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吧,给作者一个小时,半个小时恐怕够呛,一个小时再看吧

    杀!

    该说的,都已经说尽了。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恩仇了。

    双方的立场很明确,一方要全歼了敌方,而另一方要在这场伏击战之中死中存活。

    因而伴随着血甲将军话音落地之时,但闻一声暴喝之声,气机牵引之下,双方一同出手。

    谷地上方,陌刀军的那一柄柄长的可怕,同样锋利的也惊人的陌刀,被纷纷的扬起。在月光之下闪烁着夺目的光华,和无与伦比的锋芒。

    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

    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而另一边,右威卫大军也同样纷纷扬起了他们的长枪。就这样一步步上前,每踏进一步,那迎面,扑天而盖地而来的庞大压力,便又自厚重了一层!

    与此同时,下方刚刚一直在谷底,为右威卫大军提供中远程火力掩护的右候卫大军,也开始向上强攻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