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都市小说 > 锦衣春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别小气
    江余儿一声不吭的跟在身后,看了一眼太子爷空荡荡的腰间,心中暗道,

    “太子爷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那钱袋里可有一袋子金豆子,够去九珍楼吃十回了……”

    幸得好太子爷只瞧上夏家小姐一个,为了追求佳人这般破费倒也不怕,若是学那梁家老爷见一个爱一个,想那后宫佳丽三千,再多的家当也要被败光了!

    败家子太子爷半分不觉自己挥霍,第二日喜滋滋打扮一番,又让江余儿预备了一满袋子金豆儿,脑子里各种谋划,想着如何趁着二人相处,将心里的话儿讲给心上人听,却是一整日都是咧着嘴,看得梁绍这孤家寡人,即便有金豆子在手,也是心里酸不可抑,索性与人换了个位子,坚称要与这见色忘义之徒决裂一日,朱佑君哈哈大笑毫不以为意,独自坐了一日。

    夏小妹那头,即是韩绮不去,她便预备着独自赴约,只孤男寡女,又怕一身承圣书院的天青襦衫在外头太过扎眼,便抽了个空让身边的丫头青砚,出去让门口的癞痢头等人买了两套男衫回来。

    待到下学时,夏小妹到李莽那院子里换了衣衫,再出破院门时已是由一个俏女郎,变成了一浓眉大眼儿,文质彬彬的俊俏少年郎了!

    她的小丫头青砚便做小厮打扮跟随在身后,夏小妹出来在巷口站定,突然皱眉伸手抚了抚胸,

    “这个……”

    她有些不舒服的扯了扯前襟,

    “青砚,这布条是不是裹得太紧了?”

    小丫头青砚应道,

    “没有呀!”

    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又看了看自家小姐的胸前,复而应道,

    “小姐,您且忍忍吧,谁让您这处比奴婢的大许多呢,不裹紧些如何能遮掩女儿身?”

    夏小妹吸了几口气,龇牙咧了咧嘴,

    “罢了!为了九珍楼本小姐便忍了!”

    二人到了书院大门前,见得朱佑君早已等在那处,夏小妹哈哈一笑上前行礼道,

    “朱兄,劳你久候了!”

    朱厚照见着人来十分欢喜,

    “不久!不久……夏……夏兄请上车!”

    夏小妹大摇大摆学着男人一般撩了袍子就上车,朱厚照忙也紧跟着上去,青砚与江余儿却是坐到了前头,马车摇摇摆摆往那九珍楼而去。

    九珍楼因着有卫武早通过气儿,却是特意为他们留了包间,待到了楼门前,自有小二前来相迎,见着只有二人便进去报给了掌柜的,掌柜的忙出来拱手道,

    “二位乃是我们九珍楼的熟客,老朽这处倒有一个不请之请,还望二人包容则个!”

    朱厚照应道,

    “掌柜的不必客气,有话请讲!”

    掌柜的道,

    “前头以为今日又是好些位要来,便给您预留了一个大包间,将另一个小包间留给旁的客人,正巧今日只您二位过来,另一间客人却是多出了不少人,因而老朽便想请二位示下,可是愿意换一下包间?”

    朱夏二人对视一眼,夏小妹笑道,

    “朱兄,左右只我们二人吃酒,包间大了倒是无用,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换了就是!”

    朱厚照点头,

    “夏兄所言极是,便换了吧!”

    掌柜的闻言大喜,忙亲自领了二人上楼,坐了小包间,这小包间布置也是十分清雅,临窗摆有一张八仙桌,二人过去到窗边坐下来便要点菜,朱厚照对夏小妹道,

    “夏兄,今日只你我二人,夏兄只管点自己喜欢的菜便是……”

    夏小妹点头笑道,

    “我倒是无甚忌口的,只要是好吃的都喜欢……”

    朱厚照喜道,

    “这一点我与夏兄倒是相同,但凡美食都不可错过!”

    二人相视一笑更有臭味儿相投之感,怪不得能惺惺相惜!

    于是便也不用点菜了,朱厚照仍是真正视金钱如粪土之人,对小二道,

    “小二的,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全数上一遍就是了!”

    吃不完倒掉便是了,这时节切切不可小气了!

    夏小妹忙伸手拉了拉他袖子,

    “虽说是不缺银子,但也不能太过靡费……”

    朱佑君自然全听她的,忙点头道,

    “夏兄说的极是!”

    当下便吩咐小二道,

    “我们只两人,你们的招牌菜捡着好的上一些来!”

    小二答应一声去了,朱厚照动手倒桌上的茶水,夏小妹却是探头往下看人头涌涌的街面,笑着对朱厚照道,

    “这九珍楼地处繁华,位置甚好,怪不得生意如此之好!”

