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之中曾经有一句话:“我猜中了这个故事的开始,我将上帝赋予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你,但我却没能料到这个故事的结局。”

    此时此刻,朝廷的这位被称为梁将军的骁将,也同样有相同的感触。

    界桥北,两军阵前,一场由她亲身参与,并为其中之一主角的斗将,他的确猜中了开头。

    幽州一方,大将内史胜并没有应邀下场,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员白袍小将。

    而他却由于过于高估了自己,或者说是低估了来人,于是猜错了结尾。

    一个回合!

    但见那耀眼的血色光华,如惊涛骇浪一般咆哮,将所遭遇到的一切,包括他手中的长柄战斧都摧毁之时。

    仅仅只走了一个回合,梁将军便直接被白袍小将手中的血色长袍洞穿了咽喉,枪挑于马下!

    事实上,不光是这位梁将军没有猜到结尾。大将军王延童也同样没有料到,这次信心满满当仁不让,第一时间站出来的手下居然会废物成这个样子。

    你要是真废物,就老老实实的在后面当废。

    上去才走了一个回合,这和送人头有什么区别?

    这自己搭上一条命不说,还害的王延童这边颜面无存。

    这不,这人一死了,内史胜这边就开口了,以那梁将军的死,对王延童嘲讽调笑道:“王将军有心了,知道当前天下大变,我手下将领正缺乏功绩。所以才特意不辞辛劳,不远百里相送。

    实是让本将和手下感激涕零。

    不过下次再有这种好事,王将军你千万别如此客气。让人来知会一声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自己会亲自到王将军营前去取。”

    不得不承认,内史胜这张嘴真损起来的时候,这是一点精于此道的人差是多少。反正羞怒之下的王延童这边,是被内史胜的话直接给气个一佛出世,二佛冲天。

    要不是心中还惦记着任务,怕是早就亲自出马,用手中的刀给对方一个好看了。

    “……呵呵呵,内史胜,你能得意的日子,也不过这几日的光景了。希望等你败亡之时,还能继续笑得这么灿烂!”

    强行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到了句狠话。而王延童便不打算给对方在这一应相关上,继续纠缠自己的机会。反手一挥,便带着麾下的兵士撤离。

    没错,撤离!

    你能想象吗?

    王延童带着兵来到别人营门口溜了一圈,丢下了自己麾下将领的尸体,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撤走了。

    一时间,不要说是幽州一方了,就是王延童自己麾下的兵,都有些不明觉厉。

    当然,下面的人心中迷茫,不代表上面的人也不解。

    事实上,知道了对方计划具体的内史胜其实就非常清楚,对方为何会有这种迷之操作。也同样能猜得到,接下来,这王延童又会有如何打算。

    不过有道是看破、不说破。

    白礼那边还准备等着他这里将计就计,将朝廷一方的人引入陷阱之中,彻底将这两卫,以及其下属八府折冲给斩击杀绝呢。

    因此内史胜自是选择装糊涂,任由对方施展。

    于是在朝廷一方的人离去之后,便带兵直接回军营,开始吩咐埋锅造饭。

    而另一边,王延童在领军跑出一段距离之后,见内史胜没有率兵追来,也不由暗道对方老练。

    示意了一下,让自他们之后出营,埋伏在这条路上的人继续隐匿之后。便又调转枪头,再次杀向内史胜所属大营。

    而这一次,王延童干脆连招呼都不打,也不等内史胜这边带着兵从大营之中冲出,便吩咐左右出手。并亲自弯弓搭箭,将箭矢射向内史胜所属大营里面。

    箭如疾雨,又快又急!

    几个呼吸之间,王延童所部便向内史胜大营之中,投射了数万支厉箭。差不多合着每人最少射出了四支。

    而面对如此不讲武德的打击,不恼怒那反倒是不正常了。

    因此也不等王延童这边再次酝酿,并且进行新一轮出手,内史胜便亲自组织营中的镇北军反击,并领军杀出。

    誓要给王延童所部一个好看。

    但见打击力度甚至还尤有甚之的箭雨,自营中向王延童所部挥洒之时。营门口的一扇扇拒马被人移开。而后内史胜便一马当先,亲自持枪率军杀将而来。

    而面对带兵杀来的内史胜,王延童又一次的选择了上计。

    三十六计的那个上计。

    直接脚底抹油,带着兵窜了。

    有道是归师务掩、穷寇莫追。

    为了避免敌方狗急跳墙,也为了防止追战的途中遭遇到敌方的埋伏。因而大多数将领,在追击战的时候,通常都不会选择太深入。

    也就说不会追的太急,太远。

    而此次,内史胜的选择就和大多数将领一样。虽表现的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但还是在追出了几里路,留下了王延童所属些许人之后,并选择了收手。

    重新带兵回营。

    然内史胜这边收手了,不代表王延童这边会收手。

    就在他这边彻底的摆脱了内史胜方的追兵之后,来到埋伏之地,和埋伏之地的人马交换了一下之后。竟又选择提马回转,调转枪头杀了回去。

    而且回去之后,依然不讲武德。

    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又开始张弓搭箭,对着内史胜所部所在大营挥洒箭雨。

    这次甚至还用上了火箭,火雨下,当场就将营中不少东西给引燃。至使一时间,火光四起。

    当然,大营之中人这么多,这又是白天人都醒着。而且最关键的是,有经验的为将者,在选择安营扎寨的地方的时候,就已经将各方面都考虑上了。

    其中自然也有火攻。

    因而不多时,这由火箭而引起的火势,便被营中的守军化解、消散于无形。

    不过这明面上的火是熄灭了,但是镇北军一众军士心中的火却越来越旺。

    有完没完,这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就是秋决的犯人,临行之前还得让人吃口饱饭。合着我们这连这些犯人还不如了是吧。

    还等什么,做了它呀的!

    因而很快,以内史胜为首的镇北军,便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移开了营门口的拒马,杀出了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