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共工相当有倾向性的话,白礼和一些有心人的目光不由再次闪动。

    而白礼也更加确定了,共工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白礼之前所猜测的那个人。一个他上辈子在东南一地打副本时,偶然听副本之中的一个老者所提及到的一个,昔日镇东候一脉,据传唯一逃过一劫的一个人。

    想来这也是为什么共工这个人既仇视朝廷,也同样言语中也不乏憎恶镇东侯之语的原因。

    毕竟要不是朝廷的话,他就不会家破人亡,亲人皆死。同样,要是镇东侯昔日不是过于愚忠,对朝廷丝毫不加防范的话,也不会落个身死族灭,他们一脉祖传基业易手的命运。

    白礼这个刚刚加入都天组织不久的,都能看出些东西来,那么其他人自然也是不可能是睁眼瞎,和共工一起共事,处了这么久了,会发现不了一丝端倪。

    毕竟从白礼加入天组织之后,共工的一系列言行可以看得出来,此人似乎本就没有想过于掩饰他实际的身份。像是早之前,共工甚至还邀请白礼有闲暇时间的话,到南方和他小聚,对酒畅饮。

    试问一个要刻意隐藏自己身份的人,会随便邀请一个相处时间并不太长的人来见自己吗?哪怕是这个人和他相谈甚欢?

    因此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了,共工并不怕朝廷知道他还活着,也并不怕、甚至是希望让朝廷的人知道他就是都天的共工。当然,这个前提是如果都天组织有朝廷的人的话。

    至于为何,白礼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左右逃不出一个算字,至于究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是算计落空,反噬己身,那就看共工和朝廷的手段,究竟谁更高一筹了。

    共工说完了之后,便是强良。

    强良所提到的消息,也和朝廷有关,那就是先前所提到的,拱卫司指挥同知武都雄,和指挥佥事朱冲,不久前带着人突然出现在了江南一地,查访有关于黄天教第九方一事。

    为此,有一座江南的古镇甚至在双方的冲突之下直接被夷为了平地。

    强良之后便是后土,事情也一样和朝廷有关。也不知道是不是白礼所引起的蝴蝶效应,最近一段时间朝廷是经常出事,甚至牵扯到了不少江湖人的目光。为此内三司和六扇门,以及百骑是没少受到天子的责难和朝臣的弹劾。

    以至于沈千秋等人都有撂挑子,不干的心了。

    而后就这样轮了一圈,便很快的轮到了白礼这里。

    对此,白礼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但见白礼先是冲着正用不善的目光看着他的玄冥微微一笑,继而便开口道:“大德玉商号,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听说过?”

    大德玉商号?

    听到了这个名字,旁人怎么去想先不谈,玄冥闻言目光瞬间为之一凝,同时心中瞬间便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到是听说过,”而抛去玄冥,祝融似乎更加关注这方面一些,因此率先想起来,继而有些不确定道:“成立似乎有些年头了,一个挺低调的商号,似乎南北都有生意,生意范围也很杂。”

    “我也想起来了,”经过祝融的一提醒,强良也瞬间想到了这家商号,继而道:“我记得十年前江淮一地大疫,就是这个大德玉商号的前身广济堂救民于水火,研制出了能治病疫的瘟病散,后才慢慢壮大,成为今天的大德玉商号的。怎么了?这商号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的商号有没有问题,我还真不知道,”白礼说着,便再次看向神色有些紧张的玄冥,继而道:“不过,我不久前无意之中却得到一个消息,似乎当年这江淮一地的大疫,就是由这大德玉商号的前身广济堂而起的。”

    什么?!

    众人闻言皆不由一惊。尤其是强良,就更是被惊的直接站了起来。

    也怪不得他们会如此,十年前的那场大疫,对江淮地所造成的破坏力简直是空前的。说是十室九空可能稍过了一些,但是十室六七空,还是有的。

    所过之处,简直是白骨喧天,为此也使得朝廷一方直接派重兵将整个两淮区域封锁,所有的人只许进不许出,违者格杀勿论!

    升平岁月,十二州内部,出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大灾。自然是让人记忆犹新。尤其是当年曾经亲眼目睹过这两淮一地惨象的强良,时至今日,一想到还心有余悸。

    因此在听闻白礼说,那场瘟疫很可能是人为的,而做出这一切的,居然是当初救命于水火的大德玉商号的前身广济堂!

    这如何能够让他们还坐的安稳。

    而就在众都天组织成员为之惊骇之时,之前已经等了好久,再也按耐不住的玄冥终于开口,冷声道:“天吴,说出来的话可是要负责的。你说这十年前的瘟疫是人为所致,有证据吗?”

    而这也同样是都天组织中,不少人的都共同关心的问题。因此皆不由将目光凝聚到了白礼的身上,等着他给出答案。

    “证据,我当然是有的。不过我觉得,还是让那一些想要答案的人自己亲自去查,这样所查出来的东西才更有意义,不是吗?”

    其实白礼手中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毕竟自白礼从四皇子口中得到了一切,大概锁定了玄冥的身份之后,这才过了多长时间。

    怎么可能让白礼还有时间跑到江淮一地去,寻找十多年前的一些蛛丝马迹。

    他之所以知道这一切,还是在上辈子逛论坛的时候,从他人口中提及的。记得当初那个完成了隐藏副本,知道了十年前其中详细的玩家为此大骂朝廷和某人不已。

    同时自那之后,他也成为了坚定的改朝换代一派。和朝廷一方的玩家对战之时,他下手也是最狠的。

    不提白礼心中的所思所想,见白礼没有拿出证据来,众都天组织的人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白礼的话。

    不过就像之前白礼所说的一样,他这边只是提供一个情报,其后自然是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人,比说和朝廷之间有血海深仇的共工,以及同样很可能是反朝廷阵营的后土等,他们肯定会着手派人去调查。

    毕竟如此大的丑闻,一旦被捅出去的话,势必会让朝廷颜面大失,威望大损。再加上也不用让他们掏刀子和朝廷硬拼,只需要派些人调查一下当年的详细。

    又何乐而不为,又为何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