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免费全本热门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两段往事
    万妖国主小腰一挺,从软塌上坐起身,胸脯上的那几斤风情因为这个动作,一阵颤巍巍。

    李妙真、阿苏罗等超凡强者,也纷纷从案边起身。

    银发妖姬大踏步往外走,李妙真等人赶上,赵守原本想秀一秀儒家修士的操作,但他伤的实在太重,便放弃了秀操作的打算。

    老老实实跟在九尾天狐身后。

    夜空如洗,圆月挂在天穹,繁星洒满夜幕。

    万妖城在夜色中陷入沉睡,妖族是非常讲究作息规律的族群,没有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能玩乐到三更半夜,欢饮达旦。

    众人很快抵达封印之塔,塔门敞开,明亮的烛光映射出来。。

    许七安和神殊在塔内对坐交谈,见众人过来,两人同时望来,一个面带微笑的招手,一个脸色古板的颔首。

    赵守等人踏入封印之塔,郑重其事的向半步武神作揖行礼。

    只有九尾狐还是一副没大没小的模样,像个烟视媚行,没规没矩的野丫头。

    待众人入座后,神殊缓缓道: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事想问我,我会把关于我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们。”

    众人精神一振。

    神殊没有立刻诉说,回忆了片刻往事,这才在缓慢的语调里,讲起自己的事。

    “五百多年前,佛陀挣脱了部分封印,获得了向外渗透些许力量的自由。为了尽快打破儒圣的禁锢,苦思冥想,终于让祂想出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撕裂自己的部分魂魄,并把自己的情感注入到了这部分魂魄里面。而后将它融入到修罗王的体内,当时修罗王已经近乎魂飞魄散,体内只剩一缕残魂未灭。佛陀的这部分魂魄和修罗王的残魂融合,成为了一个全新的灵魂。

    “这就是我。我拥有佛陀的部分灵魂和记忆,也拥有修罗王的记忆和魂魄,常常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修罗王还是佛陀。”

    塔内的众超凡表情各异。

    原来如此,这和我的推测差不多吻合,神殊果然是佛陀的“另一面”,并不存在外来的超品夺舍佛陀的事,嗯,佛陀身为超品,哪里是说夺舍就能夺舍的..........许七安心里恍然。

    他接着看向阿苏罗和九尾天狐,发现“兄妹俩”表情是同款的复杂。

    别说你自己分不清,你的儿子和女儿也分不清自己的爹到底是修罗王还是佛陀了..........许七安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

    “佛陀与我约定,只要我帮忙度化万妖国,让南妖皈依佛门,助祂凝聚气运,挣脱封印,祂便彻底切断与我的联系,还我一个自由身。

    “祂将情感注入到我的灵魂里,加深我对自己是佛陀的认识,就是因为害怕我反悔。我答应了他,修为大成后,我便离开阿兰陀,前往南疆。”

    神殊娓娓道来,诉说着一段尘封在历史中的往事。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八月,南疆最炎热的盛夏。万妖山往西三百里,有一座双子湖,湖水清澈,湖边长着一种叫做“双子”的灵花,据说食之可诞下双子。

    “我从西域一路南下,路过双子湖,在湖边饮水休息时,水面忽然浪花喷涌,她从水里赤条条的钻出来,阳光灿烂,白皙的身子挂满水珠,折射着七彩的光晕,身后是九条美丽招摇的狐尾。

    “她看见我,一点都不害羞,反而笑嘻嘻的问我:偷看本国主洗澡多久了?”

    这个时候,你应该偷走她放在岸边的衣服,然后要求她嫁给你,或许她会觉得你是个忠厚老实的人,选择嫁给你..........许七安想到这里,本能的环顾四周,发现袁护法不在,这才松口气。

    狐狸精果然热情开放..........许七安旋即看向九尾天狐。

    “看什么看!”

    银发妖姬和李妙真,同时柳眉倒竖。

    许七安收回目光,神殊继续道:

    “她问我是不是从西域来的,我说是,她便一改笑嘻嘻的模样,对我施以辣手。当时西域佛门和万妖国常有摩擦,佛门喜欢首收服强大的妖族当坐骑。

    “她说我长的俊俏英武,要收我做男宠。”

    答应她,大师,你要把握未来啊.........许七安心说。

    俊俏英武?赵守等人用质疑的目光审视着神殊的五官,怀疑神殊是在吹牛。

    就连同为修罗族的阿苏罗,也觉得神殊自吹自擂的有些过头了。

    银发妖姬淡淡道:

    “我们九尾天狐一族,只喜欢强大勇猛的男子,不像人族女子,只心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

