法缓解。

    “扛过去,保持清醒,怨饥不过是一种残杀的欲望,镇压之!”

    天暗一边压制这鬼君,一边在竭力大呼,想要唤醒这鬼君。

    “不……”

    最终,这尊鬼君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他的神志,在这一刻有所恢复,但,鬼眼中却只有无尽的悲凉!

    “怨饥无法抗衡……无法抗衡!”

    “轮回出……鬼蜮空,只可惜,这世间没有轮回,鬼蜮就是地狱,我们都有罪,怨饥就是对我们的惩罚……”

    “世间无轮回……鬼蜮不会被拯救,哈哈,哈哈哈……”

    “若有轮回……我当诅咒之!”

    这尊鬼君发出了最后的悲鸣,而后魂体忽然炸开了。

    他扛不住怨饥,选择了死亡。

    这座鬼城,顿时安静了。

    天暗鬼君看着死去的鬼君,眼中却出现了一抹惘然。

    “无法救……”

    他喃喃着,鬼君级的怨饥,让他心惊。

    纵然是他,若非得到了紫菱的字,那么面对这个层级的怨饥,恐怕也会死。

    而这鬼君的死,让他心情有些沉重。

    怨饥,是鬼蜮中所有鬼物沉重的枷锁,宿命。

    “拜见鬼君!”

    “是来自亡土中的存在吗?亡土眷顾我们,拯救了我们!”

    “唯有忠于亡土,才能洗清我们的罪孽!”

    鬼城之中,无数的鬼物,激动地朝着天暗鬼君下跪。

    紫极鬼体,在鬼蜮中乃是传说,唯有在亡土中才能诞生。

    所以,他们将天暗鬼君,当成了亡土中的使者。

    但,天暗鬼君却是摇摇头,道:

    “我与亡土无关……”

    “但,你们……终究会得到拯救的。”

    他当即离开。

    回到了林九正等人身边。

    “我或许明白……师父让我们来鬼蜮的深意了。”

    这个时候,林九正忽然开口。

    他眼中坚定,道:

    “珍稀植物固然重要,但他老人家……未必不是想解决这一切!”

    江离也是点头,道:

    “鬼蜮当空!”

    闻言,天暗鬼君和冥至鬼君,顿时倍感振奋。

    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啊!

    他们都意识到,这一次……他们带来的,可能是整个鬼蜮的希望啊。

    热血沸腾!

    但,这个时候林九正却看向他们,接着道:

    “嗯……对了,下次出手的时候,记得收一下鬼牙。”

    “普通的就不用了,但鬼君级的……还是多多益善的。”

    闻言,天暗和冥至,都是一怔。

    好不容易建立起那种使命感呢……瞬间崩了啊。

    人家……还是惦记着鬼牙啊。

    ……

    一路进发,穿越大半个源鬼星界。

    中途,冥至和天暗,又各出手了一次。

    “鬼君级怨饥,平时一两年,也不见一次,今日居然连续出现了三个……有古怪。”

    冥至鬼君开口。

    “源鬼星界死气中的邪怨之气,太过浓郁了,加速了怨饥发作的周期……亡土中,必然有变故!”

    天暗则是猜测着。

    而此刻,他们已经出现在了一座荒凉废墟前。

    那是一座黑色的城池,连绵万里,巨大的城墙已经坍塌,城基裸露,断壁残垣到处都是……

    但依旧看得出,曾经这座城的宏伟。

    “这就是无罪城。”

    冥至鬼君叹息着。

    江离若用所思,当先步入其中。

    他感受着城墙间的勾连布局,手心似有黑白棋线在演化。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相近的道!

    “这座城……很了不起,同样形成了一种地势,可镇压邪恶,阻拦诡秘未知!”

    林九正凝重开口。

    “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就是他。”

    江离缓缓开口,眼中,已然笃定。

    就连大黑狗,此刻都是狗眼有些意外,嘀咕道:

    “主人去平乱时,曾遇到一些其他路上的强者……其中几位,曾与主人结下因果……”

    “如此棋道……是他?”

    ……

    而随着他们前进,看到了前方一座黑色的祭坛。

    那祭坛矗立于无罪城中央。

    “这边是亡灵祭坛,连通亡土的通道……”

    冥至开口。

    曾经的无罪城,正是镇压了这祭坛。

    如今,无罪城已成废墟,但亡灵祭坛依旧。

    而此刻,黑色亡灵祭坛周围,无数的鬼族强者,居然正在祭祀!

    “他们……在沟通亡土!想打开进入亡土的通道?”

    冥至鬼君一惊。

    他们急忙上前。

    但他们刚到祭坛边,忽然就出现了十几尊鬼主级强者,拦住了他们。

    “请留步!”

    其中一尊九重天鬼主,忌惮地看向天暗、冥至,道:

    “二位鬼君,可是受邀前来?”

    天暗淡淡道:

    “不曾受邀。”

    这鬼主沉声道:

    “玉涡鬼主等八位鬼君,正合力开启亡土通道,不容任何人打扰,诸位便不能入内,见谅。”

    冥至闻言,却是惊讶道:

    “玉涡?那娘们也来了?有啥不能入内的,爷又不是没入过……啊呸,说错了,走开!”

    他鬼君气息散发而出,这鬼主顿时脸色一变,不太敢拦。

    “谁敢侵扰我等开启通道?”

    这个时候,祭坛那边,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来自一位鬼君。

    刹那间,天暗和冥至,顿时感受到了足足八道鬼君级目光的审视!

    “哟,这不是冥至么?”

    于此同时,一道魅惑荡漾的女声,忽然响起。

    祭坛边一道阴气一现,化作一个艳丽的女子,当即走来。

    她一身黑色纱裙,雪白长腿清晰可见,魔鬼般的荡漾身材若隐若现,某处轻颤,美眸中带着笑意,道:

    “冥至啊……你好久没找姐姐玩儿了,姐姐可真是……想死你了。”

    冥至则是道:

    “上一次见你,你才是九重天鬼主……如今居然成为鬼君了。”

    “你这食精鬼……生意好的很啊。”

    玉涡鬼君笑了笑,顾盼生花,道:

    “还不是哥哥们照顾。”

    “怎么?你们也要去亡土中,搏一世机缘?”

    闻言,冥至疑惑,道:

    “什么一世机缘?”

    玉涡道:

    “冥至弟弟,你不乖哦,当着姐姐的面,何必装无辜……如今鬼蜮中,谁不知晓,亡土中有消息传出,‘黄泉’重流。”

    “你们……难道不是为黄泉而来?”

    黄泉!

    闻言,天暗和冥至,都是吃了一惊。

    “黄泉重流……这怎么可能!”

    “黄泉……据说与轮回有关,得饮一口,可洗去一身罪孽……”

    天暗和冥至,都面面相觑。

    黄泉,乃是亡土中的大秘之一!

    玉涡笑道:

    “我和伊璠鬼君他们,已经准备开启祭坛,怎么样,你们来么?”

    她柔波荡漾,道:

    “要不然,你们陪我玩一玩,让我吃饱一点,我就带你们一起去亡土,怎么样?”

    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极致魅惑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