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修真小说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正文 第437章 商千户的底牌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似乎是城北,而商千户负责的是城南吧。”

    显然,愉园之中有认识商千户的,因此也不等玉姑娘这位主人开口,便有人率先站了出来,率先质问道:“敢问究竟是何要事?竟让商千户带人异地办案,擅闯私人属地!”

    诚然,铁卫在幽州的权力确实很大,遭人忌惮。

    但是忌惮归忌惮,不代表园中之人就彻底怕了铁卫。

    毕竟能被玉姑娘看上并且邀请的,都不是一般的角色,其中自然就有不怕铁卫的,更有家里和铁卫不对付的。

    就比如说现在开口的这位,家中其祖父官拜的就是幽州长史,同时也是北地有名的大儒。

    在北地颇有威望。

    之前因为一些事情,和幽州铁卫大统领心生间隙。上承下效,所以他们两家下面在其后的一段时间到现在,也一直不对付。

    这不,见商千户带着人直闯愉园,这位公子便直接站了出来,与商千户针锋相对。

    而面对这位公子的质问,商千户则面色变都未变,平静地扫视了一眼对方之后,继而不咸不淡道:“不劳华公子费心,本官在来之前,已经知会过北城的周千户了。所以所谓的越界执法,自然是不成立的。

    至于说擅闯私人属地,怎么?难不成……这愉园就不是我幽州之地了吗?我铁卫奉侯爷之令,有监察幽州之则。就是城守、郡守府都入得,难不成……这小小的愉园,就入不得了吗?”

    “本公子可没这么说,”华公子不落话柄道:“不错,铁卫却有监察幽州之则,但是也不代表侯爷允许你们肆意妄为!这愉园商大人你们是进了,现就请商大人给给说法吧。

    如商大人拿不出一个合适的由头来,到时候就休怪本公子转告家父,让家父上表,咱们侯爷面前,一起来说道说道!”

    “华公子这是在威胁我?”商千户冷声道。

    “随商大人怎么认为,”华公子针锋相对道:“商大人觉得是,那就是好了。”

    “华公子,商千户,切莫为了些许小事而伤了和气。”

    见火候差不多,在继续针锋相对下去,怕事情就真的闹大了。而玉姑娘最怕的就是事情闹大了? 导致这里的一切都被放置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

    因此便连忙出来做和事佬? 做了个万福,将华公子拉到一旁安抚的片刻之后? 继而对着商千户道:“商大人? 华公子也是一时义愤,还望商千户不要计较。

    小女子就是这愉园现在的主事者? 如商千户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或是什么要求? 尽可向小女子提? 小女子定当知无不言,尽可能的配合。”

    “……姑娘就是玉观音,玉姑娘吧,”商千户闻言就这么端详了玉姑娘片刻之后? 继而挑眉道。

    “商千户也知道小女子?”玉姑娘闻言心中不知怎么的一突? 继而不动声色道继续微笑道。

    “既然玉姑娘这么配合,”商千户并没有回答玉姑娘的话,而是直接道:“那本官也就直言了。想来玉姑娘也听说了,昨晚南城的乱子了吧。”

    “略有耳闻。”

    其实早在见到商千户带人直闯愉园的时候,玉姑娘心中就为之一突。

    好在后想到了自己已经将? 可能使得自己暴露的王百户灭了口。同时据之前在愉园之中得到的消息,她的侍女也确实是身死? 样貌全毁。

    玉姑娘便重新将自己的那颗心又放回了肚子之中。

    然而现又见到商千户那看向自己玩味的眼神,和听到其在当自己的面前提到了昨晚之事? 玉姑娘还是不由再次心中涌现出了一丝不安之情。

    “说来也是惭愧,”商千户自是不知玉姑娘此时心中的反转? 继续道:“就在昨晚? 有几人在南城掀起乱局? 然后趁乱潜入我千户所。于地牢之中杀死了本该今日送到总署的要犯。并当着本官的面逃离。后虽本官带着人直追,但是却还是被走了一人。”

    “……商千户和小女子说这些做什么?”玉姑娘故作不解道。

    “不得不承认,这伙人确实是有些手段,”商千户还是没有回答玉姑娘的问题,直接道:“从行动开始到结束,做的相当干净。哪怕是本官好不容易追上一人,也因为其在最后关头直接服毒,而导致本官无功而返功。”

    “所以……商千户到底想说什么?”玉姑娘再问道。

    “不知玉姑娘可知道,本官最后追上的那人,不光是人死了,而且容貌也尽毁?”商千户继续无视玉姑娘的提问,反而反问道。

    “小女子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玉姑娘这边久久得不到商千户的回答,也逐渐的开始有些不耐:“小女子现在想知道的是,这一切和小女子的愉园有什么关系?竟惹得商千户不惜越界,也要直闯愉园?”

    “玉姑娘别急,”商千户轻笑道:“听故事,要有耐心。要不然,很容易就会错过些很重要的东西。”

    “原来商千户出来给小女子讲故事,那这阵仗未免有些大了些,”玉姑娘绵里藏针道。

    而商千户就好像是没有听懂玉姑娘言语中的讥讽,于愉园中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继续道:“当时人死的时候本官就在想,见事败露,自杀本不足奇。但是死的时候,还选择毁掉自己的容貌,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除非……这个人的相貌,有着非同一般的秘密。一旦被人知晓,会产生连她的死,都比拟不了的后果。

    所以这个人才会在自尽的时候,选择了那种能够同时毁掉自己容貌的毒。不知玉姑娘,觉得本官这个推论如何呀?”

    “不如何,”玉姑娘冷声道:“小女子对此也不感兴趣。”

    “哦?那本官要再说一事,想来玉姑娘应该会感兴趣。”商千户也不等玉姑娘这边说些什么,便继续笑眯眯的道:“玉姑娘可知道,虽然之前被关押在牢房之中的那几个重要犯人,并未吐露太多。但是本官却侥幸在其所在的胭脂铺之中,搜到一样东西。

    那是一种特殊的五石散,如果本官的调查没有错的话,在整个渔阳城之中,只有玉姑娘这里,有此等五石散的存在!

    不知玉姑娘对本官的这个消息……可否感上一丝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