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王宫之前。

    伴随着莫车单于的头颅被面具人摘下,如同泉涌一样的鲜血,自莫车单于那无头尸体的断颈处奔涌而出,染红大地。

    使得王宫之前,温度因匈奴一方三位天人境界的高手身上狂涌而现的杀气,顷刻之间便像是低了十多度。

    让人手脚冰凉僵硬的同时,也感觉呼吸困难不已。

    然后也不等一众匈奴卫士自这负面状态之中挣脱出来,但见一冰冷彻骨的死字,自青衣天人男子口中而出。

    三位天人高手便一同动手,随着双头苍狼、四翅金鹰、和魔刀法相齐出。成三才方位,化作天罗地网,对着面具人便围杀了过去。

    天人境界高手本就有着行走的天灾之称。

    而匈奴方的这三位天人高手,又全部都是天然之中的佼佼者,三花大成境界的存在。

    再加上人数有三个之多,又是含怒出手。

    因此在这一刻,天地都为之失颜,那之前无论如何,也无法在一时半刻间驱散的迷雾,也同样在三人的狂攻之下,开始撕裂。

    而面对三为天人境界高手如此可怕的攻击,面具人丝毫未乱。

    事实上,再出手摘下莫车单于的头颅之时。面具人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接下来会面对的是什么。

    因此就在三位天人这边刚刚有所动作之时,面具人便直接化作了一道风,像个三所的薄弱之处,杀了过去。

    准备突破三人的封锁,先行撤离。

    没错,就是撤离。

    他现在是刺客,又不是狂战士。

    讲究的是一击不成,便立刻远遁。既然任务已经完成,自然也没有必要将精力和时间,浪费的其他人的身上。

    更何况,这里可是龙城,匈奴人的大本营。而且他刚刚还将匈奴人的单于给杀了。

    这要是稍有耽搁,怕就变成了群狼弑虎之局。

    到时候,一旦匈奴一方的高手全部都赶到,纵然他有通天之能,怕也难以逃离。

    事实上,之前莫车单于身边的三位天人境界高手虽然棘手,但面具人也不是没有一战之能。

    然而都需要时间,而面具人所缺的恰好就是时间。

    所以才有之前的那些小手段。

    而面具人的想法,自然也同样瞒不过匈奴那三位天人的眼。

    事实上,其实之前,莫车单于被杀之后,这三位天人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原地不动,和王宫之中赶来的卫士一起,死死地将面具人钉在原地。

    待匈奴一方的其他高手齐聚于此之后,再行出手将面具人拿下。

    不过怎么说呢,天人也是人,也受情绪的影响。

    莫车单于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被人宰了,这要是拿凶手的时候,还要借于其他人之手。

    那他们的脸还要不要了?

    这真要是说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因此他们三位天人才连片刻都等不得,便一同悍然出手。

    准备和三人之力,将凶手拿下。

    至于说会不会因此,而导致的面具人的逃离……

    能修炼到天人境界的,哪个不是天之骄子,哪个没有三分傲气?

    三个人联手还让凶手给逃了?

    这种不自信的念头,他们连有都不会有。

    书归正题。

    不提匈奴一方三位天人心中所想。

    其中青衣天人眼见面具人所选择的,要突破的方向,竟然是自己所在之处之时。

    是既喜也同恼。

    喜是自己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亲手将戏耍了他半天的仇敌给碎尸万段。

    恼的是,己方明明有三个人。而面具人却偏偏选择自己的,这是摆明了觉得他在三人之中最弱,这是看不起他呀!

    因而也不多言,反[八一中文网 ]手间,便招式再变。

    伴随着其双手一张,他身后的双头苍狼法相,便张开了那两张满是獠牙巨口!带着无与伦比的锋芒和残忍,对着面具人便扑杀、撕咬了过去。

    死!

    好可怕的青衣天人。

    好可怕的双头苍狼法相!

    但见青衣双手绞杀之间,目视之处的整片天地仿佛都在这一刻被凝结封锁。

    而那双头苍狼法相张着獠牙巨口扑来之时,更是让人感觉自己被万千把绝世神兵,抵在身体之上,随时会被刺入,而后千刀万剐一般。

    旁者,所观者尚且如此。

    面具人这被攻击者,所要面对的大恐怖究竟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因此一时间,所有旁观者都不看好面具人的脱逃行动。认定了就算是面具人有通天之能,也无法突破青衣天人这边的封锁。

    然而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但见面对青衣天人可怕的攻击,面具人这边不退反进。丝毫未作任何避让,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迎了上去。

    一指点出。

    霎时间,天崩地裂。

    以面具人指尖为中心,无数细小的裂纹开始向青衣天人处蔓延。

    直接打破了青衣天人对天地的封锁。

    而后也不等青衣天人这边有所动作,面具人又是一指点出。

    仿佛像是自九霄之上而来的厉风,便直接自面具人的指尖,倾泻而出。如同浪潮一样,对着青衣天人便咆哮而去。

    直接将青衣天人的双头苍狼法相吹碎,泯灭在呼啸的狂风里。

    而后同样又是一指,青衣天人整个人便直接倒飞而出,如同一颗重型炮弹一样,瞬间便砸穿了数栋濒临王宫的建筑,淹没在一堆碎石破砖里。

    这是……

    眼见己方的高手,竟然在三指之间,便被面具人重创。

    匈奴一方面的人一时之间脸上皆不由露出惊骇之色,哪怕是另外两位天人境界的高手,也是一样。

    毕竟相较于旁人而言,没有人能比他们更加清楚,那位青衣天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

    而现在,居然不过在火石电光之间,就败于敌人之手,那面具人自身的实力会有多强!

    不提匈奴一方心中的惊骇之情。

    另一边眼见头前已经再无拦路者,面具人便直接身化狂风,开始远遁。

    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然跨越了上百丈的距离。

    而这时另外两位天人高手也终于开始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