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修真小说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正文 第155章 遁走的金庾信
    十万大军,听起来似乎是不少。

    但是在当前这个世界之中,如果无法结阵,无法凝聚士气的话,那么对于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就不过是个活靶子。

    而这也是为什么在百家争鸣时期,哪怕是现在,兵家都始终是屹立不倒,从来没有掉过三甲之列的重要原因之一。

    伴随着熊熊的烈火席卷整个金庾信所在的舰队,迫不得已之下,新罗国的上将金庾信只能选择让众将士弃船而逃之时,他们的命运就注定了。

    随着在火船撞击之前,就提前跳着逃走的众水贼,以及天一等高手的袭杀。很快,那些木秀于林,看样子有余力逃到岸边的将士,便相继死于白礼一方人之手。

    而在处理完了这些出头鸟之后,天一等人便又直接调转枪头,将目标对准了其他还在水流中挣扎着不死外邦异族之人,一场屠杀便又开始再次上演。

    不知道过了多久,熊熊烈火所燃烧的长江之上,除了白礼一方的人,江面上露头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被杀干净了。为此,江水甚至在一段儿时间内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而此时,一块还带着焦痕的破木板上,天三随手扔掉了一个被活生生从身体上扯下的头颅。突然想起什么来,不由对着一旁拿起来挂在腰上的酒葫芦,饮着酒的天五挑眉道:“话说天五,怎么好像没见到那个新罗国的金庾信?该不会是跑了吧?”

    “放心吧,跑不了,”天五醉意朦胧道:“公子要杀的人,什么时候逃得掉过!”

    不提接下来,白礼的这些手下如何收尾。

    另一边,庱亭地界,江水的岸边。几个狼狈不堪的身影自水中钻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见四下无人,这才开始登岸。

    而这一行人,正是金庾信和其手下的几个亲随。

    没错,在遭到了袭击之后,金庾信并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返回海陵方向的那个岸边。而是带着人反其道而行之,带着手下带着手下的几个人直接憋了一口气一直游到了庱亭这边。

    而这一路也如他所预料到的一样,相当顺利,很轻易的就逃到了庱亭。

    “将军,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上了岸之后,几个亲卫再次扫视一下,见果真是无人,因此金庾信的亲卫统领便率先开口,用新罗国的语言询问道。

    “当然是复仇!”金庾信阴沉着脸道:“我金庾信一生戎马,大大小小经历了上百次战,还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窝囊的仗,受过如此惨重的损失!十万大军!十万大军!这些士卒的死,本将军会一笔一笔的和他们记着!血债,要由鲜血来偿还!”

    “是!”亲卫们一同应道。

    “去向四周探查一下,找一个落脚点暂时先安歇一晚,等明日,我们再想办法回广陵,”金庾信继续冷声道:“到时候,合三十万大军一起,不把这天吴和天门地户的底掀了,金庾信就枉为新罗国的上将军!”

    “是!”亲卫首领应了一声之后,便准备直接带人前往四下搜索,看看能不能在周围寻找到一个暂时安身之处。

    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自他们上方传来,道:“金将军何必要麻烦手下,如果要寻一个安息之处,我这里就有一个最适合的去处,静候金将军的来临。”

    “什么人?!”

    面对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声音出现在他们耳边,金庾信等瞬间不由为之一惊,同时下一时间将目光转向刚刚声音传来的方向。

    也就是他们所处的这个位置的右上方。

    而也正是此时,他们才发现,右上方处似乎隐隐有一个之前可能由于角度的缘故,并未被他们发觉的建筑物。看样子的话应该是一座观景亭。

    “上去看看,”见那个出声之人迟迟似乎没有回答他刚才所问,以及下来的意思。在原地正和上方的人遥遥对峙的金庾信终于率先按耐不住,直接对着手下的一个亲卫下达的命令。

    而面对自家上官的命令,亲卫也不含糊,脚尖轻点了几下之后,整个人便如同一只飞鹰一样,直接跃到了右上方高处,那个似乎应该是观景亭的所在,之后很快地便消失在了金庾信的视线之中。

    而这一消失,便是音讯全无。让金庾信等人等待了两久都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终于,金庾信不想再就这么等下去了。

    选择直接带着人亲往,准备看看上面刚刚开口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伴随着他们登高,那做观景台也终于被他们一览无遗。同时那座屹立在他们不远处的人形冰雕,也让金庾信他们明白了,为什么刚刚上来的那位亲卫迟迟都没有回信。

    在这个时代,将军和亲卫之间的关系远超于寻常袍泽。因此虽然在上来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真的看到自己的亲卫化作了一座冰雕,金庾信心中的愤怒之情还是不自觉地上涌。

    直接对着这观景亭区域之中,除了他们之外,唯一还活着的两个人寒声道:“不知本将军的亲卫是如何得罪二位了,要让二位下如此狠手!”

    “得罪?没想到堂堂的新罗国上将,居然会问出如此天真的问题。”观景亭之中,品着美酒的白袍者闻言轻笑着率先开口,反问道:“难不成死在金将军手下的……都是得罪过金将军的人吗?”

    “好一张利嘴!算是本将军失言了,”金庾信显然也发现了自己因为怒气,问的问题有些蠢。因此便直接抛开这个话题,继而道:“能够准确的知道本将军的身份,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恰好出现的此处,阁下想必就是天吴吧。

    还真是没有想到,那个能将大周京师搅得天翻地覆的一个人,居然如此的年轻,真是后生可畏。

    说起来本将军一直有个疑问,百思不得其解。不知能否可以从天吴先生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呢?”

    “说说看,我不确定我会回答。”

    白袍人正是白礼,就像是天五所说的一样,白礼盯上的猎物,怎么可能容许他溜出自己的掌控。

    因此在制定计划的时候,白礼就已经做好了金庾信遁走方面的相关预案。并且根据手下情报人员所收集到的金庾信的相关,以及这片水域周围的地形等等,直接亲自扼守在了金庾信最可能逃走的方向。

    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了,金庾信直接给白礼逮了个正着,被堵在了这庱亭的地界。

    见白礼并没有一口拒绝,金庾信便感觉有戏,因此便立刻提出了他的疑问道:“据本将军所知,不久之前,大周京师之中的乱像,就是出自天吴先生的手笔。因此想来,天吴先生就算不是大周的生死仇敌,应该也不是一路的才对。

    而我等的出现,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讲,按理来说都是不利大周,而利于天吴先生。那为何天吴先生有屡屡天下之大不韪,和我三国为难。殊不知这么做可是让亲者痛,仇者快的?”

    “说完了吗?”面对金庾信的一番长篇大论,白礼脸上丝毫没有动容之色,而是直接站起来淡淡道:“说完了就上路吧,金将军,你的那十万大军,还有你们新罗国那位李武神,正在九泉之下等着将军你呢!”

    “等一下,”金庾信见白礼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连忙急声道:“天吴先生,本将军的疑问你还没有解答呢?”

    “也罢,”白礼看着眼前似乎是真想搞明白这一切的金庾信,继而一边向其缓步走去,一边淡淡道:“那我就让金将军当个明白鬼好了。诗经·小雅·常棣有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不可否认,大周于我,确实是势如水火。不过我等炎黄子孙就算是再怎么争,也轮不到尔等外邦异族之人到我神州放肆!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记住了,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是叫华夏!这片神州浩土只能,也必须属于我炎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