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天空间之中。

    决议虽然通过了,却不代表白礼等人可以就此散去。

    毕竟既然是统一行动,那么这其中自然是必须要有一个章程。要不然各自为战,那就不是去杀人,而是去送人头了。

    而这章程究竟要如何制定?

    首先肯定是要问白礼意见,已经作为决议的发起者,几人之中唯二个身在东南的人,他的意见肯定是相当的重要。

    而对此白礼没有客气,毕竟相比较相信别人,白礼更加相信自己的谋划。因此便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之前所想,让其他都天组织的成员暗暗点头的同时,心中也有了一定的倾向。

    而之后再经过一番交流对比,发现就白礼这个最合适之后,帝江将便直接拍了板。依照之前白礼的计划所说的,十五天之后,齐聚吴郡,而后在一同行动。

    事情总算是谈完了,可能是外面还有事情,也可能是要消化今晚的所得。因此很快,都天组织的各位成员便相继离去,空间便在归混沌。

    东南,太湖的湖心岛,共工将面具摘下收好,迟疑了一下之后,才将放于桌上一枚玉印拿起。

    看着其上的镇东二字,久久不能平静。

    良久,才将其放下。

    豁然站起身来,伸手一招,一柄被她放于兵器架子之上的水神戟便直接如同飞鸟还巢一般入手。而后共工就这么拎着兵器而走,向着门外而去。

    而此时,门外。

    准备了一份宵夜的老仆正要将宵夜送入房中,便见共工提着兵器迎面出来,顿时一愣,迟疑道:“少主人,您这是……”

    “我出去办点事,”共工一边和老仆错身而过,一边头也不回的道:“过几日就回。”

    “这,这……天色这么晚了,少主您这是要办什么事啊?”老仆看着渐渐远去的共工不解道。

    “杀人!”共工远去的身影冷声的回道:“做我镇东侯一脉子孙应该做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青州东郡。

    八百里水泊处的一处孤峰之上,金甲蓐收坐于孤峰上良久,这才开口唤来了一位手下,吩咐道:“用飞鸽传书通知天涯,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安排将我们的人给撤回来。”

    “啊?”手下人闻言不由微微一愣:“撤回来?大人,不是说……”

    “怎么?”金甲蓐收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直接冷声道:“本座的话不好使了吗?”

    “不敢,属下这就去办。”手下人应了一声之后便迅速的离开,去准备一应相关。孤峰之上,便又只剩金甲蓐收一人。

    山风扑面,冷月高悬,良久,金甲蓐收才略带不甘道:“也罢,就先放这群乱臣贼子一马!这神州沃土……的确是不容外邦介入,让异族染指!”

    ……

    不提其他各都天组织的核心成员,回去之后作何安排。

    退出空间之后,白礼便直接将白二唤来,用尽量简短的语言提了一下,十五日之后,就有一批天下顶尖的高手来这吴郡。配合他们这些人,一起共谋东岛、百济、新罗三国。

    让白二好生准备一下,看看如果到时候,这些人要是需要在吴郡停留的话。地点是白礼定的,他也算半个地主,怎么也要好好的招待招待。

    对此,白二自然是连连应声,并表示保证不会让白礼在朋友面前失了颜面。

    而吩咐完了这一切之后,白礼也不打算着十五天就在这吴郡干看着。这里离东岛等三国登陆的地方也算远,刚好趁着这个时间,白礼带着人去转一转。

    能杀多少就杀多少,算是在大餐之前,先尝点儿甜品吧!

    不提白礼这边,之后如何的行事。之后的一些日子里,东岛等三国的军队又要面对一位何等凶残的杀神!

    另一边黄天教处,伴随着东南一地已然大部分落于他们的手,黄天教便终于开始将目光对准了东南以外之地。

    并且很快的将其付诸于行动,整合那些被裹挟的流民之中的青壮,经过简单的训练,持刀劈甲的便直接拖上战场。

    而后在黄天教高层的带领之下,不过五日之间,便连下五城,击溃了两府的折冲。

    这还是在黄天教一方高手都没有动手的情况下,要是动用高手的话,这个数量再翻两番、三番都有可能!

    一城接一城的告破,直接挑动了东南周边地区所有人的神经。

    毕竟不要说是一群被裹挟而起的百姓,就是受到严格训练的正规军队,在这个时期基本上也没有对百姓富户秋毫不犯的。

    因此几乎每破一城,城中的人便要被洗劫一遍。除非拥有过人的武力,要不然,就连权贵的无法幸免。

    所以一封接一封的急报,便如同雪花一样通过驿站发往京师,恳求京师方面的驰援。

    而这个时候,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发酵,东南乱局之事也终于传遍了大江南北,顿时吸引了所有有心人的目光。

    见此内三司的人同样也提高了最高的警惕,做好了随时出动,将危险给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准备。

    而就在黄天教一方准备再接再厉,继续扩大战果之际。朝廷一方派来的左右龙武卫主力也终于到了。配合他们在急行之中所聚集周边的十六府折冲,直接拦住了黄天教的去路,给予其迎头痛击。

    一夜的时间,直接就将这支黄天教所属外征军队给击溃,让其又重新缩回到了后方的城池之中。

    当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朝廷一方虽然胜了,但是同样也受损不轻。

    毕竟作为三大邪教之一,黄天教可是造反专业户,最早的造反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强汉时期。

    其教众不光是武力不俗,最关键的是他们之中还有不少人精通兵书战略。像是这一次和他们与之交战的第五方的方主韩忠,就是一位将帅之才。

    正所谓反贼不可怕,就怕反贼有文化。因此虽然朝廷一方将黄天教的人给打退了,但是他们自身也足足折损了五万有余,一府折冲更是干脆直接给打废,成为需要重建军队的其中一员。

    再加上左右龙武卫主力为了尽快的赶到东南,一路全部都是用急行军的状态以行走,刚刚又打了一仗,现在也急需休息。

    因此左右龙武卫的主帅此时就算是在心急,也只能下令,令朝廷所属部队原地休整,等休整过后,再另行安排如何平定眼前的这股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