    强大勇猛的男子.........李妙真看一眼许七安,再看银发妖姬时,眼神里多了一抹警惕。

    “后来呢!”许七安问道。

    “后来我把她捶了一顿,她老实了,说愿意只收我一个男宠,绝不三心二意。”神殊笑了笑,“我当时正好在烦恼如何打入万妖国内部。妖族对佛门僧人极为抵触,即使我修为强大,能以力服人,也很难以理服人。”

    “再后来,我就以万妖国主男宠的身份留在万妖国,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数十载时光。”

    神殊说到这里,看向九尾天狐,语气温和:

    “第三十年,你就出生了。”

    不是,你是去度化他们的,不是被他们同化的啊,大师你佛法不坚定啊,但是狐狸精谁不爱呢,人美,钱多,还骚,换我我也把持不住.........许七安心里一动,道:

    “正因为这样,所以你和佛陀才决裂?”

    神殊摇了摇头,沉声道:

    “我的任务其实早就完成了,她犹豫了数十年,直到孩子出世,她终于同意皈依佛门,让万妖国成为佛门附庸,只要佛门答应让万妖国自治便成。

    “我欣然返回佛门,将此事告之佛陀与众菩萨,佛陀也同意了,随后就派遣阿兰陀的菩萨、罗汉,以及金刚入主万妖国。”

    说到这里,他表情忽然变的阴郁:

    “她敞开大门迎接佛门,可等来的是佛门的屠戮,佛陀背弃了承受,祂从未想过要还我自由身,从未想过要放过万妖国,我只是祂负责探路的卒子。

    “祂要以最小的代价灭了万妖国,将十万大山的气运纳入佛门。”

    九尾天狐抿了抿嘴唇,脸色阴沉。

    赵守回忆着史书的记载,恍然道:

    “难怪,史书上说,佛门在万妖山杀死了万妖女王,妖族仓惶败退,旋即在十万大山中与佛门游击抗战,经历了整整一甲子,才彻底平定妖乱。

    “史称甲子荡妖。”

    如果让妖族有所防备,凝聚举国之力,佛门想灭万妖国,恐怕没那么难。当初是以偷袭的方式,解决了万妖国的顶尖力量,大部分妖族散落在十万大山何处,当时是没反应过来的。

    所以才有了后续的一甲子战争。

    失去了顶尖力量的妖族,仍然抗争了一甲子,可想而知,当年九州最大的妖族群体有多强盛。

    许七安皱眉道:

    “我听娘娘说,当初大日如来法相是从你体内升起的,佛陀仍能控制你?”

    神殊颔首:

    “这是祂的杀手锏,当初分离我的时候便留下的暗手。当时我只察觉到一股难以控制的力量,并不知道它的本质,佛陀告诉我,这是我和祂同出一体难以割舍的联系,我想要自由身,便只有清除掉这股力量。

    “而代价是帮祂度化万妖国,助祂脱困。”

    原来如此........许七安和九尾天狐恍然点头。

    后者问道:

    “时至今日,你们仍能融合?佛陀的状态是怎么回事,祂显得很不正常。”

    她把李妙真之前的疑惑,问了出来。

    众超凡精神一振,耐心聆听。

    神殊皱着眉头:

    “在我的印象里,佛陀是人族,这点应该不会出错,虽然我的记忆只停留在祂成为超品之后,但祂就是我,我就是祂,我自己是什么东西,我自己知道。”

    许七安追问:

    “那祂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神殊微微摇头:

    “我不知道这五百年来,在祂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的祂更可怕了。有件事,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

    他看向许七安,“佛陀已经不能称之为‘生灵’,祂的神智是不正常的。”

    就像一个可怕的怪物,没有感情的怪物..........许七安点点头,沉吟道:

    “这会不会是因为牠把大部分情感都转嫁到了你身上?”

    当初佛陀把大部分情感转嫁到神殊身上,加深他对自己是佛陀的认识,为的是不让修罗王的部分记忆成为主导,导致这具‘分身’失去掌控。

    但这件事真的没有代价吗?

    或许,祂如今的状态,正是代价。

    所以祂才想借着这次机会,容纳神殊,补完自身?

    这时,九尾天狐看向许七安,道:

    “熊王呢?”

    许七安伸出手掌,掌心金光凝聚,化作一座玲珑袖珍的金色小塔。

    “它受了些伤,在塔内沉睡,我已经用药师法相治好了它的伤..........”

