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都市小说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正文 第197章叫姐夫没错
    可恶的是,方爷爷和方奶奶一个劲的怂恿方爸爸,让她娘儿四个去死。

    只有她们死了,方爸爸才不用再给她们出一分钱的抚养费,所有的钱都能拿来养侄子,供他们读书了。

    可方爸爸对方妈妈母女几个还是有感情的。

    跟他父母说,他每个月给他们八块钱的赡养费,多一分都没有了,至于侄子他坚决不养。

    如果他父母还要大吵大闹,那他就不要这份工作了,带着妻女回乡下种田。

    他没工作了,就没人盯着他的工资打主意了,他一家大小也就能过清静日子了。

    方爷爷和方奶奶这才灰溜溜的带着几个孙子回乡下了。

    楚云心里如释重负,还好,方爸爸对自己的妻女还有感情。

    不然如果方爸爸自愿给他父母每个月三分之二的工资,谁出马都没用。

    即便方妈妈打官司能争取到几个孩子的抚养费,可是哪有方爸爸自己做出决定,肯肩负起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的责任让方氏母女心里好受?

    虽然张大姐帮的是方氏母女,可人是她请的,所以楚云觉得这个人情得她来还。

    但她没打算送礼给张大姐,保障妇女儿童的权益是她的工作,不适合送礼。

    而是把张大姐全心全意帮助方氏母女的事迹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发表在江城发行量最大的楚天日报上。

    打算以这种方法感谢她,帮她争取到更多资本,让她晋升路上更顺利。

    方妈妈也想感谢张大姐,没有她,她的家恐怕已经散了。

    特意向楚云讨教,该怎么感谢张大姐,楚云让她做面锦旗给张大姐送去就行。

    方妈妈做了锦旗带着几个女儿亲自给张大姐送去之后,又在娘家买了一只大公鸡和一些鸡蛋来感谢楚云。

    楚云根本就不想收这些礼物,方家那么困难,而她什么都有。

    可是方阿姨执意要给,最后还是收下了。

    那时已经到了四月下旬,再过一天就是四月二十一号,楚帆的生日到了。

    楚云有心想在空间里买一个生日蛋糕给楚帆,可是这个年代没有生日蛋糕卖,只好去国营商店买了不少鸡蛋糕回来代替生日蛋糕。

    当然,除了摆一桌生日宴之外,楚云还有礼物送给楚帆,那就是一只钢笔。

    楚帆虽然在学习上有天赋,但是并不怎么喜欢学习。

    要不是想进入铁路部门开上火车,他不会耐着性子自学,所以收到楚云的生日礼物他并不十分开心。

    可问题是,邱大叔送的也是钢笔,真是太扎心了。

    楚帆暗搓搓的决定,把这两只钢笔在黑市上卖掉,换钱买个篮球或者一副乒乓球拍。

    巧了,陆明轩送他的就是一副乒乓球拍加几个乒乓球。

    这份生日礼物他喜欢!

    陆明轩吃了一块卤牛肉,看了楚帆一眼:“好好自学,只要你能拿到一份过硬的夜校文凭,我就送你一辆自行车。”

    楚帆大喜过望:“只要姐夫说话算数,别说夜校文凭了,就是清校北校文凭我也拼力去拿呀。”

    他现在才刚刚满十五岁,如果今年有机会上夜校,明年这个时候就已经能够拿到毕业证了,那他就有一辆自行车了。

    那时他才十六岁,十六岁就能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会被小伙伴羡慕死吧。

    楚云红着脸一筷子抽在楚帆的脑袋上:“什么姐夫不姐夫的,你再乱叫我打死你!”

    邱大叔连忙护着楚帆,批评楚云道:“你不是早就已经和明轩订了婚,结婚是迟早的事,小帆叫明轩姐夫也没叫错。”

    陆明轩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就是。”

    楚月扬起小脸问:“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要叫陆大哥姐夫?”

    陆明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当然!”

