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扬天生就会讲故事,普普通通的打架闹事也能说得绘声绘色,让人既好奇又揪心,听得邵鸽和顾奈两眼直冒心心,连隔壁桌的小姐姐也竖起耳朵偷听。

    顾奈眨眨眼,仿佛人就在现场似的,忍不住笑出声,问卫扬:“那后来呢,那位学姐有没有生气?”

    卫扬抿了口已经没气泡的可乐,看了眼毒舌当事人说:“气啊,我看她就差当场翻脸掀桌子了,她男人在桌子底下拼命按住她才忍下这口气。”

    “再后来呢?”邵鸽托腮问。

    卫扬想了想,眉心动了一下:“没什么后来了。无非就是大姐大看某人独来独往没朋友的样子很可怜,强行让她男朋友每天陪某人打篮球而已。”

    一来二去,两人就混熟了。

    再后来,纪修看休育生总是抱着一罐蛋白粉,闲来无事,就顺便研究了一下运动补剂这块蓝海。

    刚好遇上创业大赛,他就决定做款蛋白梆出来。

    “咦,学长不是临床的吗?怎么还懂这些?”邵鸽问。

    纪修看她一眼:“我有丁善。”

    闻言,顾奈凑在邵鸽耳边说:“就是上回在食堂我们遇见的那个长的像小浣熊的学长。”

    邵鸽连连点头:“哦哦哦,原来是他?”

    有了专业人才丁善当配方师,这款蛋白梆就有了产品质量保证。

    至于淘宝运营,销售渠道,宣传手法等等,要是全说完,起码得用五节公开课的时间。

    卫扬略去没提,只说纪修靠这款蛋白梆一年之内买了两套公寓。

    “他可富裕了呢,现在弄个包装都非得亲自去曰本和设计师面谈,妹妹们要是还能吃,就多点几个菜,不要紧的。”

    少蓝笑眯眯的靠在男友结实的詾前,很自然的“慷他人之慨”。

    顾奈憋笑,看着对桌那个老神在在的阔人不敢言。

    邵鸽却说:“我是吃不下了,就是想知道,学长公司还缺人吗?能不能赚到零花钱还在其次,我就是想知道,学长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

    小女生一脸积极上进。

    纪修看她一眼,继而报了一串手机号码给她。

    “你联系她,就说是我介绍的。”

    邵鸽受宠若惊地存好号码,又觍着脸问:“我该怎么称呼对方?”

    “姓吴,吴女士。”

    卫扬放下手中的可乐,补充:“哦,她啊,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位‘大姐大’。”

    邵鸽:“……”

    过了会儿她才扪心自问:“请问,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呢?”

    顾奈抿笑拍拍她的肩膀,犹如林志玲上身,声音甜得需要当场打针胰岛素:“你要加油哦,我相信你,你一定是最梆的!”

    饭后,一行人准备去剧院候场。

    少蓝领队,跟在后面的卫扬正和起云邵鸽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把他俩逗得不行。

    外面太陽毒,顾奈要涂防晒霜,就落在了后头。

    一着急就挤多了,但邵鸽已经走出好远,她想了想就没喊。

    一回头,她就看见了纪修。

    曰光下的纪修好像会发光,像油画中站在河边青草地里画风景的年轻画家,安静文雅又出挑。

    这个人啊……

    这个人呐……

    一万回也看不够。

    见她对着地上青色的影子发呆,纪修轻声问:“怎么了?”

    她匿着笑将手臂伸给他看:“不小心挤多了,分你一点好不好?”

    纪修没有拒绝。

    顾奈高高兴兴地抠了一半抹到他手上。

    他的手臂干干净净的,汗毛微不可见。

    也是奇怪,他连腿毛也不长。

    顾奈想起哥哥浓密堪碧加厚款保暖裤的腿毛,私下总怀疑纪修去做过激光除毛手术。

    但后来纪修对她说,他是天生的,没做过手术。

    “可是,人家都说腿毛旺盛的人姓……那什么裕都很旺……那什么盛的啊……”

    他怎么和常识不一样?

    谁知话音刚落,就被他戳了脑门:“你这个脑子一天到晚都想什么呢?”

    说完就把她按住又做了一次……

    像在证明什么似的。

    “喂,顾小姐,你还要擦多久?”

    看她一脸旖思,纪修就知道她又走神了。

    防晒霜早就被吸收,她再这么摸下去,游客会以为她吃错了什么药。

    顾奈连忙收回手,抬眼,视线与他佼汇,却说起了别的:“其实,我是想谢谢你提供工作给小鸽子。”

    如果他当场拒绝,邵鸽肯定会感到很没面子,哪怕她的请求打着玩笑话的幌子。

    如果邵鸽觉得没面子,她也会跟着一块感到没面子。

    尽管在职场中“靠关系”“走后门”这类行为很令人不齿,但人一旦谈起恋爱,就会有许多奇怪的自尊心跑出来干扰正常判断。

    “你怎么能那么做呢,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好朋友啊。”

    “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为什么不能给她呢?”

    “我在你心里难道就这么不重要吗?”

    等等。

    早在他开口之前,她就在心里想好了一系列台词,准备跟他“秋后算账”。

    没想到,一句也没用上。

    他就那么答应了。

    说不开心是假的,如果不是周围都是游客,她甚至想马上抱抱他,亲亲他。

    纪修沉默地拉过她的手臂,将她手肘那块没抹开的防晒霜擦匀。

    “也不是什么需要你感谢的事。”

    “嗯?”顾奈愣了一下。

    他垂着眼皮,长长的睫毛被陽光晒得淡淡的,染着一片漂亮又孤独的淡金色。

    声如琴弦:“你不是说她一天到晚都和你在一起吗?”

    “是啊……”

    “我给她一份工作,她就不能老是缠着你了。”

    顾奈:“???”

    怎么说呢?

    如果别人的心是红色的话,那纪修的心,一定是黑色的。

    她很确定!!

    ——————————————————

    抱歉更晚了,本来只想佼代一下纪修公司的事以及房子的来历,没想到现写出了一位大姐大出来……

    终于能感受到看电视剧遇到配角强行加戏的痛苦了……

    今天走完剧情,明天我就让他们做羞羞的事情了!

    大家请期待一下!

    今天也是爱你们的一天哟~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