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安乐坊。

    作为最靠近京城安化门的一个坊,出入人潮自然是不少。尤其是此刻朝廷因为武灵王被救走的事情,而大索京师。所有想要进驻京城的人,都要经过仔细的检查。

    让进出的程序更加烦琐之后,这滞留在安乐坊的人流就更多了。

    而伴随着这人流的滞留,也使得位于安乐坊处的一些饭庄,饼铺的生意好上不少。以至于很多时候到了饭点,连老主顾都没有位置。

    当然,这只是相对于一般而言,对于那种手里有些权势,普通老百姓得罪不起的。自然是不敢不留,比如说眼前这位身穿拱卫司服饰的主。

    甭管这家饭庄生意在好,也要给他留一个位置,而且还要靠窗,最好的。

    没办法,民不与官斗,更别说拱卫司的还不是普通的官。真要是恼了对方,找个由头抓你进大牢,你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

    当然,凡事有好也有坏。

    有这么一位老主顾,一些地皮无赖就算想惹事也要仔细斟酌。

    “老张,老规矩,”穿着拱卫司服饰的独眼男子吩咐了一声之后,便同和他一起的同僚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而且也是这个时候,窗外,一个人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一开始的时候,独眼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就在店家将独眼男子的饭菜全部都一一上齐,下去伺候其他人的时候。

    独眼男子突然灵光一现,似乎想到了什么,为此就连正准备夹菜的筷子也直接停在了空中。

    是他!

    想到了对方的身份,独眼男子这饭哪还吃得下去。因此便连忙放下筷子,抓起还有些不明所以的同僚便走,向着刚刚从他视线之中经过的那个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能进拱卫司的没有弱手,更别说还是负责京城这块的。

    因此不一会,独眼男子的视线便追上了对方。不过他的脚步虽然不慢,似乎还是慢了一步,也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手段,直接插队到前面。先他到来一步,出了城门,驾着车向城外而行。

    见此,独眼男子有心叫住城门口的守卫拦住对方。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车上是那批人的话。此时对方已然出了城门,就算是城门有高手,怕是也很难来得及拦住对方。

    到时候,立不了功不说,反倒可能会被对方记恨住。

    到时候,反到不美。

    因此只能抑制住这个念头,就这么目送对方就这么穿过了城门,向着城外而行。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那个被他给拽过来,到现在还丈二摸不着头脑的那位同僚,终于忍不住开口,再次问道:“我说老三,你这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你这要是再也不说,我可不陪你耍了。我这等会还要当值,现在不吃点东西垫一下,这晚上可就要遭罪了。”

    “还当什么值,我们兄弟出头的日子到了,”独眼男子对方拉到了一旁,低声道:“楼府的事听说了吧?”

    “楼府?那个前明威将军,楼缓的楼府?”另一个人迟疑道。

    “不错,”独眼男子用略带嘲讽的语气道:“瞧见刚刚出城的那辆车了没有?上面驾车的人我认识,正是楼府失踪的人之中,楼家的那个所谓的麒麟子!”

    车上的人,另一个人显然也瞟了一眼,因此不由迟疑道:“你不会认错人吧,楼家的那人我也见过,这……差的有点大吧。”

    “错不了,”独眼男子冷声道:“易了容,但是身形气质变不了,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枚戒指……我可记得!”

    另一个人似乎也想起了什么,继而道:“戒指?就是那个要了你一只眼睛的……”

    “不错,”独眼男子下意识间摸了一下自己的独眼,继而目露凶光道:“所以老冯,我们兄弟出头的日子到了!你这边去盯死了那辆车,看它去哪,沿途留下记号。我这就去上报,到时候……”

    “你当真没看错?”另一人做着最后确认道:“这事一但有假,到时候你我可是……”

    “错不了,”独眼男子用略带一丝傲气的语气道:“老冯,你可别忘了我外号叫什么!”

    “干了!”另一人沉吟了片刻,便果断道:“我这就跟上去,你马上回司里,找了!”

    不提接下来,另一个人如何追踪。独眼男子在和他这位同僚分别了之后,便连忙急身前往拱卫司衙门。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刚刚在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地方,有人正在他刚才的一切全部都尽收眼底。在见两人分兵而走,各自所去的方向之后,嘴角不由微微扬起,而后便直接隐没在了人群之中。

    拱卫司,武都雄正处理着手中的事,而也正是这个时候,他手下心腹急步走了进来,对其附耳汇报。

    而在听闻了手下人的汇报之后,哪怕是以武都雄的城府,都不由有些失色,站起来连忙追问:“此言当真?他不会认错人了吧!”

    也怪不得他会如此,下面的人因为朝廷封锁消息的关系,不清楚各种仔细。只知道那位楼缓,楼将军所在的楼家罪在叛国,现天下通缉!

    他这个堂堂拱卫司指挥还能不知道吗?楼府的那位主事的,很可能参与了救走武灵王一事!

    现有关的线索竟然跑到了自己手中,一旦自己能够以此……到时候,定然会让天子另眼相看。就算是陆九重不死,怕是这拱卫司指挥使的职位,也逃不出他的掌握!

    “回大人,老三可是我们拱卫司之中出了名的鹰眼,只要是过了他的目,就觉不会认错!”手下人回道:“而且这种事情他也不敢乱报。”

    虽然武都雄也知道手下人所说的不假,但是姿势实在是滋事体大,所以还是要亲自问一下才安心。因此沉吟了片刻之后,武都雄别让手下人将独眼男子带进来,亲自问了一下,确认的时候。

    这才一边让人命手下人集结,一边带着人入宫,将相关的消息上报到了天子那里。

    “好,好!”

    这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宣政殿之中,本身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子都已经对此事不抱太大希望。之前已经安排高望到并州,让他和左龙武卫大将军文鸯一起坐镇武灵王这当年的势力范围。

    以防止武灵王重回并州,然后暗中积蓄力量,并以此为根基,对抗朝廷。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既然楼家多半参与了此事,那么只要找到了楼家的人,那么这武灵王的踪迹自显。

    到时候,朝廷完全可以趁着武灵王根基未稳之时,派遣朝中的高手将其一举拿下!一场本身可能祸起的萧墙,自然是就直接被扼杀在襁褓里了!

    思及至此,天子对眼前的武都雄自然是越看越满意。如同武都雄之前所预料到的一样,本身心属于陆九重的拱卫司指挥使的位置,也同样有些开始动摇并且偏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