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当天最后一班大巴车带着它青色的尾气开走了。

    尽管顾奈试图追了几步,最后还是向现实低了头,眼睁睁看着它越开越远,直到它消失在视线。

    看她独自懊恼的样子,说不上是怜悯还是好笑,纪修的表情始终淡淡的,一脸高深莫测。

    即使她在失去理智后威胁他“你这么害我我跟定你了”,他也只是挑挑眉无所谓地说:“随便你。”

    远处又一阵雷声滚滚而来。

    夕陽下水彩画一样的小镇突然染上中世纪的黑暗,低低的乌云以极快的速度从西南方向而来。

    如果顾奈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会知道马上去超市给手机充电,然后叫车离开这里才是她的上选。

    可她这会儿已经被纪修碧得有点失心疯,直言不讳:“听见那道雷了吗?高个子最好小心点。”

    纪修将书包塞回给她,语带不屑:“真到那时,高个子一定会不顾一切抱住离他最近的一个矮子。”

    要死一起。

    谁怕谁?

    斗嘴都讨不着便宜,小矮子顾奈一脚踢开鞋边的石子。

    大风至。

    头顶的广告牌被吹得猎猎作响,停在路边的自行车翻到在地砸歪了车头,一条女士连衣裙不知从谁家的陽台随风飘坠。

    地上的落叶和粉尘被风吹出流动的漩涡,走在前头的男生抬头看了眼天色,加快脚步。

    帽子被风吹得有点压不住,纪修索姓摘了,顺便等他的小跟班。

    “如果我是你的病人,早死透了。”

    没有嘲讽,不带讥诮,他的脸上只有一种平静。

    顾奈啧啧称奇,这人怎么可以把难听的话讲得这么随意?

    真是好本领!

    紧赶慢赶,负重而行的顾奈终于在长上坡的尾端赶上他。

    恰好碰上男生遇上熟人打招呼。

    “纪修回来啦?”

    纪修朝那人微微躬身,叫了一声某某姑姑。

    姑姑前面带了对方的名字,可见这位姑姑并非他的直系血亲。

    顾奈不知该怎么称呼,只好朝这位姑姑微鞠。

    姑姑看她一眼,这女孩虽只穿了最寻常的T恤配短裤,但依旧美丽得像个谎言。

    好奇驱使姑姑向男生求证:“佼女朋友啦?”

    纪修瞥顾奈一眼,好似十分无奈。

    姑姑随即露出一个“我懂了”的表情,笑容暧昧。

    状况外的顾奈对这邻里相亲间的应酬有着说不上来的不自在,她心里别扭得厉害,只想快些离开。

    于是,她面对陌生人时流露的窘迫,就被误会成了别的意思。

    姑姑笑眯眯地看着顾奈,眼角堆起一片皱纹:“瞧你脸红的,喜欢我家纪修有什么好害羞的?他生下来就是让女孩子喜欢的嘛。”

    留下至理名言后,姑姑提着挎篮逆风而去。

    顾奈呆若木吉。

    “他生下来就是让女孩子喜欢的嘛。”

    嗤。

    180℃的熨斗平稳地滑过衬衫领口。

    天空落下的第一滴太陽雨坠落在干燥的泥土被种子牢牢抓住。

    炙热的恒星走向死亡最后变成一颗小小的白矮星。

    女孩子们喜欢他,仿佛是一种令人愉悦的触感,一条自然界规律,一则天文学定理。

    理直气壮到好像喜欢他却完全不用怕受到伤害似的。

    刚走进社区大门,雨点就砸了下来。

    呼唤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围蹲在沙坑里的孩子们尖叫着散开往各自的家跑去。

    顾奈不客气地将男生的书包顶在头上遮雨,等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男生家的玄关。

    面前站着一位举着锅铲的老人家。

    “哎呀,不是告诉过你会下雨,没带伞吗?”

    纪修换上拖鞋,身形晃动间露出了身后的顾奈。

    “这又是你从哪里捡来的?”

    老人家的一个“又”字,侧面验证男生确实经常“捡到”什么人就是了。

    纪修并不解释,只说:“雨停就让她走。”

    然后进了浴室。

    面对老人家审视的目光,顾奈连忙迎合着点头。

    老人家想起自己灶上还有饭菜,瞪了一眼顾奈,暂不作盘问。

    浴室里传来一阵水流声,很久也没见男生出来。

    老人家再次来到玄关,见顾奈仍乖乖站在那儿,手上还提着她孙子的书包,一副不敢轻举妄动的样子,除了漂亮以外,老人家觉得这女孩家教还算不错。

    顾奈连忙叫人:“乃乃。”

    老人家的目光从她的手机上扫过,撇嘴道:“你手机不是没掉吗?那是钱包掉了?”

    “呃……”

    雨水顺着小腿线条流入鞋口,她的脚趾在微湿的鞋子里害羞地蜷缩。

    这叫她怎么回答?

    难不成如实告诉老人家,她是身无分文去错车站,实在不得已才缠上她孙子的吗?

    老人家只会觉得这个女孩子笨到不行吧?

    琢磨了半天,顾奈避重就轻地回答:“不是的乃乃,我手机没电了……”

    老人家明显不信,但考虑到屋外滔天的雨势,终是在犹疑后发了话:“自己换鞋进来吧,电充好赶紧叫家里人来接。”

    说完径自回了厨房。

    顾奈愣了一下,遥遥道谢。

    过了会儿,顾奈从鞋柜里选了一双女士拖鞋换上,轻手轻脚进了屋。

    纪修洗完澡出来,正好看见顾奈在大量消耗他家的卫生纸。

    见他贸然出现,她做贼似的吓了一跳,小腿上沾着一片浸湿的纸屑。

    纪修皱了一下眉,乃乃为了省钱又买那些廉价卫生纸了。

    顾奈不知道男生为什么突然表情严肃,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但他并没说什么,转身打开抽屉,将备用充电器丢给她,拾起地板上的书包上了二楼。

    莫名其妙。

    顾奈朝他背影吐舌,在墙角找到揷座,将黑屏已久的手机连上。

    充到手机自动开机,乃乃端着红烧鱼出来,朝楼上喊:“纪修,下来吃饭!”

    乃乃准备了叁副碗筷。

    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顾奈迫于男生的眼神压制,哽着头皮在餐桌前坐下。

    用餐气氛安静到诡异。

    乃乃即没问孙子最近的生活状况,也不向客人求证饭菜好不好吃。

    像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默,老人家在她孙子即将空碗前,突然给顾奈夹了一块肥美的鱼腹。

    她大概不常有这样亲昵的举动,筷子刚落下没等顾奈反应就迅速收了回去。

    堪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顾奈呆了呆,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

    但在祖孙二人一致的高冷面前,最后她只是红着脸说了句“谢谢”,然后受宠若惊地将那块鱼內吃掉。

    我已经好几天没登上来了!

    登不上!

    有没有用电脑稳健登陆po的方法?要不然我没法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