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怎有如此无耻之人?

    我和白莲教的副教主有要事商谈,你这是恨我不死啊!

    鹰扬卫的大将军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满是恼怒之色。伸手握刀,看样子要不是现在有徐鸿儒在侧,他生怕和眼前这个无耻之徒相争到最后便宜别人,以他的暴脾气早就一刀劈过去了。

    另一边,白莲教的副教主徐鸿儒对于眼前之人颠倒黑白之语,倒是无所谓。

    他关心的是莲种,追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追到,要是再放任对方离开,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追到人。

    因此两方人难得同仇敌忾,一同盯着眼前的人,表示只要眼前的人敢动,那么迎接对方的必定是他们两个雷霆的一击!

    见此算命先生的人也没妄动,所以三方便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对峙状态。生怕自己出手的时候,被其他两个人夹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刘鸿儒和凌空志都有底牌在手,但是都没有一击至剩,拿下其他两方的把握,因此迟迟没有动手。

    而另一个算命先生,也就是白礼。同样也有计划没有完成,因此他虽然有把握全身而退,但是也同样没有离开。

    就这样,又僵持了一会,白莲教的副教主徐鸿儒率先按耐不住,开口对鹰扬卫大将军道:“想来没有人愿意在当下的情况混战,便宜别人。所以凌将军,大家不妨各退一步,如何?”

    鹰扬卫大将军凌空志沉声道:“你想怎么退?”

    “将军权当没见过本座,本座也权当没有见过将军,”刘鸿儒直接无视一旁的算命先生,对着凌空志回道:“至于这个小贼,则交由本座来处置,如何?”

    “诚意欠缺,不过也不是的考虑,”凌空面无表情道:“我需要知道,此贼究竟盗了什么东西?居然让刘副教主如此紧追不舍,到了现在还不放弃。”

    “凌将军,”刘鸿儒显然并不太想让对方知道,自己追的是莲种。因此不由眯着眼回道:“你是朝廷的人,应该很清楚,很多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凌空志显然不是一个容易吓住的人,直接将手按在刀柄上,表明了态度道:“刘鸿儒,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当然不是,威胁?本座从来不做那种人毫无意义的事,”刘鸿儒眯着眼道:“我只是希望凌将军不要自误而已。”

    见两个人似乎有将自己给遗忘的趋势,一旁的白礼不由插言,笑眯眯的道:“如果凌将军真想知道的话,其实在你面前还有一个人也知道。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人似乎也没有保密的意思。”

    “放肆!本座和凌将军说话,哪有你一个藏头露尾之人插嘴的余地,”莲种之事,关乎他们白莲教究竟能不能多出一位天人五气级别的高手了。

    因此如非必要,徐鸿儒还真是不想让其他外人得知,尤其是鹰扬卫的人。毕竟鬼知道对方会不会听了之后放弃自己现在所要执行的秘密任务,转而对付自己。

    不过徐鸿儒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威慑力,不管是凌空志,还是白礼都没有把他当回事。凌空志更是直接无视他道:“说说看,如果你的消息确实有价值,本将军不介意暂时放下和你之间的恩怨,一同除了刘鸿儒。”

    最坏的结果出现了,虽然徐鸿儒对自己的实力相当的有自信,但是让他对付两位就算是比较弱也不会弱太多的高手,以及五千鹰扬卫,还是有些为难他了。

    因此徐鸿儒干脆也不等白礼开口,便直截了当到道:“不用问别人了,本座告诉你好了,是莲种,这个小贼盗了我们白莲圣教的莲种!现在该轮到你做决定了,是同意我之前的提议,还是与本作不死不休!凌将军!”

    莲种?

    原来如此。

    作为白莲教的老对手,凌空至哪还不知道白莲教的莲种究竟是何物?因此不由的开始衡量其中的利与弊。

    对此刘鸿儒也未进行催促,他现在只能赌,赌对方这次出京所要执行的秘密任务的重要程度。

    赌赢了,自然一切都好说。

    要是输了,他就只能考虑跑路了。

    那么输赢究竟如何呢?

    片刻之后,凌空至终于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和刘鸿儒一起,先将白礼给杀了。至于莲种的归属,那就等白礼死了之后再说。

    面对凌空志的决定,老实说,不管是白礼还是刘鸿儒都不满意。

    白礼就不用说了,还指望他们两个先打起来呢,结果反倒是自己成了其他两人需要解决的。

    而刘鸿儒也同样不满意,不过对他而言,这倒并不是一个不可以接受的结局。鹰扬卫虽然难缠,但是好歹有个目标,而且对付这种朝廷人的套路,他把白莲教可是有非常多的招数。可是要是放任白礼溜掉,鬼知道下次对方会不会跑到塞北西域去。

    因此两人眼神一对,便心有灵犀的一同出手,准备将白礼给当场拿下。至于之后,那就等以后再说。

    别看凌空志和刘鸿儒两个人一兵一匪,但是真动起手来配合还真是相当的默契。

    但见随着刘鸿儒双手一舞,数十上百朵随风摇曳的白莲便自白礼四周盛开,道道极乐之音也随着花开而出,一股让人心神都为之沉醉的花香,也同样迎风而来!

    花美,音醉,香怡,三位一体,直接绘出了一张让人情不自禁沉醉于其中的画卷,创造了让人流连忘返,不愿离开的世外桃源。

    而就在这千百朵莲花盛开之际,让人情不自禁的流连其中之时,一轮寒月高悬,一抹如同月光一样自凌空志的手中绽放,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一样,带着一股无上之力,瞬间便斩至正被朵朵莲花相拥,道道极乐之音相缠的白礼的面前!

    誓要将白礼斩于这刀下之中!

    两位天人五气级别的高手,配合起来又是如此的天衣无缝!此情此景任谁看来,白礼都绝无幸免的可能。

    因此哪怕是一直冷着脸,好像就没有其他表情的凌空志,都是以为大局在定,面对自己如此凌厉的一刀,白礼就算是不死也重伤!

    然而事情的发展偏偏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一柄仿佛青空碧云一样的剑,在那道恐怖的刀光临身之前,直接绽放出了任谁都没有想到的别样光芒,以及如同涛声一样的剑鸣之音。

    倾刻之间,便将白礼周围所环绕的朵朵白莲撕碎!

    而后万丈如同波涛一样的剑芒直接自后倾泻而出,如同决堤大川一样,伴随着白礼的挥舞,直接将那道向他斩过来的刀光给冲毁,消散于无形!

    “这是……听涛剑!你是听涛剑客,楚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