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中,顾家一直是秘书在表态,顾延卿始终一言不发,让人M0不清到底谁说话才算。

    校长在其间艰难斡旋,赔了无数笑。

    韩家就没见过这么沉得住气的,难免生出几分惧意,于是试着建议道:“要不,就给孩子一个警告处分如何?”

    韩家自认为这样的惩罚对起云来说已经足够,毕竟,对韩家这样的人家来说,这个处分已经够得上“污点”了。

    进了门后就没说话的顾延卿看着校长,终于开了金口:“不行,太轻了。”

    崔北勇松了一口气,既然顾老开口,那起云的命运就一目了然了。

    他们韩家的儿子把顾老的宝贝孙NvB得险些跳楼,就一个警告处如何抵消的了?

    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

    话说到这个份上,本绝无转圜的余地。

    不过,韩家那边有个年轻人偷偷上网搜了顾家这位老爷子的来头后,悄悄将起云妈妈拉到了一边。

    韩夫人看完资料,一身冷汗的同时,猛然间想起一件事。

    趁起云乃乃又开始闹起来,她偷偷拉着顾奈出了会议室。

    顾奈完全没想到自己发烧的时候,起云妈妈曾来看过她,还给她开了药。

    邵鸽没告诉她啊……

    “顾奈同学,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这次的确是我们起云做的不对,我替他向你道歉。记得那会儿你烧糊涂了,还拉着我的Sh0u喊我‘妈妈’。当时我心里就想,这小孩怎么这么招人稀罕呢?我只恨自己不是你的亲妈妈,假如你是我Nv儿,我就能亲亲你,抱抱你了。后来知道起云喜欢你,我也是高兴的,生不出你这样的Nv儿,有一个你这样的儿媳也很不错。可惜……”

    韩夫人扭头看了眼自家好心办坏事的兔崽子,直叹气:“这桩好事我看是成不了了。也怪我家里人眼皮子浅,把你看轻了去,分明是我家起云配不上你,让你白白受了委屈冤气。我在这里再次道歉,但求你看在起云待你一片痴心的份上,你做个和事佬,放起云这一马吧。”

    “妈!你别说了!”

    起云又气又恼又恨,他让妈妈替顾奈看病只是单纯的好意,他没想过要让这成为用来自救的筹码!

    顾奈看着那双握住她的Sh0u,想象当初高烧时这双温暖的Sh0u轻轻贴在她额头的样子,眼眶突然一热。

    怕她不肯答应,韩夫人双Sh0u紧了一下她。

    顾奈抬头迎上她的视线,努力笑了一下,好让她放心:“我答应您。”

    起云震惊大叫:“顾奈!”

    顾奈回首看他,柔柔地说:“对不起,起云,我也不想让你难堪的。”

    说完,她推门走进会议室,走到爷爷身边,在他耳边说了这件事。

    顾延卿听完,问她:“你觉得这样就够了?”

    顾奈点点头。

    何谈惩罚,何谈足够?

    本来就是他们两个小孩的事,是他们大人非要分出个对错才肯罢休啊。

    最后,韩家由韩院长出面郑重赔礼道歉,起云也挨了一个警告处分,公告全校。

    送顾延卿去酒店的车上,崔北勇愤然怒斥:“什么韩家李家,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敢在顾老面前标榜。”

    泄完愤,他又对顾奈说:“奈奈,今后韩家那小子要是还敢纠缠你,你可不能瞒着!一定告诉崔叔叔,你崔叔叔我一个揍他两个绰绰有余的!”

    顾奈看了眼爷爷,小声说:“我知道了,崔叔叔。”

    夜已深。

    老款奔驰车身重,开在路上几乎没有起伏,犹如置身一片平静的湖泊。

    顾奈捧着爷爷的Sh0u杖不敢吭声,心里又秀又愧。

    因为这种琐事还要劳烦他老人家出面,她这哪里是孝顺了?

    “奈奈。”

    “嗯,我在!”她忙打起Jlng神。

    爷爷M0M0她的头发,笑了下:“难过了吗?”

    她吸了吸鼻子,点点头:“有点儿。”

    在爷爷跟前,她是从不敢撒谎的。

    爷爷拍拍她柔嫩的Sh0u背,缓缓阖眼。奔波了一天,他也有些累了。

    顾奈心疼不已。

    崔北勇看了眼后视镜,脚下略松,车速更缓了。

    “奈奈。”

    爷爷像是在梦中叫了她一声。

    “嗯?”

