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

    一位天人级别的高手全力奔逃之下,其速度就是宝马龙驹也难以望其项背。

    因此几乎在几个呼吸之间,这位大行司的司正便逃出了这座小镇,向着死亡沙漠而去。

    而那几方势力的高手,显然是不可能任由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所以在回过神来之后,便纷纷以丝毫不弱于那位大行司司正的速度,向着死亡沙漠方向追杀而去。

    死亡沙漠。

    虽然对普通人而言,可能是险地。

    深入之后没有足够的运气,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但是对于陈轸这种天人级别的高手而言,却也不过如此。

    只要是小心点,躲着死亡沙漠之中的那三样对天人级别的高手而言,都算是令人头疼不已的东西走,那就和出外踏青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那是平时,面对后方紧追不舍的追杀。陈轸反倒是希望自己能够碰到死亡沙漠之中那三种令人头痛的东西,那就是黑沙暴、巨型死亡之虫、以及一种被称为死亡行者,沙漠毒蝎。

    因为只有凭借这些就连他们天人级别强者都忌惮的凶物,才有可能让陈轸摆脱那些跟随在他后面,紧追不舍的敌人。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这都三天了,这三样被他寄予厚望的凶物,陈轸竟然一样都没有碰到。

    这也让被后面的敌人越追越近的陈轸,不由心急如焚。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飞驰之间,一抹带着凄冷之意的刀光突然自背后无声无息的斩来,哪怕是陈轸在千钧一发直接让过了其锋芒,但还是被其余波扫到,让身体再染上一抹血红!

    这也让在数位天人级别的高手的追杀之下,奔逃了连续三天的陈轸明白,自己不能再这么继续逃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怕是没等他逃出升天,光子身上所受的这大大小小的创伤,就足以将他的血给流尽!

    在这种情况之下,念头急转之间,陈轸只能选择忍痛将自己手中的藏宝图,当做饵,来引开追他的那些敌人的目光。

    因此就在后面以大月氏为首的,各方势力的高手,追杀中准备再次出手之际。只听陈轸一声大吼:“终日打雁,今被雁啄,陈某今日认栽!你们不是要瀚海国宝藏的藏宝图吗?图现在就在这里,你们去取吧!”

    一声暴喝,紧接着,那被分成四份的藏宝图便直接被陈轸迎风一撒,顿时就随风四散,飘向四处。

    而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果然如同陈轸所以预料到的一样,人以后有的是机会杀,但是这瀚海国宝藏的藏宝图一旦被风吹跑,这茫茫的大沙漠之中,再想找回可就难了。

    因此哪怕是上去还不知道这图究竟是真是假,这临时所组合起来的几方势力的高手,还是暂且停下了追逐的脚步,分几个方向分别向那几张正随风飘摇的藏宝图扑去。

    呼吸之间,几位高手便直接越过了数十丈的距离。藏宝图便到手,四家势力刚好一家一张。

    当然,大月氏一方的高手不是没有想过,要仗着自己一方有两位天人级别的高手,就抢两张在手。

    只是考虑到这么做很可能会成为众人之矢,再加上当时还不知道这图的真假,因此也就没有在这上面耍小手段。

    而伴随着藏宝图到手,接下来所要做的,自然就是鉴定图的真假。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了,陈轸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因此接下来,便又到了彼此对峙的时间。

    一个个刚刚还联手一致对外的天人级别高手,现在却又剑拔弩张起来。

    不提接下来,几人如何决定着瀚海国宝藏的藏宝图的归属。

    另一边,疾驰中的陈轸见几人果然没有追过来,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不过他也明白,现在还不是完全放松的时候,万一几方势力的人在发现奈何不了彼此之后,或是干脆先放下争议,达成临时协议,怕还是会继续追来。

    因此脚步不得丝毫停顿,继续向着死亡沙漠另一个方向,大行司的一处据点而去。

    陈轸的速度很快。

    先前由于处在追杀之中,因此行进间蛇皮走位常有,有时还要在一定范围之内转圈。因此哪怕是以他天人境界的实力,全力跑了三天都没有跑出死亡沙漠来。

    但是现在则不然,无敌人在后面追杀,这位大行司的司正自然会选择以直线的方式,在最短时间内离开这片死亡沙漠。

    因此在辨认了一下方向之后,不过两天的时间,陈轸便彻底的走完了剩下的路程,直穿死亡沙漠,到达了位于死亡沙漠边缘,隶属于于阗国境内的一处客栈之中。

    终于算是走出来了。

    望着不远处屹立于风沙之中的那处客栈,哪怕是以陈轸的城府眼中都不由闪过一丝庆幸之色。

    没办法,面对数位天人级别高手的围杀,哪怕是陈轸对自己的实力再有自信,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九死一生之局。

    而现在,他终于逃出生天了。

    这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哪怕是陈轸也不由为之庆幸。

    不过现在想想,当时还真是凶险。稍微踏错一步,他怕是就要永远的留在那小镇,或者是死亡沙漠之中。

    为之后怕的同时,也让这位大行司的司正心中暗暗发狠,大月氏、拜火教、于阗国和大欢喜宗。

    咱们走着瞧,到了算!

    这些日子你们赐予我的,我会一笔一笔的好好记着。再未来的日子里,我会和你们一一清算!

    不提陈轸心中如何发狠。

    眼见自家的据点就在眼前,已经奔波了多日,都没有捞着休息陈轸。自然想赶快的进入其中,洗漱一下自己身上的风尘,然后美美的吃一顿,然后再休息。

    因此几步间,便来到了客栈的门口,准备踏入其中。

    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他的专业素养和察觉出一丝不对来。

    那就是太静了!

    除了风沙的呼啸声之外,耳边竟然在无一物,这……

    顿时让陈轸直接暂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目光凝重的看着眼前这座客栈。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客栈之中突然传来了声音:“陈大人,外面风沙这么大,怎么不进来坐?我这里可是已经备上了一桌好酒好菜,恭候你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