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此时如同烈火烹油,随时都可能炸开的三辅之地。

    京城,宣阳坊的一家绸缎庄里。

    一位客人进来之后,转了一圈,继而挑了一匹绸布而走。而掌柜的手中除了多了钱之外,也还多了另一样东西。

    那是一张字条,上写着一个时辰、一个地名,和一个特殊印记。

    而也正是这张字条,让掌柜的瞳孔瞬间为之一缩,脸色为之一变。

    因为早在之前,就有上面的人交代过他。只要有人送来带有这个印记的信,便不能有丝毫耽搁,必须立刻上交传。

    所以掌柜的哪还敢有丝毫怠慢,直接唤过来了伙计吩咐他看好店,而后便一个人疾步出门,向着上峰那里而去。

    夜,戌时一刻,平康访,群芳院之中。

    一个包间里,易了容换了张面孔的白礼正在一个雅间之中,饮酒听琴。

    而也正是此时,大门被人自外面推开了。一个人就这么径直走了进来,直接落坐在了白礼的对面。

    见此白礼不由示意了一下让琴女离开,而后率先开口微笑道:“这应该算得上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蚀九阴。”

    “确实,”来人同样也微笑道:“上一次见面还是吴郡,没想到这么快,你我又再次在京城一见了。”

    “这张脸……想必应该不是蚀九阴你真正的脸吧,”就这么端详了一下眼前的人,白礼继而轻笑道。

    “彼此彼此,”蚀九阴若有所指道:“想来,天吴你也同样不会以真面目示人吧。”

    “没办法,惦记我的人太多了,”白礼同样也若有所指道:“出门要是不装扮一下,我还真怕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摸上了家门。”

    “哈哈哈哈,天吴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蚀九阴笑了几声之后,继而道:“好了,说正事吧,天吴你这个时候出现在京城,而且还约我来此地,想来应该是同意我之前所提出的交易了吧。”

    “当然,这么有趣的事情,要是错过的话,”白礼品了一口杯中的美酒,继而直接道:“岂不是太可惜了。”

    “好!”

    虽然在这之前从白礼肯来京城见他,蚀九阴就已经知道了,白礼这是同意他之前的交易了。但是当亲耳听到了白礼言明之后,蚀九阴瞳孔之中还是不由流露出一丝喜色,继而举杯道:“有天吴你相助,那我就可以安心了。”

    “客气,一切尚未开始,究竟结果如何,现在还尚且未知。不过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答应蚀九阴你了,我定会竭尽所能,”白礼回敬了对方,浅尝辄止了一下继而道:“不过在那之前,我还需要更具体的了解一下。”

    “哦,不知天吴你都想了解什么?”蚀九阴回道。

    “全部!”白礼眯着眼道。

    “……没问题,”蚀九阴就这么看了白礼片刻,继而轻笑道:“这本身就是理所应当的。”

    接下来,便是蚀九阴的时间。

    他将摩尼教在三辅之地的安排,一一向白礼吐露了出来。这也让白礼不由更加肯定了眼前人的身份,毕竟这其中的很多东西可不是外人所能了解到的。

    “如何?天吴兄,还有什么其他疑问吗?”蚀九**:“如果有的话现在可以提,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暂时就这样吧,”白礼沉吟了片刻之后,继而道:“左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我都要在京城之中滞留一段时间,有的是时间慢慢亲近。”

    “也好,”蚀九阴微微颔首点了点头之后,继而道:“那……不知天吴兄你的计划,可否也能和我说说?”

    “等几天吧,我这刚落脚,”白礼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一边道:“而且京师重地,马虎不得。有些地方现在还需要调整一下,如果完全了,定会第一时间蚀九阴你的。”

    “……可以,不过还请快些,”蚀九阴目光闪动了一下,继而道:“想来天吴兄也应该明白,我可以等,但是摩尼教的人……却无法等太久的。到时候他们真蛮干起来,让朝廷有所准备的话,我们就被动了。”

    “明白,”白礼颔首轻笑道:“这样吧,最多三天,我会给蚀九阴你一个结果。不过有些事情,也需要麻烦蚀九阴你。”

    “请说,”蚀九阴回道。

    “我希望在这三天之内,三辅之地不能乱,可以吗?”白礼开口道。

    “可以,”蚀九阴保证道:“三天之内,三辅定不会有乱象出现的。”

    可能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因此在一番畅谈完毕之后。蚀九阴并没有久坐,便起身提出了告辞,只余白礼一人品酒赏月。

    “已经这个时候了,也该去见见我们未来拱卫司的指挥使了。”

    月上中天,一壶酒也已饮尽。望着窗外,估算了一下时辰,留了一张银票在桌上,白礼起身而走,出了群芳院,隐没在了夜色之中。

    永兴坊,拱卫司指挥同知,陆九重的府邸之中。

    就像武都雄那位心腹所言,争胜之道。不外乎强己,和弱敌。

    弱敌就不用说了,不外乎给敌人下绊子,污蔑对方的名声,破坏对方想要做的。

    而强己,除了壮大己身之外,还要尽可能完美的展现自己,给天子留一个好印象。

    因此这段时间以来,不管是陆九重还是武都雄,几乎都忙到深夜才回府。究竟有没有那么多事可忙先放一边,最起码要让天子看到他们因工作而废寝忘食的这种态度。

    而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还是戌时三刻,陆九重才回府。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用过晚膳之后,便准备安歇。养精蓄锐,明天好继续处理其他事情。

    不过也正是这个时候,陆九重才发现,这卧室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正坐在他的桌子前,品着他的酒的陌生人。

    “这位朋友,不知深夜到访,所为何事啊?”由于看不清眼前人的深浅,因此虽然陆九重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的自信,但是也并未在第一时间动手,而是开口试探道。

    而面对陆九重的试探,陌生人一开口一开口,便让陆九重为之一惊。因为这个充满独特韵味的声音,和他记忆之中的一个声音一模一样。

    而这陌生人的话语也证明了这一点:“陆大人,昔日幽州一别,好久不见。”

    还在找"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