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修真小说 > 明尊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青灯残灭,一声呼唤万剑来
    说着,青灯主吹了一口气,手中的人皮骤然膨胀起来。

    那人皮薄的几乎透明,使得皮下的青灯透了出来。

    人皮膨胀成潘剑萍的样子,唯有九窍处是九个窟窿,两个眼窝里空空荡荡,映照着人皮内的烛光。

    整张人皮仿佛犹如充了气一般,皮下隐隐透着细竹条的影子,潘剑萍有些微微变形,手脚直愣愣的竖着,僵硬无比,就像一个人皮灯笼一般。

    被青灯主掐着脖子,浑身血肉裸露的潘剑萍看着自己的人皮膨胀成一个灯笼,惨笑数声。

    但转眼间,她的神色就变了!

    潘剑萍摸样的人皮灯笼,袖子中飞出数条微不可查的丝线,这是义体改造的特殊武器单分子线,被她淬上了剧毒!

    任务世界中神妙的神通无数,奈何大部分都无法在这个宇宙使用,因此用毒这等在道法显世的任务世界威力不小,在现世也能正常使用的手段,便成了她的主要手段。

    单分子线在早期武道横行的剧情之中很好用,只要提前谋划,在特定的地方布下单分子线的陷阱,甚至不用动手,施展身法高速运动的武道高手便会自己把自己的头割下来。

    而且这等奇门武器掌握在手中,也能当成某种无坚不摧的鞭子和奇门兵器使用。

    后来任务世界修行之士渐多,神通妙法无数,也可以借此布下阵法,施展毒术神通,配合瘴气毒雾蛊虫,妙用无穷。

    在人皮灯笼手中,单分子线甚至比潘剑萍手中更为灵动。

    有的被摄入土中,有的被布设在周围的空气中,还有的被以各种手法藏着,瞬息之间散布在了燕殊周围,这些丝线都被钩在人皮灯笼的手上,犹如操控傀儡的傀儡师。

    只听一声轻笑,燕殊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蜂鸣似的轻响,他将剑匣一横,便看见一条细的看不见的丝线,擦着他的后心弹过去。

    “当啷”一声撞上了他的剑匣!

    太乙分光剑的剑匣乃是以合金打造,犹然出现了一条被勒出来的裂隙,随之而来的大力也将燕殊推得退后了几步。

    潘剑萍脸上浮现一丝苦笑,这是她费尽了心思,找到顶尖的义体工作室定制的单分子线,采用的是石墨烯夹钨丝编制高分子材料,在做到最细的同时,强度异常的高,更被她在任务世界用百毒陨元煞洗练,加强了强度的同时,更附带了一层剧毒……

    “旁门左道!看剑!”

    燕殊稳住剑匣,冷笑一声,手中便有一道剑光出匣,于瞬息之间挑断了人皮灯笼手中的单分子线,有向身周散布的丝线斩去。

    被青灯主提在手上的潘剑萍一脸绝望,几欲惊呼出声!

    这单分子线散布的法门有个名头,唤作千蛛丝网阵!乃是她结合了奇门阵法开创的法门,为的就是后期此旁门之法对付高手乏力,因此便以紧绷有弹性的单分子线,按照奇门阵法,布置成阵网。

    只要切段一根,丝线崩飞,牵一发而动全身,比任何暗器都要可怕。

    触动一根丝线,便有千丝乱弹,将阵中之人割成肉片,犹如千刀万剐,狠毒非常!

    燕殊斩断空气中隐藏的一根单分子线,被剑刃切断飞弹起来的两根线头甩出去,又切断了其他丝线,如此一个切两根,两根切四根,不一会,整个丝阵近千根丝线尽数弹起,让整片区域无数利刃一般的丝线交织。

    但这些丝线都擦着燕殊的身体,在他身前身后,嘣嘣的响声不断,犹如无数琴弦乱弹一般,却偏偏没有一根触及他分毫。

    燕殊从容步行,穿梭在这千蛛丝网阵中,犹如闲庭信步,竟再未出一剑。

    潘剑萍紧张的屏住呼吸,这才明白过来这般资深的轮回者,就算封印了法力神通,一人一剑,仅凭眼力便能破解她苦心参悟出来的法门。

    这青衫仗剑的青年剑客,只怕早就看清了方才人皮灯笼那花里胡哨的手法,心中对每一根丝线都了然于胸,于是只出一剑,斩落一根丝线,剩下的无论如何牵动,都在他掌握之中。

    燕殊手中剑影再落,于人皮灯笼空荡荡的眼窝中刺入,洞穿了那一点烛火。

    整张人皮骤然塌陷下来,而人皮未损分毫!

    青灯主冷冷一笑,那持着灯笼的白影里飞出数十张人皮,犹如一只只厉鬼一般,朝着燕殊扑了上去。

    这些人皮之中都燃烧着青色的烛火,犹如一个个灯笼,环绕着燕殊旋转。

    而青灯主刚要出身嘲讽几句,就看到燕殊背后的剑匣飞出一道又一道的剑光。

    那些各怀诡异神通的人皮,有的化为影子,要落在燕殊的身上;有的幻化成红色嫁衣,盖头下似乎有女子在低声啜泣;有的化为燕殊的摸样,诡异的气机似乎要将燕殊的身躯凝滞,但这些伎俩在剑光面前皆是虚妄!

