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鸭舌帽的男生提着半瓶矿泉水站在电子站牌下,他面前蹲着个缩成一团的长发女生,挡住了他的去路。

    过了一会儿,她扶着栏杆虚弱地站起来。

    于是,世人看见了一种罕见的美丽。

    她抬起头,露出一张犊羊般纯洁的脸。

    大大的眼睛睁着,惊吓之意犹如一只刚破茧的蝶,飞舞间闪闪磷粉窸窣落下,像陽光里金色的尘。

    美丽于她,似是无法自控的,她不得不为这份夺目时刻惴惴不安,生怕自己喧宾夺主。

    人们定定地注视如雾如露的她,看到不由屏住呼吸。

    无奈,等男生回来发车的司机大叔从窗口钻出来,煞风景地骂道:“小姑娘,你倒是让让啊!”

    顺便不客气地拍了两下喇叭。

    顾奈被喇叭惊了一下,猛地撞上男生审视的目光,连忙抱歉让开。

    身长似鹤的男生像阵从深渊里刮上来的风一样,凛冽而沉默地与她擦肩而过。

    尽管男生的帽檐低得只露半张脸,但顾奈还是因为对方过分优秀的下颌线而灵光一现,脱口喊出一个名字:“纪修学长?!”

    男生的身影停顿了一下,并没回头。

    长腿一迈,上了大巴。

    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似的,顾奈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当顾奈登上大巴的瞬间,立即被所有乘客的视线团团裹住。

    尽管有些窘迫,但鉴于手机已经黑屏,她只好深呼吸,追了过去。

    “请问,是纪修学长吗?”

    顾奈眼神乞求,期许他能抬头看她一眼。

    男生置若罔闻。

    司机大叔朝后催促道:“小姑娘,我们要发车了,没事你赶紧下去吧?”

    顾奈看了眼司机,咬住下唇。

    “学长?”

    没等男生有所表示,司机又重重拍了一下喇叭。

    顾奈惊了一下,红着脸低下头。

    她青春美好,一张皮相瑰丽罕见,如果她愿意,轻易就能为自己谋取便利。

    虽然她鲜少行使这张万能通行证,手段也称不上圆熟,但一出手就踢到铁板,难免叫她面上有些挂不住。

    实在没招了,她只好哽着头皮鼓起勇气,闭上眼飞快地说明来意:“学长我手机没电了你能借我一点钱让我回学校吗?”

    她的声音很小,小到边上竖着耳朵看热闹的超短裙女也只听出个大概。

    顾奈以为自己都这样低声下气了,男生至少会看她一眼。

    结果,在“听”完她的请求后,男生取下脖子上的降噪耳机,不紧不慢扣住耳朵。

    ……

    这时,随车乘务带着最后两名乘客上了大巴。

    司机懒得再问,直接关门,发动车子。

    毫无预兆的倒车让顾奈晃了一下,为了给带行李去后排的乘客让道,她不得不靠边站着。

    可即便她腾出了空间,还是无法避免被身材肥胖的花衬衫阿姨直接撞到了空位上。

    男生的书包被她坐塌一块。

    因为她的莽撞,男生缓缓睁开眼,脸上写着明显的不悦。

    顾奈被这一眼看得连忙从座位上起来,缩着脖子将他的书包抖开摆回原样。

    眼看大巴即将驶离车站,她不得不再次求助:“学长……”

    男生略挑眉,终于:“我们认识?”

    车厢因为男生的发问突然安静。

    顾奈咬住发干的嘴唇,思考片刻,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伸手拉开男生的耳机,嘴唇凑近,弱弱地自我介绍:“学长你好,我是泉大护理系的顾奈,很高兴……认识你。”

    男生斜眼看着她那只胆大妄为的手,毫不掩饰脸上的不耐烦。

    顾奈紧忙松手。

    看他这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显然是不愿意借钱的。

    那么——

    “学长,你有充电宝……吗?”

    她话音未落,男生凉凉的视线已经扫到,她一紧张,险些咬到舌头。

    后排超短裙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左一个学长,右一个学长,当这在拍偶像剧啊?”

    人群随之发出一阵窃笑。

    顾奈整张脸炸红。

    超短裙女翘着二郎腿不依不饶,半讥半讽装好心:“我说妹妹,你跟人借钱干嘛?是钱包被偷了,还是家里有冤情?”

    顾奈摇摇头,傻傻辩称:“我手机没电了。”

    吹破的口香糖在空气里发出响亮地“啪”一声。

    超短裙女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笑容异常尖锐:“我倒是有充电宝……”

    她话音婉转,点亮了顾奈眼中的火光后,又不负责任地将自己撇净:“可惜今天没带。”

    顾奈愣了愣,五秒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被戏耍了。

    但。

    “没关系……谢谢你……”

    虽然不明白这个姐姐为什么要针对她,但她并没有生气。

    顾奈看着男生沉默的侧脸,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开始检票了。

    窗外的街景飞速倒退,检票的乘务逐渐临近。

    终于轮到这排。

    “你的票呢?”

    “我……”

    乘务举着印章等了半天也没见她有动作,靠在椅背上无语望天,似在感慨都什么年代居然还有蹭车的?

    一车人津津有味地看热闹。

    鬼缩着不敢回应的顾奈涨红脸,“那个,我可以在这里……”

    下车吗?

    车子转弯。

    随着惯姓,顾奈失神地跌坐在仅有的空位上。

    这次,男生眼明手快地抢走自己的书包,避免再次被坐塌的命运。

    顾奈刚想道歉起来,一份重量突然在她腿上坠落,压住了她的膝盖。

    男生眼神冷漠,从裤兜里摸出两张车票递给乘务。

    不明所以的顾奈不安地想起身,却被男生没轻没重地按回位置,他眼神警告:“抱牢。”

    “学……”长?

    “闭嘴。”

    “……”

    乘务将盖过章的车票递给顾奈,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俩一会儿后,歪头走开了。

    顾奈呆呆看着那两张车票好一会儿。

    嘤,学长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