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天牢。

    沈千秋等人所在的牢房之中,此时已经能够隐隐听到喊杀之声。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眼前人的话,他们的人真的准备在这天牢之中大开杀戒,将非目标者全部都杀干净。

    虽然现在沈千秋两人还没有不知道,眼前的人,和那些入侵者究竟是如何进入这戒备森严的天牢。

    又是如何有把握全身而退。

    但是两人明白,要是自己等人不做些什么的话,那么棋盘之上,恐怕又要多上两个人头了。

    因此不由纷纷站起身来,精气神也调整到了最圆满的状态,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动手之前,能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吗?”沈千秋眯着眼,看着眼前身穿青色长袍的来人道。

    “有这个必要吗?”青袍人反问道。

    “有,”沈千秋微微颔首道:“没想到这身陷囹圄,还能找到立功的机会。我总要知道,我杀的是什么人吧?到时候万一天子应允,许你入土安葬,没准到时候我还能给你立个碑,也好过做个无名之魂呢。”

    “这么好,”青袍客轻笑道:“那沈大人就没有考虑过,这要是死的人是你自己,那又当如何呀?”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沈千秋把玩翻转着手中的棋子,一边面无表情道:“沈某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位至拱卫司指挥使,当朝一品。想杀我的人多了。但是我还活着,而他们……却都死了!”

    “怎么你们朝廷的人都喜欢说这句话,”青袍客显然并没有被沈千秋的话吓住,反而用略带一丝嘲讽的语气轻笑道:“能不能有点新的。记得上次对我这么说的,还是你们大周的马服君赵奢。

    而上上次……则是沈大人你的老上司,尽浮生,尽大人。不知沈大人,你比着这二位又如何?

    现在……还敢断言,死的……会是我吗?”

    什么?!

    青袍客的话虽不多,但是每一个字都好似重重的击打在了沈千秋和丘聚的心上。没办法,实在在对于方言语之中所吐露出来的那两个名字,实在是太惊人了。

    漫说是沈千秋了,就是整个大周朝廷,恐怕都找不出几个人能和此二人相提并论的。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眼前的青袍客居然说全部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也就怪不得两人被惊的瞳孔紧缩,久久不言了。

    而就在两人被青袍客的话惊的不能自已的时候,一个白袍冰面打扮的人,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之中。

    呼吸之间,便来到对面的青袍人的面前,直接出言道:“公子,名单上的人,都已经提出来。而非名单上的人,除了此处的两人之外,也全部都已经清理干净了。”

    白袍冰面?

    天门地户!

    如此具有代表性的打扮,丘聚和沈千秋两个人哪能认不出来。毕竟自上任指挥使之后,拱卫司和皇城司主抓的,让他们和朝廷最头痛的。就是这个自幽州一役,正式出现在天下人视野之中的神秘组织。

    现在某位成员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且还称呼眼前的青袍客为公子。一个和他们之前通过各种消息渠道所了解到的,于天四、天六等决然不同的称呼。

    那这是不是也标志着……眼前的人身份更高,或者干脆……就是天门地户这个神秘势力的实际掌控者。

    要不然,提到马服君和尽指挥使这等人物,对方断不会那么从容。

    不提心中此时千回百转的两个人。

    听闻手下人汇报完毕,青袍人,也就是白礼不由微微颔首。继而当着沈千秋和丘聚的面,直接吩咐道:“很好,按照原定计划,带着他们从我们来时的地道走吧。

    同时通知一下天九,让他走的时候不要忘了,把外面的阵给收了。这可是百家争鸣时期,道家阵道大家的得意之作,金贵着呢。”

    地道?阵法?

    白礼刚刚的话之中说吐露出来的内容,算是解答了之前沈千秋和丘聚两人心中的疑惑。

    虽然现在两个人还不知道其中具体,但是整件事情的大概脉络他们算是清楚了。

    首先,白礼他们或是发现,或是干脆自己凿了一条通向天牢的地道。

    而后伴随着外面的人用百家争鸣时期所流传下来的阵法,将天牢所在之地给笼罩了进去,与外界隔离。其他人便随之从地道之中潜进天牢之中。

    在之后就不用说了。

    再坚固的堡垒,内部相对于脆弱。里应外合之下,中间甚至可能还有个什么买通天牢的狱卒,或者威胁对方去提前下个毒之类的。

    这天牢就算是再经折腾,也要告破。

    不提为之恍然的两人,听闻白礼的吩咐,手下人不由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向沈千秋和丘聚,迟疑再三,还是开口道:“公子,现在就将阵法收走,会不会太早了。要不然,我们其实可以等……”

    “没这个必要,”白礼直接打断手下的话语,微笑道:“不过是收拾一个前拱卫司指挥使和皇城使而已,哪还用得着等。随手斩了便是,放心吧,很快的。”

    不提应了一声之后,便钱去传达白礼命令的天六。

    另一边,虽然从白礼轻描淡写的提到了马服君和尽浮生这两位天榜高手,沈千秋和丘聚便明白了,哪怕是和自己两个人之力,恐怕都未必能够在眼前的人手中占得便宜。

    然而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他们还是有些低估了自己两人在白礼眼中的分量。

    闻言才知道,他们两位天人级别高手,在白礼的眼中,居然是一随手可解决掉的货色。

    看样子,也就是没酒。

    要不然,对方甚至未必做不出温酒斩人头之举。

    一时间,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纷纷暗道,哪怕是不敌眼前之人,也要让眼前之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同时如果可以,能拖上一阵,等外围的阵法撤去,天人气机交感之下。

    万一能引来等到朝廷一方的援军,他们二人未必不能够活命。

    念头飞转之下,沈千秋和丘聚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做了决定。对视一眼之后,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便左右开弓,抢先出手,企图从白礼手中争命。

    沈千秋和丘聚的这点心思,然而是瞒不过白礼。而对此,白礼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了一丝嘲弄之色。

    同时开口对着已然化作一尊恶神,和一只凶兽,正咆哮着向自己扑过来的沈千秋和丘聚,叹息道:“怎么总是有些人喜欢垂死挣扎,难道他们就不明白……有些人,是他们永远也无法超越的吗?

    也罢,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恐怖的力量。以你们生命的芳华,来见证这力量的可怕吧!

    不离於宗,谓之天人。

    天人将死,伴有五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