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怪官月和贺鲁会有如此表情。

    正所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身为一国之主,身系一国之安危,就更不可妄动、犯险。

    可是现在,他们认为的最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他们的眼前,也就怪不得他们会不解和讶然了。

    “则罗……国主?”

    相对于官月和贺鲁,白礼就淡定多了。毕竟他可是非常清楚,这瀚海国宝藏的价值。

    其中的几样珍藏,一旦暴露出去,别说只是一个龟兹国的国主,就是西域十二国,乃至中原的人全部都来了也不足为奇。

    不过面具人身份的暴露,倒是解了白礼之前的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何之前,这拍卖行可能会闹得这么大,龟兹国一方居然都没有派人来查看。

    想来是这位国主之前交代过了的缘故。

    然而这位国主当初肯定是没有预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这只黄雀后面,还有白礼这个拥有压倒性实力的猎人。

    “居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不提错愕不解之中官月和贺鲁,见自己的身份已然被人道破,龟兹国的则罗国主便也不在隐藏。随手将尚未从脸上脱落的面具碎片拿下,随手丢在一边,整个人便站了起来。

    一边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自深陷的坑洞之中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一边对着白礼傲然宣告道:“不错,正如贺鲁将军所言,孤王正是龟兹国的国主,则罗,这八百里沃土的王!”

    “所以……”白礼不动声色道。

    “所以又该到了朋友再次选择的时候了,”则罗国主沉声道:“在这里孤王承诺,之前的许诺依然有效。只要朋友你带着人退走,那孤王可以权当之前事情没有发生过。

    如若不然,只要孤王一声令下,孤王早就安排在城外的火驼、漠狼二师便会顷刻而至。到时候任你有通天之能,也无法活着走出这延城!

    如何?是选择继续于孤王为敌,面对我龟兹十万雄师的追杀。还是选择就此退走了,获得孤王的友谊。生与死,命运和荣耀,现在全在朋友的一念之间了!”

    “十万雄师,”白礼挑眉道:“国主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则罗国主面无表情道:“朋友能走的今天,成为突破到天人,想来也历经了不少磨难。可千万不要为了逞一时之气,而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决定来。”

    “……哈哈哈。”

    看着眼前一副完全为自己着想模样的龟兹国国主,白礼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而后伴随着似乎感受到了白礼笑中的恶意,面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的龟兹国国主的眼神逐渐转冷,白礼也终于开始收声。在对方开口前率先开口,玩味道:“真不明白,国主你究竟是哪里来的这种迷之自信?总认为自己能够掌控一切。

    火驼、漠狼二师,十万雄师,确实很让人头痛。不过则罗国主,你真的确定……你能够有这个实力,和这个机会,等到他们前来这里吗?”

    什么?

    则罗国主闻言不由一愣,而后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暗道不好,一股不适感突然传来。

    头痛乏力、心烦口渴,灼热瘙痒骤起等症状相继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而且发作的速度快的惊人。

    几乎几个呼吸之间,则罗国主身上的肌肤处开始泛红、发紫、肿胀!而后紧接着,便开始糜烂蜕皮!黑客

    让则罗国主面色骤变,也让官月等人不由下意识间,心中为之一寒。开始让自己尽量远离对方,好像声音怕是被传染了一般!

    没错,就是怕被传染。

    虽然因为重伤的缘故实力不在,但是眼力却还保留。因此官月和贺鲁自然明白,能让一个天人级别的高手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八成是之前和白礼交手的时候,中了毒!

    虽然现在还搞不清楚,这毒的具体,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尽可能的远离。

    官月和贺鲁都看的出来,则罗国主这个事主自然也能够想的明白。因此便强提起一口气来,急忙准备自怀中拿出解毒丹,而后在那两个见势不好,急忙赶过来的面具人的帮助之下,送入口中,解身上的毒。

    然而他似乎还是有一些低估了白礼的风毒,同样也是高估自己。

    这边他才刚刚将药送入口中,体内的脏腑便骤然的开始翻滚,让他不自觉就开始呕吐起来,直接将药一粒不剩地全部都吐了出来。

    该死!

    眼见可能救命的药就这么离自己而去,则罗国主是既急且怒。

    有心再一次送药入口,然而白礼这边却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身形一晃,便出现在来正准备强行喂药的则罗国主的面前,一只手便直接按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放肆!”

    “你想要做什么?快放开国主!”

    这也正是此时,则罗国主和他那两个天人级别的面具,手下终于反应过来了。则罗国主现在是有心无力,他的那两个面具手下则不然。

    因此在见到白礼竟然敢将手按在他们国主的头颅上之后,便瞬间暴怒!

    纷纷出手,准备击退白礼。

    不过他们的速度快,白礼更快!

    但听一声:“还真是难看哪。”

    白礼便轻笑着将看在国主头颅上的那只手一扭,使得则罗国主的头颅直接来了个180度的转弯!

    而后一提,则罗国主的头颅便直接被白礼从他的身体之上硬生生的拽下。

    鲜血如同泉水一样喷涌间,则罗国主的无头尸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让所有人都像是被掐住喉咙一般,骇然!

    死……死了!

    官月和贺鲁虽然是场上最希望则罗国主死的人,但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他们眼中还是满满的都是错愕和不可置信。

    不相信一位在西域十二国之中,国力能排行第二的国主,就这么轻而易举、轻描淡写的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而相对于官月和贺鲁,则罗国主的那两个天人级别的面具手下,除了这些之外,则多了无边的怒火!

    伴随着怎么可能?你怎么敢!之类的言语,很快的便相继的对白礼出手。

    而他们的结果自然是也不用说了,伴随着狂风撕嚎,血雨飘零,四周围燃烧的火光之下,直接变成了一具具尸体,倒在了血泊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