    一道剑光刺入地下的影子里,一抹淡淡的血色化开成晕。

    一道剑光斩落盖头,红盖头裹着新娘头颅掉落,身躯飞散化为无数黄纸。

    一道剑光刺入‘燕殊’的眉心,见到人皮下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化为飞灰……

    一张张诡异的人皮同时炸裂,就连提着灯笼的诡异人影,也被那骤然相合,磁流体化为一道丈许长,赤红如等离子体,犹如内力一把火焰燃烧的剑光穿胸而过。

    白影骤然炸裂,那白雾炸开之后却又如时间倒流一般缩回白影之内,伴随着一阵蠕动,恢复原样。

    “嗬嗬……”白影一阵抽动,诡异笑道:“剑法不错,可惜你们古修永远也不懂得,如今已经不是谁驾驱的天地元气越多,谁就越强的时代了!你可以刺破灯笼的皮,但你怎么斩得灭灯光呢?虚室有光,你斩一万剑,十万剑,能灭光否?我等诡修,已如这光一般,深入更深层的世界,你就算有天大法力,剑刺的也不过是我的影子!”

    “更何况,你还能发几剑?”

    燕殊刺穿白影的太乙分光剑上,一颗颗人头犹如灯笼一般系在剑光上,摇摇晃晃,冲着燕殊在笑。

    那些诡异竟然已经感染了斩杀他们的剑光,随着诡异侵蚀,磁流体渐渐沉重起来,要收回剑匣重新洗练,才能出剑。

    但这些缠绕在剑光之上的诡异,在燕殊收剑的那一刻,必将发难。

    如今,燕殊已经无剑可用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那一口性命交修的飞剑没有带来,不然定能斩破万邪,不似这些飞剑一般,易受尔等的污秽!”

    青灯主觉得自己已然克制了那古剑修,太极纪元气不存,纵然那剑修不知如何恢复了几分法力,但想要施展,依然要遵循太极纪的法则。

    这些古修乃是从太素纪来到这方宇宙,就算设法恢复了几分神通,又如何比得过他们这些在太极纪修成神通的诡修?

    一应诡修,皆在信息上下功夫,他将自身的信息化为病毒,污染了磁流体的信息结构,不消多时,这些磁流体便会被他染化成分身,剑修没有了剑,何足为虑?

    后世的剑修,无不是铸就一口性命相交,凝练了太极物质的本命飞剑。

    用一口临时的飞剑,面对他们诡修,就是送菜的!

    “我教你个乖,面对诡修,且不可再以剑斩之……”青灯主一声冷笑。

    燕殊低声感慨:“还好师弟给我准备的剑够多!”

    “什么?”

    燕殊伸手一招,低声厉喝:“剑来!”

    头顶天穹骤裂,一颗同步武装卫星突然坠落,那犹如巨大陀螺圆锥的卫星骤然展开,周身无数磁流体,电磁剑丸,导弹飞剑等可控物质体化作无数流光飞散,朝着中央区帝都落去,、。

    中央区的天基导弹防卫阵列警笛声大作,但在周天星斗大阵的全面压制下,完全无法锁定那无以计数的飞剑。

    漫天的剑光化为暴雨一般,笼罩了昆仑研究院所在的这片山区。

    潘剑萍的眼睛骤然瞪大,不成人形的脸上浮现一丝骇然,那漫天如雨,遮天蔽日的剑光,只是入眼,便觉得一股凌厉之气扑面而来,直让人头皮炸开,满脑嗡鸣。

    青灯主一声凄厉哀嚎,那白灯笼中的青色烛光骤然闪烁,凭空消失在了灯笼中。

    那似乎才是它的真身!

    面对这剑光如雨,还有漫天飞剑之下的绝世剑仙,纵然是倾天妖魔也只有退避。

    因为那道道剑气,丝丝锋芒都汇聚在了剑仙的眼中,以及那一声剑来的神意里。

    剑意锋芒,透过那白影,锁定了那一点遁逃的青灯,青灯内里一团黑暗翻涌,透出无数凄厉的惨叫和哀嚎。

    黑暗蔓延,侵染了一切,朝着燕殊袭去。

    燕殊却只是冷笑:“你以青灯为名,说话也从灯笼中发出来,那提灯的白影更是无面无目,似乎都在暗示你的真身乃是灯笼中的那点烛火!但……我不信!”

    “那盏青灯的确是关系你的真身,但青灯只是你的影子!青灯投射的倒影,那一点烛火的倒映,才是你的真身!”

    燕殊的瞳孔反射之中,一点微弱的青灯,正在燃烧。

    此时漫天剑气已经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每一寸空间,燕殊却倒卷剑气,朝着自己的眼瞳刺去,眼中的青灯哀嚎,惨叫道:“想杀我,你眼睛不要了吗?”

    疯狂摇曳的烛火,在燕殊身上染青了三盏灯,头顶一盏,肩头两盏,如此福寿禄,精气神的三盏灯,都染上了一层青色。

    但随着燕殊瞳孔中流出血泪,一点剑气刺入,那三盏灯猛然摇曳,褪去青色,归复橘黄。

    青灯主剑意临身,一股无物不斩的剑意贯穿了他的真身,更有剑意从瞳孔中迸发出来,穿透了那一点灯火。

    它化身的诡异本源崩散,青灯主在剑气剑意贯穿下竭力挣扎,发出凄厉哀嚎,但最终还是无力闪烁,只留下剑尖上的一抹淡淡的火焰。

    “阴神诡修,也算是一个棘手角色了!好死不死,竟敢往剑修的眼睛里钻!”

    钱晨在外太空冷笑道:“不知他们眼里容不得沙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