    楚云一副败给他们的表情。

    自从有了自行车的诱惑,楚帆从此学习变得分外努力。

    转眼就快到端午了,江城彻底进入了炎热的夏天,又到了给一家大小添置衣服的季节。

    就又得去找高飞翔买裁缝票了,还得买些工业票,用工业票可以买成品衣服。

    楚云打算以后尽量少给陆明轩和邱大叔在裁缝店做衣服了,就给他们买成品。

    虽然国营裁缝店的裁缝师傅手艺很好,做出来的衣服和商店里买成品没什么区别。

    但是这个年代在人们眼里,只有在商店里买的成品衣服那才叫高档衣服,在裁缝店里做的衣服档次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虽然陆明轩父子两个不讲究这些,但她要替他们讲究。

    两个人都是高知,还经常要跟外国友人进行学术交流,穿的不上档次,丢的是他们牛气哄哄的单位的颜面。

    至于她姐弟三个,在裁缝店做衣服就可以了。

    去找高飞翔买工业票和裁缝票,自然得给他准备货物。

    还是准备的各色的确良,不过这次给了他三十块布料。

    两人已经合作了好几次,楚云对他非常放心,每次给钱他从不拖欠。

    所以还是约定一个星期之后她找他拿本钱和分成。

    高飞翔把早就准备好的工业票和裁缝票给了她,问她能不能弄到口红和女式凉鞋,这两样东西要的人不少。

    并且问她还弄不弄得到蜂蜜和西洋参,这些他也要。

    楚云统统回复没有。

    这家伙在得寸进尺,一步一步试探着让她拿更多的货出来。

    可问题是她不想赚太多钱,花都花不出去。

    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楚云忍不住进入淘多多页面,搜索口红。

    大牌口红她肯定不会买来给高飞翔卖,那她得亏死。

    可是平价学生口红可以考虑一下,这类口红价格超低。

    虽然早就知道这类口红价格超低,但是当看到价格时楚云还是吃了一惊。

    不少口红只要几块钱一支,甚至有的领了红包再去买,只要一分钱。

    楚云眨巴着眼,在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自己要不要买些便宜口红拿去给高飞翔卖。

    虽然这个年代挣了大钱花出去的机会不多,但是钱财动人心,楚云之前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买那种领红包的口红,每支一分钱,把所有这种口红一网打尽,能买一百支吧。

    哪怕高飞翔一支一元卖出,自己也能净赚不少呢,正好把这笔小钱用来给一家大小添置夏天的凉鞋。

    楚云说干就干,跑到路边的小树林里把淘多多页面里凡是做活动的学生口红全都下了单。

    不一会儿,她手头就有两百多支口红。

    在买这些平价学生口红时,楚云顺便给自己买了一支樱花色大牌口红。

    这种颜色的口红抹在唇上几乎看不出抹了口红,可是又能让嘴唇显得特别好看。

    买好口红,楚云在树林里的草地上坐下,把口红上的商标日期处理干净。

    当楚云拿着那两百多只口红去找高飞翔时,他惊诧的问:“你这么快就搞到口红了?”

    楚云白了他一眼:“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到这么多口红。

    这些口红是我老早就搞到了,只是犹豫着要不要交给你卖,因为这些口红拿价不便宜。”

    高飞翔拿着一只口红仔细端详,这么好的包装,哪怕是在专供外国友人的友谊商店恐怕也很难见到。

    再闻闻味道,看看颜色,在手上试涂,甩他接触过的那些高档口红好几十条街。

    “这些口红你拿价多少钱?”

    楚云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只看见有百雀羚、雪花膏,蛤蜊油卖,再就是蜂花洗发水和护发素。

    其他化妆品没见过有卖的,因此对这个架空的六零年代的口红卖什么价她一无所知,于是斜睨着他:“你猜呢?”

    高飞翔猜测道:“你这口红的质量包装这么好,没有五块钱估计拿不到货。”

    楚云狂喜,没想到他估价这么高。

    但她脸上一点都不显露:“你眼睛真毒,猜的真准,我这口红全都是五块五买回来的。

    进价这么高,你说我们卖多少钱一只比较合适?”

