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当南无忧带着满心沉重离开会场时,正看到李钰斜倚在门外,以赞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这位白银的领袖对南无忧发出了由衷的赞美:“大小姐,你现在终于有几分一家之主的风范了,在元老面前大放厥词,被南笃直接否定继承权,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心态着实可嘉啊。”

    南无忧闻言愕然,摸了摸自己依然上翘着的嘴角,无奈说道:“只是不该笑的时候笑得太多,导致表情有些僵硬罢了。”

    李钰则说:“能够笑对死亡,也是作为一家之主的必要素质。我最看不起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深陷危机时就屎尿齐流的货色。”

    南无忧说道:“我只是在模仿你罢了,毕竟,那个场合下,如果不笑,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悲伤?那只会让敌人快意,愤怒?同样不能伤及敌人分毫,想来想去,只有你的这种笑容,最是人不爽。”

    “哈哈哈,那可真是不胜荣幸。”李钰放声大笑。

    南无忧看着那发自内心的热情笑容,脸上的僵硬逐渐被融化,表情也渐渐变得无奈。

    “抱歉,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大势所向,无力回天。”

    李钰说道:“何须道歉,本来也没指望大小姐靠着一张嘴就逆风翻盘啊。但凡南家的元老议会有一点良知与公义,又何至于逼得你武力入场?本来你也是去正面迎接失败的,整体看下来表现还不错,至少是站着死的。”

    南无忧叹息道:“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他的选择了。”

    “他?”

    恰好于此时赶来的肖恩,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很快就将这个疑问放到了一边,因为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处理。

    “安保局的援军到了,十三艘战机,两条运兵船,很快就要将这个基地封锁住了。”

    李钰稍稍收敛了笑容,点头道:“来得不慢啊。”

    肖恩说道:“内部情况也不妙,安保局已经开始反击了,他们人多势众,装备也更为精良,度过第一时间措手不及的被动期后,优势就在他们那边。立锥人他们已经先撤回机库了,接下来要怎么做,都在等你的命令。”

    李钰看着面前的绝地学徒,笑道:“以你的武力,现在和我一起杀进会场,杀光那些拿着规则当盾牌,是非不分的元老,再挟持夏阎突破安保局的封锁……依然来得及。”

    肖恩没有回应,只是以平静的目光回视着他。

    李钰又笑:“刚刚大小姐的发言,不知你有没有听清楚,眼下你这位绝地学徒其实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帮我,二是帮南于瑾,三是主持正义,坚持公理。嗯,选项二和选项三本质上都是在帮对面,所以你确定要站到我们的对立面去了吗?”

    肖恩无奈叹了口气:“你现在还有心思玩这种文字游戏吗?”

    李钰说道:“毕竟除了玩文字游戏,现在也没别的事可做了,我们接下来到底要怎么走,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大小姐……或者说,被大小姐将全部赌注压在身上的那个人。”

    ——

    被南无忧压上全部赌注的人,在会议结束的一个标准时后,来到了被白银占据的机库维修间。

    “南笃,你居然有胆过来?!”

    守在维修间门前的饮水机最先反应过来,当即怒目圆瞪,抬手就要把必杀小黑瓶丢过去,好在被眼疾手快的李钰挡住了。

    “别,此人是受邀而来,留着还有用处,待会儿要是协商不顺利,说不定还要挟持他为人质,杀出血路。”

    “唉。”

    南笃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而此时人们这才注意到,才短短时间,这位年迈的老人就显得苍老了许多,他脸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因疲惫而松弛着,那严肃的气质也随之当然无存。

    在这里,他不再是元老议会的中流砥柱南笃,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垂暮老者。

    对此,李钰毫不客气地批判道:“摆出这种颓丧嘴脸,是在暗示我家大小姐刚才卖惨卖得还不够,所以才不能继承大业么?是不是我们应该在她进会场之前找人打断她一条腿,戳瞎她一只眼,你们才肯承认她是合法继承人?”

    南笃对此只是摇头不止,直到南无忧主动为他解围。

    “好了,这个时候,四爷愿意来见我,已经很感谢了。”

    南笃则说道:“你愿意给我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头子最后一点信任,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南无忧说道:“因为父亲曾经对我说过,如果遇到什么极端情况,那么家族其他人都未必可信,唯有四爷你是可信的……所以这次四爷在会上的立场,也让我深感迷茫。”

    “鹤礼他是什么时候对你说这些的?”

    南无忧说道:“死前两个月,在【兑】的庄园里……当时我们刚吃过晚饭,往常他都是直接去书房小憩,但那天他却找我长谈了很久。我当时只以为是父亲的心血来潮,现在回忆起来,他的很多话都仿佛是在交代遗言。”

    南笃嘴唇微微翕动,仿佛有很多话要说,最终却仍只是留下叹息声。

    李钰眉毛一扬,忍不住想要讥讽,但南无忧却背过手,请他稍安勿躁。

    “四爷,事已至此,无谓的感怀就省掉吧,有什么话请你直说。”

    南笃说道:“两件事,第一,继承家族大权的人将会是南于瑾,此事已经元老议会初步审议通过,后面只是程序性的工作,大势已定。”

    南无忧闭上双眼,默然无语。

    从她离场到最终南笃来宣布结果,不到一个标准时,期间元老议会居然可以审议通过家族继承这样的大事……恐怕此事的结论根本就在提案之前!

    她这被废黜的结局,甚至不需要夏阎抛出那份视频,就已经注定。那份视频才是真正的程序性工作。

    李钰对此则是轻轻摇了摇头:“虽然对于失败的结果早有所料,但是听你这么坦然无耻地宣布结果,我还是觉得的当初应该再强硬一点地推行武力手段,杀光你们这群无耻之徒。”

    南无忧打断道:“第二件事是什么?”

    南笃说道:“你父亲有东西要我转交给你。”<!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