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算赘婿 > 正文 第625章 狗馆长上场
    那人四十多岁年纪,皮肤黝黑,眼神阴沉。

    一张脸说丑不丑说俊不俊,但两只耳朵不仅大,还向着两边支棱着,倒真有几分狗模样。

    没错,他姓苟,叫苟正,是英锋武馆总馆这边的副馆长。

    但因正馆长华运昌同时还担任着总馆加分馆的总馆长,因此这位苟副馆长名义上是副馆长,但总馆这边的事务,基本上是他全权处置。

    凡是副手都不会喜欢人家唤职称的时候带出“副”字,唯独这位苟副馆长不一样。

    只因他本身姓苟,因此称他苟副馆长不会感觉有明显的歧义,但要唤他苟馆长……

    哎呦我去,谁听着都是“狗馆长”,而不会是“苟馆长”。

    偏偏他最是一个巴高踩低趋炎附势之能人,因此人们当面叫他苟副馆长,背地却都叫他狗馆长。

    当然也不绝对,今天就有胆大包天之人,当面叫出狗馆长来。

    那是袁闯。

    此刻他正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你个狗馆长终于舍得从狗洞里边钻出来了!”

    你听这话说的。

    把个苟正气得面色铁青,不过他没有马上发作,而是先检查了一下钟兴武的伤势。

    然后他慢慢慢慢站起身来,双眼如毒蛇一样盯住了袁闯等三人,阴沉沉地一字一句。

    “好狠的手段,不单打断了钟教练的腿,还割断了他的手筋,这是存心想要将钟教练变成废人啊!”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什么?钟教练不止腿断了,手筋都被挑断了?这也太狠了吧!”

    “可不是嘛,这三个小屁孩儿太凶残了!”

    “还好还好,咱哥儿几个之前没有上台挑战他们,要不然惨的可就是咱们了!”

    “可不是嘛,他三人刚刚来的时候何等嚣张,多少人都想上去捶他们,结果……谁上去谁倒霉,连钟教练都败在了这三个家伙手上,而且败得这么惨!”

    “确实太惨了!苟副馆长,一定要为钟教练报仇啊!”

    “对呀苟副馆长,我们都等着你主持公道啊!”

    ……

    满场的喧嚣声中,袁闯等三人傲然而立。

    直到喧嚣声渐渐平歇,袁闯才冷笑说道:“狗馆长真是满身正气啊!可是从前这姓钟的王八蛋打断我袁闯腿的时候,你狗馆长怎么没见出来主持公道,反而跟着姓贾的王八一同站着看笑话?如今倒说我们心狠手辣,我呸,真他妈恶心死人了!”

    苟正身为副馆长,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

    直气得眼睛泛白咬牙切齿。

    “好,很好!看来你们今儿来这儿,就是想要报仇来了是吧?行,我苟正接着,你们怎么废了钟教练,我就怎么废了你们仨!……上来几个,先把钟教练送医院!”

    他一声呼喝,立刻跳上去几个学员跟教练,一同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钟兴武抬了下去。

    此刻很多教练员也已赶了过来看热闹。

    其中有一个跟钟兴武关系好的教练员,带着几个学员将钟兴武送去医院。

    杨教练员却忍不住跳到台上,在苟正耳边小声说道:“苟副馆长,这三个小孩儿和练了一个威力很强的合击阵法,我怀疑他们背后,会不会有什么大靠山?”

    “合击阵法?你确定?”

    苟正眉梢一皱。

    “我确定!要不然你想想,这三个才这么大点年纪,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钟教练员打败打伤?”

    苟正并不知道钟兴武跟袁闯他们战斗了多久,在他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而今听杨教练员一说,苟正禁不住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大后台,真要有大后台,他们能到我英锋武馆求学?真要有后台,姓袁的老爸被贾公子打死,到现在都没有人出面替他撑腰?所以……放心吧,他的底细我太清楚了!”

    “可是……确确实实,仅仅不到两个月而已,这个姓袁的跟姓宁的,已经跟从前大不一样,不仅学了一身好功夫,还学到了一个合击阵法。如果没有大后台,他们是从哪儿学来的?”

