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朝廷关于这方面的消息封锁的是真严。

    都天组织之中,除了少部分手眼通天的人之外,竟然无一人知道,不久前京城的那场动乱之中,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大的人物死在了其中。

    一时间,皆不由失语,目光一同焦距到了白礼的身上。

    也正是这会功夫,其他人也先后来到。似乎见混沌空间之中气氛有些不对,帝江少见的没有了直接宣布聚会开始。反而对着一旁早到,看起来应该是知道具体的翕兹问道:“翕兹,出了什么事吗?怎么一个个都这样看着天吴?”

    而面对帝江的询问,和几个同样有些不明的都天组织的核心成员所以看过来的目光。翕兹也不拿捏,直接将之前白礼所言阐述了一遍,让帝江明白,众人这是为何,也同样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了白礼这边。

    讶然自家组织的这位最新的成员又做了一件大事,手下又载了一赫赫有名之人!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早先的共工也率先回过神来,瞄了一眼玄冥的方向之后,便再次开口,若有所指的轻笑道:“行啊,天吴。没想到连武灵王都死在你手上了,我要是朝廷的人,有你这么一个敌人,怕是寝食都难安喽。”

    而对此,玄冥直接不由冷哼了一声,冷眼扫视共工和白礼一眼之后,便将目光收回,闭目不语。

    显然,是不想和共工在这方面做口舌之争。

    见此,共工也不以为意。低语了一声无趣,而后面再次将目光转向白礼,继而道:“话说天吴,京城的事,能不能多说一些?这次的消息朝廷封锁的很厉害,说实话,我还真是有很多事情都想具体的了解一下。”

    “我倒是没意见,说个三天三夜也无妨,不过……”白礼扫视了一眼其他人,继而玩味道:“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愿不愿意听我说这些已经过时的东西。”

    “三天三夜显然是不可能的,”帝江见其他人的目光都转向自己,于是便接言道:“不过马上聚会开始了,你可以当第一个。”

    “都这么想听啊,”白礼扫视了一眼众人,挑眉道:“也好,那我一会就简单的提一提好了。”

    见之前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因此在白礼话音落地之后,便还是由帝江宣布,聚会正式开始。

    而后接起来便直接进入正轨,如之前所约定好的,由白礼率先开言,将京城乃至三辅之地发生的事情,以最简短的语言、简单的讲述了一遍。

    让都天组织的众多核心成员,终于算是对不久之前京城所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具体了解。

    同时其中所透露出来的一些东西,比如这件事情的始末因果,也让玄冥等心系朝廷的人,如同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窝的慌。

    毕竟白礼和摩尼教的人不说,任他们之前谁都想不到,包括之前的三辅之乱在内,实际上为的竟然只是一卷被左龙武卫收缴,藏于天禄阁之中的大二宗图。

    也就是天子不在这里,要不然听到朝廷被祸害的这么惨,仅仅只是因为此之后,怕是能当场气的呕血三升。

    没见在白礼叙述完毕了之后,众多都天组织成员心思千回百转之时,共工率先拍案捂着肚子狂笑,一边笑一边道:“闹了这么大,没想到居然只是为了一张图!哈哈哈哈,我还真想知道,要是朝廷的人知道了,究竟会做何表情?你说是不是?玄冥。哈哈哈哈……”

    而共工的笑意似乎也引动了其他人,黄衫后天直接掩嘴,而金甲蓐收身上所穿的金甲也同样乱颤……

    使得本身就目光泛冷的玄冥,目光更加阴沉,看向白礼和共工的眼神也越加不善。

    “不过话又说回来,天吴,”似乎是笑够了,也可能是没有附和的、光自己一个人笑有些无趣。因此很快,共工脸上的笑容便缓缓的收敛,再次开口,对着白礼挑眉问道:“这武灵王你都给好不容易救出来了,就这么杀了,会不会太可惜?

    其实你完全可以将他控制起来,然后以他的名义涉足并州,到时候……不管是裂土分疆,还是壮大自己,甚至是重创朝廷,都可以,那个不比就这么杀了他强。”

    共工的话显然也是其他都天组织核心成员心中的疑惑。那怕是玄冥,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也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杀了对方。

    事实上,这同样也是朝廷和天子不解的地方。甚至要不是天子亲眼所见,并且亲自断定了那就是武灵王的尸体之后,他都不敢相信,那个和他纠缠了那么久的对手,竟然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死在了京城。

    而面对共工的问题,白礼则没有丝毫解说的意思。

    他总不好告诉对方,他之所在第一时间就痛下辣手除了对方。主要是在上辈子游戏之中,龙蛇路起,天下动荡的时候。武灵王被放出,而后被朝廷唯以重任,直接将朝廷一方颓败的局势扭转,变为僵持。

    期间也不是没有想开口,去劝说武灵王自立的,为此甚至还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

    然而武灵王却选择一律拒绝。

    如此大周的铁杆,白礼自然是没有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因此干脆便直接解决了对方。

    而眼见白礼似乎不想在这方面多说,共工便也不在勉强,继而直接道:“好了,聚会剩下来的时间也不多了,那就由我来第二个好了。并州匈奴扣关的事,想来大家都知道了。随着他们的出动,其他异国异族社也同样蠢蠢欲动,东岛自然也在其中。

    当然,有过上次的教训他们这次不打算再派兵来了。因此来的都是所谓的江湖人,全部都是高手,其中有武士、有浪人。其中领头的正是有着唐手佐久川的佐久川宽贺。

    而这只是明面上的,据我所得到的消息,除了这些打着切磋旗号来的武士和浪人之外,还有精于暗杀之道甲贺和伊贺流的忍者,经东南,入中原。”

    “甲贺和伊贺来人了?”金甲蓐收挑眉道:“看来,东南怕是又要乱上一阵子了。”

    “谁知道呢?”共工若有所指的回道:“也许他们的目标……不是东南也说不定。”

    “不是东南?难不成是并州?”紫衣强良皱眉道。

    “一切尚未可之,”共工淡淡道:“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目标,肯定是朝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