    楚云有点担心,在这个人均工资只有二三十块钱的年代,几块钱一支的口红也不知好不好卖。

    “至少十块钱一支。”

    高飞翔说的轻飘飘,可楚云却听得如雷贯耳。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专供学生的廉价口红,到了这个时空居然成了奢侈品的存在。

    她也没问高飞翔卖不卖得掉,既然他向她要口红,而且敢定这个价,那他肯定有销售渠道。

    楚云搓了搓小手,和他商量:“能不能把货款和分成在端午节之前给我,我刚才没有想到端午节那天要逛街,得花钱。”

    高飞翔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端午节是在六天之后,而他们两个先前约定的日期是一个星期之后,也就提前一天,问题不大。

    端午节的前一天,楚云从高飞翔那里领到了的确良和口红的本金以及分成,到手大几千块钱。

    楚云拿着钱欢天喜地的走了,高飞翔目送着她纤瘦窈窕的背影,忽然觉得特别不舍。

    拿到钱的当天下午,楚云就去商店里买了罐头、红糖和绿豆糕以及两瓶中档酒给余副厂长送节礼。

    这个年代,市面上没有粽子卖,人们在国营粮店里凭着供应证买了糯米和粽子叶回来自己包粽子。

    楚云不会包粽子,于是在空间里给余副厂长家买了十个红豆沙馅的粽子。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余副厂长对她姐妹的帮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逢年过节她都会给余副厂长送礼。

    因为是下班去的余副厂长家,所以余副厂长两口子和余建民以及他女朋友全都在家。

    楚云敲门时,给她开门的是余建民的女朋友温红。

    温红盯着楚云手里的礼物,问:“你找谁?”

    余阿姨在屋里看见了楚云,忙热情的招呼:“是云丫头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

    说话间已经走到跟前,把堵着门的温红挤到一边去,和随后而至的余副厂长一起把楚云迎了进来。

    坐在客厅木沙发上的余建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云。

    自从大年初一见过一次楚云,到现在再见她,觉得她变化不小,这才几个月,居然就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虽然只穿了一件白色印小花的棉布连衣裙,脚上穿的也不过是双黑色手工布鞋,却难掩她浑身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不仅仅因为美丽,更是她身上因为散发出来的那种沉静如水的书卷气质。

    温红见他呆呆注视着楚云,心中不悦,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这才让他还了魂。

    当初余建民能看上她这个穷家小户的女孩子,不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

    所以她是很怕余建民看见比她更漂亮的女孩子会见异思迁,那她怎么办?

    她可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攀上余建民的。

    虽说余副厂长夫妻俩根本就看不上她,可是那又怎样?

    只要她和余建民结了婚,余副厂长不得照样帮她把户口从乡下转到城里,并且在纺织厂给她安排一份工作。

    她们家,就她爸是城镇户口有工作,她母子几个全都是农村户口。

    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过上好日子,只能靠自己的美貌。

    楚云对温红的心里戏一无所知,把给余副厂长家准备的礼物全都放在饭桌上,笑着道:“明天就是端午节了,提前祝余叔叔余阿姨全家安康。”

    余副厂长和蔼道:“你姐弟三个也是。”

    又责怪道:“提几个粽子来就行了,干啥买这么多东西!”

    楚云笑着道:“过节嘛,难得送次礼。”

    余副厂长知道她稿费收入高,这些礼物对她而言不是什么负担,也就客气一下而已。

    然后转了话题,问她在新单位的近况,当然,还有楚月的学习情况。

    楚帆就不问了,他就在纺织厂工作,他的情况他还是清楚的。

    其实这些话题五一节楚云来送礼时就已经聊过一遍了,可他一个长辈和一个晚辈实在没有共同话题,不聊这些聊什么?

    楚云笑着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起身告辞,说要回去给弟弟妹妹做晚饭。

    余副厂长两口子听她这么说,即便有心想留她吃晚饭也不好留,于是把别人送他们家的两条白鲢拣大的一条让她带了回去。

    楚云刚回到家里董爷爷就来了,这次来是给她家送咸鸭蛋和鸡蛋来了。

    这些鸭蛋还是他一个月前找村民买的,腌好了就给送来了。

    楚云收下了他那些咸鸭蛋和鸡蛋,送了他两包红糖和在空间里买的粽子以及一块五花肉让他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