    这话倒是令苟正不得不暗暗思忖。

    他虽然没有看到之前的几场战斗,但上次在大商场遇到这三个小鬼,确确实实,他们武馆的一群学员都不是这三人的对手。

    就连钟兴武出手,都有些招架不住。

    最后还是他苟正亲自出手,这才将三个小鬼打倒。

    换句话说,袁闯跟宁红石,确确实实在离开英锋武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学到了一些蛮厉害的功夫。

    不过就算厉害,在他苟正眼里还不够看。

    何况今儿当着满场学员,如不把这三个小鬼狠狠折辱一顿,不止是他苟正的威信会受损,就连他英锋武馆的名声,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就算他们有大后台,难道咱们英锋武馆没有大后台吗?总之这三个小王八蛋敢来我英锋武馆砸场子,就绝不能让他们再站着出去,否则人人都知道有三个小王八蛋打伤了咱们英锋武馆的教练员,以后谁还会有信心跑到咱们英锋武馆来学武?至于说……他们背后的什么人物找上门来,自然有咱们馆长出面。就算咱们馆长也压不住,还有咱们武馆的祖师爷!我还就不信了,再大的人物,还能大得过咱们馆的神剑祖师?”

    杨馆长一听也对,也就不再多说,默默地跳下台去。

    苟正一双眼睛,再次瞥向袁闯等人。

    “现在跪下,把钟教练留在台上的血渍舔干净,然后叩头道歉,再让你们家大人过来作出赔偿,看在你们年幼的份上,我或者能够网开一面!”

    他阴森森地十分吓人。

    却不料三个小孩儿一点惊惧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宁红石阴阳怪气叫起来。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今天就是来找你这狗馆长报仇来了,我看还是你赶紧跪下叩头道歉,否则钟兴武的下场,就是你狗馆长的榜样!”

    “好,很好,既然要找死,那我成全你们!”

    苟正咬牙一句,浑不顾面前站着的是三个小孩儿,陡然间身影一动,他居然率先出手,抓向宁红石。

    林瑶瑶口中娇叱,从旁边一刀劈落。

    同时袁闯也从后扑上。

    苟正冷哼一声,首先运气于背,硬接袁闯一拳。

    同时左手屈指一弹。

    “噌”的一声,林瑶瑶手中短刀被他一指弹歪,他一只右手,已经抓到了宁红石脸面。

    宁红石大骇之下仰天跌倒。

    但他反应再快,怎能快得过半步宗师中期的苟正?

    他方一仰天倒下,苟正已经抬脚猛踢过去。

    眼瞅着宁红石就要被他一脚踢飞,忽然他后腰一痛,袁闯重重一拳砸在他后腰腰眼上。

    他可是半步宗师中期的高手,此时运气于背,凭着袁闯一个小屁孩儿,怎么可能破掉他的防护,竟令他痛得钻心?

    然而明明不可能的事情,就这么眼睁睁地发生。

    苟正本来踢向宁红石的那一脚,也因这钻心的痛楚,禁不住抖了一下。

    就这么稍稍地一下,宁红石已经倒地翻滚出去。

    林瑶瑶一刀被他弹歪,另一刀却于此时劈砍过来。

    同时后腰再一痛,袁闯另一拳也砸在了苟正的腰眼上。

    苟正怒发欲狂,但如今后腰连续两痛,已经令他的反应迟钝了很多。

    眼瞅着林瑶瑶一刀已经劈到了肋下,苟正居然来不及闪躲挡驾。

    万般无奈之下,苟正不得不斜身倒地,接连几个翻滚,避开了林瑶瑶连续几砍,这才一个乌龙绞柱站起身来,两眼狰狞看着袁闯等人,眼中已经满布杀意。

    他可是半步宗师中期高手,却没想到今日居然被三个小孩儿逼得顺地翻滚。

    尤其此刻,满场的学员全都眼睁睁地看着他苟正,等着他苟正大发神威教训三个小鳖孙。

    可结果……

    太他妈狼狈了!

    也太他妈丢人了!

    今儿若不彻底废了这三个小鬼,他这番奇耻大辱,简直是难以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