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明白自己此时身处于京师重地,京城其他各衙门,以及十二卫位之中的高手随时可能会出现。

    因此当话音落地之刻,便是马元义出手之时。

    反手间,引风雷涌动!

    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向他双手之上汇聚!

    一掌探出,一只仿佛连天地都遮蔽的大手便自其背后虚空处出现!带着好似来自九幽深处的地狱咆哮之音,直扑向王公公这边!

    好恐怖的手!

    但见伴随着那只大手压来,周遭的大气仿佛都在那只大手所给予的庞大压力之下为之凝结!

    其上密密麻麻、隐现流转的符文其中似乎蕴含着一股能够夺人心魄的韵律,让观者的气血不自觉地伴着其流转、隐现而为之动荡!

    因此伴随着马元义这边一出手,其周围刚刚赶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的巡街衙役纷纷承受不住体内不受控制的真气和气血的狂舞。

    一个个于片刻之间便七窍流血,筋脉爆裂倒地!

    而这还只是远观,受到余威颇及者!

    身处于这一只遮天大手攻击的核心位置的王公公,所要面对压力就更重了!

    其脚下厚厚的青砖还没等那只大手降下,便开始为之开裂!因为之前的那一拍刚刚平息的气血又开始翻涌!

    不过王公公好歹也是天人级别的高手,因此转瞬之间便平息了自己翻滚上涌的气血,而后怒哼一声,便直接将那些向他狂涌而来的地狱之音震碎!

    一指点出,便见一只身披紫绿色羽毛的巨大凶鸟幻影自其背后浮现而出,以其锐锐利的仿佛能将一切都刺穿的鸟喙,呼啸着便迎向敌方!

    轰!

    遮天的大手和紫绿色的凶鸟终于相击到了一处,伴随着两人的腾挪互击,终于在双方一技绝强的攻击之中爆发开来,一股无比璀璨的光芒也在这个时候自两人交手的中心向外绽放!

    伴随着一股仿佛能将一切都粉碎,腐蚀的力量向四周狂扫!瞬间,便将周围的数个坊的房顶都掀飞,粉碎!

    而两个人交手的正中心处,那近百丈的方圆,就更是片瓦不存,化为了焦土!

    被波及到的地方尚且如此,那么正面对方攻击的两个人所承受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王公公当场就倒飞了出去,如同一颗重型炮弹一样,连续贯穿了好几所宅府,这才在撞塌了一面墙壁之后停下,被掩埋在一堆砖石之中。

    而马元义也没有太好过,不光是连退了十数步的距离,直接将地面都离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而且从他微微颤抖的手和他嘴角流出的鲜血来看,他的内俯恐怕也同样遭到了重创!

    “看来还是我赢了,”暂时压住了内腑的震荡,马元义几步之间变跨越了近百丈的距离,来到了掩埋王粲但那一堆砖石前,对着勉强伸出手来,正拨开自己身上这堆碎砖准备爬起来的王粲道。

    “也许吧,”王粲冷笑了笑,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马元义继而道:“不过杂家也不会输,马方主,看看你周围吧。感觉到了吗?拱卫司、六扇门、以及神武卫和千牛卫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就像是王公公所说的一样,随着他们这边所爆发的战斗迟迟没有解决。尤其是马元义和王公公这两位在天人境界的武者之中,都算得上是顶尖的高手的大打出手,京城之中的其他衙门再也坐不住。

    六扇门、拱卫司、大行司、以及十二卫之中负责拱卫京师,高手最多的神武卫、千牛卫,纷纷派出高手前来查看,看看需不需要他们出手,将事件尽快的平息。

    而天子那边也同样察觉出了不对来,于是也同样将正在他这边汇报情况的拱卫司的代指挥室沈千秋,六扇门的总捕头况钟,以及他身边的总管太监丘聚给派了过来,看看能不能够帮上什么忙。

    “多谢王公公提醒,”马元义对于此项是早有预料,因此并没有像是王公公所预料到的一样,脸上显现出任何惊慌之色,反而像是巴不得他们来一样淡淡道:“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

    “什么意思?”王公公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惊疑不定道。

    “意思是……王公公你现在没用了,所以……可以死了!”

    就在王公公这边等待着马元义的回答,希望能够从他嘴中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的时候。

    一个陌生之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王公公的身边,而后还没有等他从这惊骇之中回过神来,便感觉自己后脑勺处似乎被什么东西抵住,贯穿!

    看着王粲那具被自后用指劲贯穿头颅的尸体,就这么在自己面前轰然倒下,马元义不由冷声的对着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白礼道:“你这次似乎又来得有些早了,天吴。”

    “是在怪我替你解决了对手吗?马方主,”戴着面具的白礼随手掏出锦帕,擦了擦自己刚刚杀人的手,继而轻笑道。

    “既然知道不该,那为何要明知故犯?”马元义冷声道。

    身为一个强者,显然有属于强者的自傲。因此但凡是能够自己解决的对手,哪怕是一般武者都很少假手于人,就更不用说马元义这种绝顶高手了。

    “马方主这是想要问责我吗?”而面对马元义的质问,白礼声音也骤然转冷。毕竟两个人只是合作关系,白礼又不是他的下属,自然不用看他的脸,也没有义务要特别照顾对方的情绪。

    显然,此时的马元义还不想和白礼翻脸,因此再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就这么径直转身离去,同时留下了一句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不要挑战我的承受底线,因为这结果……你承受不起!”

    “有趣,被你这么一说那我倒是还真想试试看,”白礼目送马元义离去的背影喃喃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会承受不起!”

    不提白礼这边之后的安排,另一边,距离皇城司这边最近的衙门,巡城司的大部队也终于率先赶到了。目视所及之处,满是尸体残骸,断木残壁。

    没办法,毕竟行走天灾这个称呼可不是单纯的说说而已的。对于天人级别的来说,都不用被他们的攻击正面击中,只要是处在他们的攻击所能波及到的范围,对一般人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这也是为什么天人级别高手之中会有一个默认的潜规则,那就是除非必要,尽量不要在人口密集之所动手的缘故。

    眼见对方交手的余波所造成的威力就这么恐怖,自然不是巡城司这种专门对付鸡鸣狗盗之徒,最多的是采花贼之类的衙门所能牵扯进去的。

    因此领头的只能退而求其次,将这一片区域给团团围住,同时安排人在这附近疏散和救援被困在这片区域外围的人。

    而相较于他们而言,六扇门、拱卫司、大行司、神武卫、以及千牛卫派来的人就自信多了。直接由他们各自带队的最高长官带领,越过了巡城司的包围圈直入其中,向着战斗直到现在还没有平息的皇城司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