    她轻声应道。

    爷爷长叹一声,呼吸宛如年迈的龙般绵长,梦呓道:“奈奈别爬高,爷爷会担心。”

    “……好。”

    顾奈只有强忍着,才不至于哭出声。

    登机前,纪修接到了丁善的电话,说本来约好今天来面试的邵鸽没来,问他怎么回事。

    纪修不知內情,下了飞机直接去了公司。

    没想到公司也在热议顾奈被B得差点跳楼的事。

    莫名心烦意乱。

    丁善见他脸色不好,掂量着问:“你那老师不肯收你?”

    纪修没回答,亲自打电话给邵鸽,过了许久电话才接通。

    她的声音听起来刚睡醒,纪修看了眼Sh0u表,下午四点。

    “邵鸽,是我,纪修。”

    “学长好……”邵鸽在床上翻了个身,意识逐渐回笼,这才惊醒,连忙从床上坐起接电话,“学长,怎么了?”

    纪修走到窗边,沉声提醒:“今天你本来应该来面试。”

    邵鸽这才发觉自己漏掉了什么,猛拍一记脑门,连忙下床穿衣服,一边道歉,一边请求:“学长,能不能等我半小时?我马上过来!”

    搁以往,面对如此不靠谱的应聘者,她这辈子休想踏进他公司这扇大门。

    但对象是邵鸽,她的身份让纪修没法铁血到底。

    短暂的窒息般的寂静过后,他冷声问:“如果你身休不舒服的话,就改天吧。”

    邵鸽愣了一下,揉揉半堵的鼻子,心虚道:“学长,你也听得出我哭过哦?”

    窗外那棵树上停着一只肥麻雀,不知因为什么受了惊吓,振翅一飞冲天,很快消失在蓝天。

    纪修找了找,没找到它的踪迹,声音也跟着变冷漠:“顾奈的事我听说了,但不管怎样,你都不该为别人的事而影响到自己。”

    闻言,邵鸽心里也跟着鼻子一块发堵。

    总觉得像是挨了一记闷拳似的。

    她的呼吸声通过电波介质传送,又急促又Cu重,听上去带着一丝不服气:“好的,我知道了学长,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纪修心理确定了一件事:顾奈没有和邵鸽在一起。

    见他要走,刚泡好茶的丁善急忙叫住他:“你上哪儿?晚上不一快吃饭吗?我包厢都定好了!”

    “改天再说。”纪修拿上风衣就走。

    众目睽睽之下,丁善追着他跟出来,“改天是哪天啊?你这表情,说你家里没藏Nv人,我还真不信了,你等我,我要上你家看看!”

    下了楼,纪修打开车门上车,脚下油门一踩,风驰电掣离去。

    丁善目送那道霸道的黑影远去,M0M0鼻子,回头朝楼上看热闹的职员们骂道:“都看什么看,还不回去工作!”

    职员们撇撇嘴,笑嘻嘻地回了岗位。

    客服部几个小Nv生停下Sh0u边活,越过挡板私下佼流:“刚刚那个就是我们公司大老板吗?也太年轻了吧!”

    “还说!他看我一眼,我下面都要发大水了!”

    “你疯啦!”

    在办公室说这个!

    刚做完买家回复的组长清了声喉咙,警告道:“行了啊你们,注意场合。”

    两个Nv孩挑挑眉,会心一笑,打开电脑里的QQ,开始疯狂八卦。

    开到半路,Sh0u机响了。

    以为是某人,结果是快递说他的地毯到了。

    两只猫如今频繁拿他的拖鞋和沙发练爪牙,咨询了养猫的朋友,对方建议他买个猫爬架。

    但顾奈说猫爬架她负责买,因为猫是“她的”。

    小姑娘还挺记仇。

    哼。

    带着新地毯回到家中,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两只猫蹲在玄关的,和他面面相觑。

    纪修叹了口气,放下包裹,先抱它俩。

    屋里找了一圈,没有顾奈。

    隔壁屋也找了一圈,没有顾奈。

    她没和邵鸽在一起,也没在他这里,她还能去哪?

    他放下猫,正准备去学校找人,门铃响了。

    ——————

    大G说:我这么宽,这么大,你俩真不考虑来一场车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