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白礼所言一样,这终归是镇西侯府自己的家事,哪怕之前的插手是乐重请求的,白礼也不好过多参与。

    以免显得反客为主,图惹人生厌。

    因此在见自己所派出去的两位天人境界的高手,一人直接将十公子身边仅剩的那位高手锤的只剩一口气了。而另一个人,已然将位于祖庙周围的叛军给直接击溃。大局显然已定之时。

    便将场上的主导权直接还给乐重,而后便相当洒脱的离开。

    没办法,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来在接下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乐重这位世子怕是都没有时间来招待白礼。

    即是如此,那白礼到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去办些自己的私事。

    比如,见一见那位长孙家的公子,以及再斩朝廷一臂!

    没错,就是在斩朝廷一臂。

    既然陆九重都已经将大行司这边的机密都差不多一清二楚了,那碎铁衣等人的行踪,自然也更瞒不住他这位拱卫司的指挥使了。

    所以那封自京城的来信之中,除了有长孙无忌的计划具体之外,还附有碎铁衣等人的行踪和目的。

    对于碎铁衣这个人,旁人不了解,白礼还能不清楚吗?

    这可是大行司在行动方面最锋利的一把刀,也是白礼记忆之中,大行司方面,最令人头痛的那几个人之一。

    遥记得在游戏之中,龙蛇陆起,朝廷局面崩坏之时,大周之中出面力挽狂澜的人里,其中就有这位碎铁衣,碎大人。

    由于他的每一次行动都会给大周一方的敌人后方,带来超乎想象的破坏。

    为此,他也成为了常年高居各方势力,用于悬赏朝廷一方的人的榜单榜首几位。不过由于其实力高强,而且为人谨慎的关系,高昂的悬赏金额从来没有人领到过。

    最起码,在白礼穿越之前,他还活跃在人民的视线里。

    现在既然有机会将这个人永远的留下,那白礼自然是不会吝啬于出手,将这个未来可能的麻烦永远的留在这西凉!

    不提心中已做了决定的白礼。

    另一边,乐重的援军终于赶到了。

    那是西凉三大王牌军队之一的鬼蝠卫,也是乐重手中最强的力量。通过乐重所掌握的一条暗道,直接潜进了城中。

    然后在奉命留守暗道出口,等着他们的管事的带领下,兵分两路。一路去解决城中的叛军,而另一路直达祖庙这边。

    作为三大王牌军队之一,相对于普通部队而言,鬼蝠卫拥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哪怕是武威城之中叛乱的西凉军士本就是军中精锐也是一样。

    因此伴随着鬼蝠卫的到来,很快,城中的乱军便相继的被打散。其中哪怕是兵锋最胜,队中有骁将领导者,也不是鬼蝠卫的对手,最多不过坚持三个回合,便被击垮。

    所以不多时,武威城的城防便已然易手,归于鬼蝠卫掌管。

    而另一边,祖庙处,这一支鬼蝠卫来的就稍稍晚了些。等他们到了,祖庙这边的胜局已然确定。

    跟随十公子的叛军,已然全部都被白礼所带来的天人境界高手给解决。而十公子所依仗的两位天人,其身边真正投靠他的那位天人,直接被白礼的人当着他的面,用拳头硬生生的给锤死了。

    头颅都被硬生生的锤烂!

    而另一位,自被击飞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过。

    想来不是逃了,就是也遇难了。

    不过从之前远处所响起的一连串的剧烈的轰鸣声,以及即是远在此处都受到波及的局的冲击波来看,怕是逃了的可能性不大。

    这也标志着,十公子的退路已被斩绝。他之前所打算好的,就算是谋划失败,也可以在两个天人境界的高手的护送之下杀出重围的打算,正式告破。

    一时间,十公子的脸色自是难看到了极点,心中已在无其他心思。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乐重看着被押到自己面前的十公子冷声道:“十弟。”

    “多说无益,成王败寇而已,”十公子可能也是已经接受了现实,因此并没有在这上面纠缠,而是直接光棍道:“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太早了,对我而言,这一切确实是已经结束了。但是对你而言,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镇西候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朝廷、三大邪教、西域十二国的人,可是都盯着你呢!”

    “多谢提醒,”乐重淡淡道:“不过十公子你现在还是考虑一下,如何应对问责吧。里通外敌,杀父弑兄,损毁祖庙,纵兵夺城!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罪孽滔天、遇赦不赦的大罪,就算你是我弟弟,也一样不可饶恕,难逃制裁!”

    “不过一死而已,有何俱之,”十公子到也光棍道:“倒是世子你,你做好死第二次的准备了吗?他们谋划隐藏了这么久,结果却因他们而毁于一旦。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所以珍惜你接下来,为数不多的时光吧。”

    “你现在也只能逞这些口舌之力了,”乐重面无表情道:“至于你说的他们,就算是他们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们的!”

    目送手下人,将十公子押走,乐重终于将目光收回,转移到了大公子等人的身上。沉吟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道:“好了,十弟之事,自有王法处置。现在也该谈些正事了。”

    “世子请讲,”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历了那么多,虽然满心疲惫,但形势比人强,还是在只能恭维了一句,便在第一时间竖起耳朵来倾听。

    乐重直接了当道:“第一件事,所谓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更何况在外还有西域六国虎视眈眈,扣关犯边,这西凉之地,就更是需要一个主人了。”

    “世子说的甚是,不过世子既然康复了,那么此事也无需再议了,”一位西凉重臣闻言便直接站了出来道:“毕竟世子本就是侯爷所指定的继承人。”

    “你们的意见呢,”乐重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扫向其他人,继而道。

    “这……我等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说刚刚,武威城是在十公子的控制之下。那么伴随着鬼蝠卫的进城,现在的武威城,就是在乐重的掌控之下。

    十公子高光之时,他们都没几个人敢反抗,就更不用说是乐重这个本就名正言顺,继承镇西候衣钵的世子了。

    因此见乐重问道,一个个便纷纷表态,表示支持乐重继位。

    见此,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如此,但乐重脸上还是不由扬起了一丝笑意,继而道:“既然诸位臣公都同意了,那本世子不推辞了。等回去之后,就麻烦诸位开始进行操办。毕竟本世子和诸位臣公等的起,可是我西凉的数百万臣民,以及边军的将士可等不起。”

    “明白!我等一会就开始准备安排,”西凉一干重臣连忙应声。

    “第二件事,和十弟同谋,杀害父候者之人,要尽快找到并确实他们的身份。我父候不能就这么死了,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和势力,都必须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