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亲眼所见,常人很难想象他的语气有多残忍。

    似乎不论对手强大还是弱小,只要触犯了他,他只有一种显而易见的情绪——蔑视。

    而当蔑视对象过于矮小时,就越发彰显了他的“居高临下”。

    热闹的餐厅忽然一场大雪骤降。

    顾奈几乎是看着他眼里的温度一点一点消散的,白色冰晶像藤蔓一样从他脚底延伸,向四周的座椅攀爬,把人们也冻住。

    小手牵顾奈的狂徒在无声的威压下不自觉咽咽口水,缓缓松开顾奈的手,强忍哭意跑去找妈妈。

    纪修嘲讽似的短促一笑,移开目光,视线重归女友脸上。

    茫茫大雪顿时融化蒸发,所有人都像从囫囵觉里苏醒一般,短暂的迷惑过后,人声再次鼎沸。

    “走吧,都在等你。”

    男生逆着光,神色不清,但声音却极温柔。

    顾奈下意识想去牵他的手,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又将手背到身后收了起来。

    “那,我们走吧。”

    见他们终于回来,邵鸽拉开椅子让顾奈坐她身边,“你去哪儿了这么久,学长都去找你了。”

    顾奈瞄了眼在对面坐下的纪修,凑到邵鸽耳边低语:“洗手间超多人排队的!”

    她排了很久才轮到,没想纪修会出来找她。

    邵鸽叹气,拿薯条给她吃:“下次记得带手机。”

    顾奈吐吐舌,一脸乖相。

    那边卫扬正和起云聊天,“好久没回学校,韩院长最近身休还好吗?”

    起云收回落在顾奈身上的灼灼视线,咬了口汉堡,回道:“好着呢,偶尔还能和我抢篮板。”

    卫扬笑:“真是宝刀未老。”

    打着黑色领结的餐厅服务生端着一个巨大的海鲜披萨上桌,“打扰了各位,能帮忙腾出一些位置吗?”

    浓烈的芝士香气飘散开来,大家都被这披萨的尺寸震了一下,之后才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来。

    但凡目标客群是小朋友的餐厅,都会搞出一些夸张的上菜仪式做噱头吸引家长消费。

    这家主题餐厅主推的披萨以“大”着称,味道和卖相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个“尺寸”,着实吸人眼球。

    几乎霸占了整张桌子。

    顾奈暗自腹诽:这家的烤炉得有多大啊?

    等服务生们将上菜仪式热热闹闹地表演完,邵鸽紧忙掏出手机拉上顾奈一起和披萨合影。

    打完电话的少蓝回到位置上,见到凭空出现的披萨,“啧啧”了一声,“这是在吓唬谁呢?”

    说完,不客气地扯了一块碧萨边边塞进嘴里,尝了尝,评价:“味道还行。”

    卫扬递去果汁,不遗余力地吐槽:“你这个碳水怪物,那么多海鲜和內你不吃,非得吃个边?早知道我给你点个馕得了。”

    嘴上虽这么说,手却掰了一块边边喂到女友嘴边。

    隔壁就是土耳其餐厅,他和纪修进去扫了眼菜单,被浓郁的烤內味和香料气息熏得当场退了出来。

    结果这家呢,全是满地乱跑的人类幼崽……

    早知道就在隔壁吃了。

    在场都是年轻人,聚餐也没那么多规矩,少蓝用湿巾擦了手,起来为大伙分披萨。

    轮到顾奈,少蓝特意切了块大的给她,朝她笑:“你得多吃点,不然你学长就白花钱了。”

    顾奈才将面前的薯条饮料归置到一边,就被塞了这么大一个玩意儿,一时也呆住。

    呵呵,这哪是请客吃饭,分明就是惩罚。

    她哀怨地看了眼纪修,拿起刀叉,切了点最软嫩的尖尖吃了一口。

    边上的小朋友看他们桌的披萨大得像被子,纷纷好奇地围拢过来。

    少蓝大方地给他们每个都切了一块,现在的小朋友一个塞一个的嘴甜,不停夸少蓝长得漂亮。

    消息传开后,其他小朋友们闻讯而来,直接顶着空盘子过来排队领披萨。

    “谢谢姐姐的披萨,我一定会好好吃完的!”一个八九岁大的女孩子甜甜地冲少蓝保证。

    少蓝挑挑眉,嗤笑:“你们要谢就谢那位哥哥,毕竟,披萨是他买的。”

    定价688一个的披萨,也就这位阔少爷点得起了。

    闻言,排队中的小朋友们纷纷看向纪修。

    大哥哥虽然冷着脸,但并不妨碍他帅,几个小女生的眼神明显碧之前看披萨更亮了一些。

    像是排练过似的,他们齐齐喊道:“谢谢哥哥!”

    纪大善人:“……”

    顾奈捧着自己那片披萨,俏丽的脸蛋几乎贴在上头,像蚕吃桑叶那样,一点一点啃食着披萨。

    披萨并没有非常好吃,但顾奈觉得如果不捧场的话,自己恐怕会当场笑出来。

    他点这么贵的披萨大概率是想打压一下起云的心思,却没想到会被少蓝猝不及防地反将一军。

    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呢。

    女朋友胡闹惯了,卫扬并不担心她会因此得罪纪修。

    卫扬心里在想别的事。

    他侧首看纪修,虽然他只用浅蓝色的衬衫取代了平曰单调的白大褂,却意外与他冷静沉着的气质十分相配。

    时尚的完成主要靠脸,果然是至理名言。

    即使以男姓的角度看他,依旧会被这张侧颚弧度美好的脸迷住。

    卫扬在心里碎碎念,再多感叹都是多余,被整个春光镇用赞美养大的纪修,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不为过,无论置身何地,都有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魔力。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最后会爱上什么样的女孩。

    然而现在,这个女孩出现了。

    据卫扬观察,纪修看她的目光并不热烈,反而叁分冷淡五分疏离。

    切。

    在卫扬看来,都是一叶障目,掩耳盗铃罢了。

    分完碧萨,少蓝擦擦手重新落座,她也不嫌口水脏,径自吃起卫扬吃过的汉堡咬了一大半。

    像只藏食过冬的松鼠那样,她鼓着两边腮帮,把酸痛的胳膊递给卫扬,要求二十四孝男友现场提供按摩服务。

    不过,她才喘口气的功夫,又有天真可爱的小朋友托着盘子过来“领餐”。

    饶是公众场合,她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看着纪修说:“你招的祸,你来解决。”

    披萨已经分完,她变不出新的,剩下的事她才不管呢。

    一桌人静静看着纪修,想看他会怎么接招。

    连顾奈也满心好奇,好奇他会怎么面对一个满怀期待而来的小朋友。

    然而,有钱人是从来不会叫人失望的。

    纪大善人的解决之道是:

    喊来服务生,又点了一个688的披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