    朱厚照笑道,

    “若只是位置好,也成不了这样的气候,必也是厨子手艺出众才能有这样的生意……”

    夏小妹点头道,

    “我听说这九珍楼的厨子乃是宫里出来的,手艺自然不错……”

    说着叹气道,

    “想来那宫里的御厨必是个个顶尖,做出来的菜肴必也是十分好吃的,也不知……我以后有没有机会能入了宫中,吃一回皇帝赐宴!”

    这厢看着皇城方向想着美食却是悠然神往,现时下的女子想要入宫,要么凭着美貌选入宫中做妃子,要么便是嫁个好丈夫,靠着丈夫有封妻荫子之能,妻子得了诰命能入宫,除此之外便只有做伺候宫妃的下人才能入宫了!

    只做个宫人也不是想吃甚么有甚么,还要挨打受骂,却是万万不能去做的!

    朱厚照正取了茶杯端给她,闻言却是摇头道,

    “宫中的御厨手艺,吃多了也不过尔尔,依我看着倒不如宫外的各式食物好吃!”

    夏小姐听得眨着大眼问道,

    “你时常吃么?”

    要不然怎知吃多了不过尔尔?

    “呃……这个……”

    朱厚照自知失言,借了喝茶水的空当,眼珠子一转道,

    “这再美味的东西吃多了,都会觉着普通的,我也是猜的!”

    夏小妹倒是不疑有他,点头道,

    “你家里的厨子手艺也是极好的,想来你倒是有这样的体会!”

    朱厚照嘿嘿笑着点头,

    “说的正是!”

    二人闲话两句,那菜便由小二端了上来,见得这色香味儿俱备的菜肴,二人立时停了说话,挽了袖子,取了筷子便夹,只这头一筷却是都不约而同夹给了对方,见得自己碗中的菜,二人都是相识一笑,很是默契的埋头大嚼。

    只吃了没有两口,却听得隔壁包间里人声鼎沸,果然来了不少人,夏小姐道,

    “听得那屋中动静,倒确是来了许多人……”

    朱厚照尖着耳朵听了听,听得隔壁桌椅拉动之声,又有众人相互谦让之声,之后又是连声叫了小二点菜,说笑之声不断,他听在耳中却是有些扫兴,皱眉道,

    “好似是一帮子书生,吵吵闹闹哪里似读书人!”

    夏小妹劝道,

    “无妨,左右隔着房间,他们吵他们的,不碍着我们享用美食便是!”

    说着又夹了一筷子菜给朱厚照,朱厚照抬手为她倒了一杯茶笑道,

    “清茶不如清酒,不如叫一壶酒来吃?”

    夏小妹忙摇头,

    “你若是想吃酒便叫上一壶,我却是不敢用的!”

    前头跟着二哥夏文彬出门,倒是敢吃酒,左右有兄长护着,父母是不会过问的,可若是独自在外头吃酒归家,便是最宠自己的亲娘也要变脸的!

    夏小妹虽说任性,但也是极有分寸之人,出格的事儿决不能做的!

    朱厚照见她不吃,自家也不好叫酒,转头叫小二上了些白饭来,小二用小木盆盛装了白饭端进来,二人各自盛了一碗,以菜就饭,因着是早已相识许久的好朋友,夏小妹也不装样,甩开腮帮子大吃,转眼一碗饭就下了肚。

    却是又去盛第二碗,看了看朱厚照只去了半碗的米饭道,

    “你这饭量怎得如此之小,还比不上我一个女子!”

    “呃……”

    朱厚照见她大口用饭的模样,很是疑惑,想了想问道,

    “这不是有一句俗语讲道,男子吃饭如虎,女子吃饭如数么?怎得……怎得你……你胃口如此之好?”

    此言便是男子食量大,女子食量小之意!他在宫中见得的女人个个都是斯斯文文,半碗饭已足矣,便是自家亲娘张皇后有时连饭也不用,只一碗汤便让人撤了席,也不见她嚷饿呀?

    夏小妹应道,

    “我母亲说了,女儿家以后生儿育女要有一个好身子,切不可学那些扭扭捏捏的女子,吃个饭如喂猫儿一般,吃得一个个弱不禁风的模样,一阵风都吹得倒,生得孩子也是先天体弱,平白害了子女!”

    说着猛然回过神来瞪眼道,

    “莫非你嫌我饭量大了?朱兄,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即是安心请客为何要如此小气?”

    朱厚照忙道,

    “那里!那里!我……我这……这是佩服夏……夏兄的好胃口!”

    说罢为表自己不嫌弃之意,连忙三两口将碗中的饭拔光,自己又去盛了一碗,见夏小姐满意的点了点头,与她相视一笑,这才双双低头拔饭。

    他们这处安静用饭,隔壁却是闹闹嚷嚷十分吵,一会儿叫这位仁兄,一会又唤那位弟弟,一会儿劝酒,一会儿又闹嚷着要各出诗文,却听得有一人声音极大,叫道,

    “诸位!诸位……要说起作诗自然还是要我们承圣书院,关长风山长的关门弟子……杨濬,杨大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