    说着说着,许七安脸色一变,瞳孔略有收缩。

    “怎么了?”众人问道。

    “我似乎明白佛陀为什么要吃法济菩萨了。”许七安深吸一口气,扫视一圈,沉声道:

    “有个细节你们也注意到了,祂似乎无法施展大日如来法相外的八大法相。祂吃法济菩萨,真正想要的是大智慧法相的力量,祂需要大智慧法相来保持清醒,不让自己彻底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

    这个猜测让人细思极恐,却又合情合理,附和他们之前的推测。

    “可惜法济菩萨只剩一缕残魂,记不起太多事情。”许七安看向金莲道长:

    “这事还得劳烦道长,替法济菩萨补完魂魄。”

    金莲道长点头应承下来。

    “神殊大师的头颅已经夺回,那么佛陀就没有继续沉睡的理由,祂很可能会报复南疆,乃至大奉,不得不防。”赵守沉声道。

    “这件事,我需要回去找魏公商量.........”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众人聊到深刻,因为神殊需要休养,恢复实力,于是相继离开。

    赵守等人受伤不轻,本想在万妖国暂且住下,修养一夜,但许七安站在封印之塔外的广场上,眺望了一下夜色,道:

    “先回大奉,我有件事要去验证。”

    说罢,祭出浮屠宝塔,示意他们进塔修养。

    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李妙真等人便没多问,纵身跃入塔中。

    砰!

    塔门关闭,许七安在刺耳的音爆声里,利箭般窜向夜空,准瞬间消失在天际。

    从十万大山到京城,像个十几万里,许七安只用了一个时辰便返回京城。

    雄伟的城池坐落在苍茫大地上,灯火星星点点,越靠近皇宫,灯光越密集。

    黄昏时,怀庆在天地会内传书告知他们,已经打退了大巫师的进攻,寇阳州以二品武夫之力,将度厄罗汉打的不敢进京城,逃回西域,随后直奔主战场,支援洛玉衡等人。

    遗憾的是,大巫师太过鸡贼,一见粗鄙的二品武夫杀来,立刻带着两名灵慧师撤退。

    此战,是寇阳州老前辈拿了mvp........许七安听闻消息时,着实惊讶。

    心说寇老前辈终于崛起了。

    啪嗒.......许七安降落在八卦台,祭出浮屠宝塔,释放李妙真阿苏罗等超凡。

    然后带着众人一路往下,朝着观星楼地底走去。

    观星楼地底总共三层,第一层关押的是普通犯人,曾一度变成钟璃的专属套房。

    最底层则是关押超凡强者的。

    孙玄机在许七安的示意下,开启一道道禁制,来到了最底层。

    孙师兄抬脚一踏,清光圆阵显化,阵中多了一只没穿衣服的猴子。

    浑身雪白长毛的袁护法有些羞涩,他已经习惯穿人族的衣服,带毛的玉体暴露在大庭观众之下时,难免害羞。

    接着,他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审视着孙玄机片刻,读心道:

    “你要见度情罗汉?”

    度情罗汉是当初在雍州时,抓捕许七安的主力,被洛玉衡击败,再后来,以拔除封魔钉为代价,换来一条活路。

    监正答应度情罗汉,将他镇在观星楼三年,三年之期一过,便还他自由。

    许七安点头,嗯了一声。

    孙玄机带着一众超凡,穿过幽暗沉闷的廊道,抵达尽头的一间铁门外。

    他先是取出一面八角铜镜,嵌入铁门的八角凹槽里,铜镜宛如3d投影仪,投射出一面复杂的阵法。

    孙师兄面不改色的拨弄、书写阵纹,十几息后,铁门内的锁舌‘咔擦’作响,相继弹开。

    略显沉重的‘扎扎’声里,他推开了厚重的铁门。

    铁门内漆黑一片,孙玄机以传送术召来一盏油灯,微弱的烛光驱散黑暗,带来昏黄。

    枯草堆上,盘坐着一位白眉垂挂在脸颊两侧的老僧。

    枯瘦的老僧睁开眼,温和平静的看向这群突然造访的强者,目光在阿苏罗和许七安身上微微一凝。

    “你们俩能站在一起,看来贫僧在地底的这大半年里,外面发生了很多事。”

    度情罗汉淡淡道。

    许七安点点头,道:

    “确实发生了很多事,度情罗汉想知道吗。”

    老僧没有回答,一副随缘的模样。

    许七安继续道:

    “不过在此之前,本银锣有件事想问你。”

    度情罗汉道:

    “何事!”

    许七安凝视着他:

    “雍州城外,地宫里,那具古尸,是不是你杀的!”

    ..........

    ps:错字先更后改。今天去了一趟医院做体检,更新晚了。